🏡
PTT小說網
x
    方運一拍驚堂木,道:「來人,把罪犯宮蕪押到死囚牢,日夜監管,防備自戕!本官要傳書三法司與刑殿,加快對此判決的複核,儘快將其在寧安縣凌遲,警告萬民,殺至親之人,更罪不可恕!」

    「大人英明!」於八尺長長吐了口惡氣,親自帶人把宮掌柜押走。

    「我不服!我要上告……」

    「上告你娘了個X!」於八尺一拳打在宮掌柜的太陽穴上,把他打暈,讓差役把宮掌柜拖走。

    一些官吏忍不住翻白眼,可沒人阻止。

    「呸!」

    「呸!」

    也不知是誰開的頭,兩側的人紛紛向宮掌柜吐口水。

    方運情緒平復,用尋常的語氣道:「家庭,由血脈為基礎,以親情為紐帶,本應該是世間最基礎也最穩固的團體,若血脈不存,或感情不再,那家庭或可解散。但,在解散之前,每一個成員都應維護這個家庭,若非如此,道德敗壞,人倫崩毀,人族不復存在!親親相隱,若親不親,理當如何?若親害親,又當如何?謀害至親,罪加三等!推而廣之,謀殺戀人親友之徒,理當重判,而不可以感情為借口輕判!若感情為真,那就成全那份感情,讓其以死謝罪,若感情為假,死有餘辜!」

    「大人至真至善,至情至義!」陶縣丞躬身道。

    「謀害至親,罪加三等,這才是禮與法真正的融合!」刑殿翰林點頭認可。

    就見宮掌柜的大哥起身,擦著眼淚,道:「小民不懂什麼大道理,出於兄弟情義,自當為他說話,可是……大人說的沒錯,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更何況,是至親骨肉的命。」

    「對,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方運望著計知白,又道:「法律不外乎人情,理當因善而減刑,因惡而加重。地痞戲牛而自傷,並無善念,為何要害苦主以全地痞之惡?暴徒殺妻,其因極惡,為何強言其善而輕罰?計知白,我很失望!」

    「你……」計知白文宮文膽劇烈震蕩,不敢反駁。

    方運向高空一拱手,道:「眾聖定天下,賜你才氣,國家安萬民,鑄你官位,身為堂堂狀元,逆亂禮法,顛倒仁義,是非不分,清理不明,無知無能,誤民誤國!本官即刻上請三法司與刑殿,奪你官位,封你文位!至於變賣工坊損公肥私之事,本官一一與你清算!」

    「方運你……哇……」

    計知白猛地吐出一口鮮血,上前一步,如餓虎撲食,雙目恨意滔天,怒火彷彿能焚盡四海,但下一個剎那如驚弓之鳥,轉身向外奔去。

    「咔嚓……」

    文膽開裂。

    「噗……」計知白再次噴出漫天血霧,雙眼一閉,就地跌倒。

    「計大人!」

    「老爺!」

    計知白的隨從和下屬狂奔向前,扶起計知白。

    方運高居座上,俯視下方,道:「請醫殿大夫救治計主事,病癒后,繼續配合本官審案!退堂!」

    方運一拍驚堂木,離開公堂。

    計知白託病,多日不出,始終不配合方運審案。

    八月初三,宮蕪在寧安縣凌遲處死,上萬民眾圍觀,轟傳一時。

    八月初七,方運開始全面審理工坊賤賣重案,隨後,一份份令百姓震驚的文書被披露。

    興源工坊,價值三萬兩,被作價三千兩賣出。

    平明工坊,原坊主不出一文錢,由負責管理的坊主變為工坊主人,只需要拿出未來幾年的收入的一部分用來支付。

    長棉工坊,變賣給坊主,坊主分文不出,典當機關和房契,憑空獲得一筆錢,買下工坊。

    固鐵工坊,以二十年前建造價格作為估價,負債大於資產,被無償贈送給名門之家。

    北糧工坊……

    許多工坊都是在計知白任上,打著為國為民的口號被各種「巧妙」的手段賣掉,沒有監管,沒有追責,那些把工坊搞得一塌糊塗的坊主們,在收購工坊后,搖身一變就輕鬆讓工坊起死回生,盈利巨萬,成為計知白的政績。

    看到那一張張觸目驚心的文書,寧安縣的百姓才知道,計知白去年經常舌綻春雷說要處理貪官污吏、說要帶著必死的心革新寧安,不過是欺騙百姓的官僚之言。

    殿試不足一年,計知白不可能看重長遠發展,所以急功近利,通過販賣縣有工坊來收買寧安縣官吏士族,消除殿試中所有的隱患,並可以在寧安縣留名。

    幾乎在方運宣布這些文書的當天,景國各地中立的官員甚至包括所謂的清流御史,突然對方運展開瘋狂的抨擊和彈劾,認為方運不應把這些文書通告全縣,是在為禍朝政,是在製造內亂。

    官僚做的事,怎能讓百姓知情!

    許多官吏出離了憤怒。

    左相以及手下的重臣卻穩坐釣魚台,沒有任何行動,因為他們知道,方運只能影響一縣之地,景國甚至人族大多數百姓都不會也無法理解官僚們到底做了什麼,只會被那些善於吹捧甚至善於演戲的官僚所欺騙,除非實在活不下去,否則永遠不可能行動起來。

    官僚們有一個不能明說的共識,只要保證百姓不造反,便可為所欲為。

    八月初十,此事上了《文報》,但方運遞交的內容被大幅度刪節,只留下方運治理寧安有功嚴懲計知白之言,沒有絲毫的細節提及那些工坊被賤賣的詳細過程。

    聖元大陸各地百姓紛紛稱讚了方運后,便把這些事情拋之腦後。

    在寧安縣,方運依舊堅持「良性革新」,而在人族各地,「惡性革新」永遠默默進行,官僚和士族繼續蠶食屬於國家的財富。

    八月十二,刑殿與三法司聯合發文,以瀆職、賤賣國有工坊等多條罪名為由,罷免計知白的官位,終生不得為官,並禁止入聖院,不得入翰林殿。

    當日,計知白文膽碎裂,吐血昏厥。

    八月十五,本應是家人團聚的中秋之夜,計知白孤零零地坐在甲牛車中,望著窗外的圓月發獃。

    月光清冷,計知白的心更冷。

    「老爺,京城的北門到了。」

    「嗯。」

    計知白隨口答應一聲,眼前突然一陣模糊,圓月之上好似出現方運的面龐。

    計知白雙拳緊握,雙目泛起淚光,咬牙切齒道:「方運,今日你碎我文膽,九月便是你絕望之時!我在京城,靜待你殿試終結,聆聽你文膽碎裂之聲!」

    突然,門外傳來一個聲音:「車內可是計先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