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計知白眉頭一挑,隨後臉上浮現坦然之色,自己官位不存,對方不能亂叫,而文膽碎裂,文位虛而不實,對方若是叫自己進士或狀元更是無禮,叫先生算是最大的禮敬。

    計知白隱約聽得此人聲音耳熟,但一時分不清是誰,於是把目光從圓月上收回,看著車門,道:「正是在下。」

    「學生趙梃。」

    計知白一愣,恍然道:「原來是小國公。不過……不知小國公找在下有何要事?」

    趙梃是康王之子,雖然現在與左相一黨聯手對付方運,但兩派終究有嫌隙,計知白不確定自己是否有必要親近趙梃。不過,計知白對趙梃有本能的好感,因為這位小國公就是被方運碎了文膽。

    「學生可否上車詳談?到左相府門口便離開。」趙梃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計知白正要下車迎接,但轉念一想,道:「請小國公上車。」

    趙梃上車,兩人寒暄片刻,坐於車廂兩側。

    車廂內的夜明珠將兩人的目光照得熠熠生輝,計知白打量小國公,發現他比以前瘦了許多,表情更加堅毅,只是眼睛深處有一抹陰影。

    「計先生,以我對方運之恨,你應該知道我不會害你。」趙梃道。

    計知白輕輕點頭,沒有回答。

    趙梃道:「文膽碎裂,並非無法修補。文曲星垂,人族大興,日後的人族力量越來越強,修補文膽之法必然會出現。更何況無論妖界還是古地,都有神物可以修補。據我所知,荀燁的文膽已經修復大半。」

    計知白道:「荀家是亞聖世家,你我遠遠不可相提並論。」

    趙梃微笑道:「計兄不必妄自菲薄。此次之所以來,是想問計兄,唇槍舌劍是否還在?」

    計知白面色微變,道:「在是在,但已經削弱一半,文膽若不能恢復,無法寸進。」

    「那便好。」趙梃說著,拿出自己的國公印,送入才氣,形成護罩隔絕外界。

    計知白認真地盯著趙梃,心跳稍稍加快,有警惕,但更多的是期待。

    「你非世家子弟,很多東西,你並不知情。」趙梃微笑道。

    計知白點點頭,連他的恩師左相在這方面都有天然的缺陷,趙梃也不算世家之人,但他父親是景國皇室,比普通世家分毫不差,而他的母親是簡聖世家的嫡女,所知所學,遠非計知白可比。

    「大學士與大儒除了在外界歷練,最重要的修鍊方式是何處?」

    「當然是眾聖文界。」計知白道。

    趙梃看著計知白,不說話。

    計知白略一思索,試探著問:「莫非是……眾聖故居?據說三分之一的眾聖故居流放虛空,介於各古地與聖元大陸之間,每一座故居現世,都會是一場大事。不過,只有世家和當世頂級天才才有資格參與,我完全沒有資格。」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像方運那種土包子自然更不會懂。每一座新的眾聖故居出現,都會引發爭鬥,若是有妖蠻提前遇到,爭奪更加慘烈。但是,眾聖故居有眾聖積累多年的聖力,最早進去那一批的人,全身都會得到聖力洗鍊。文膽恢復?輕而易舉!」

    「真的?」計知白猛地伸出雙手抓住趙梃,但旋即意識到自己失態,立刻鬆開手。

    趙梃微笑道:「不然我為何出事後一直修身養性,就是等待這個機會。」

    「我未必有這個機會。」計知白道。

    趙梃笑了笑,道:「你可聽說過烏雲文會?」

    計知白眉頭一動道:「記得,『烏雲』與『污雲』諧音,烏雲文會,便是污方運之文會。」

    「那你是否知道巴空山聚文閣?」趙梃道。

    「誰人不知?文膽文宮碎裂后,會導致習慣性頭疼,據說當年曹操成大儒后,違背諾言,奪漢家江山,導致文膽碎裂,日夜頭疼,連華佗都毫無辦法。但巴空山十分奇特,只要住在那裡,只要不過於激憤,就不會導致疼痛。所以,大量文膽文宮出問題的讀書人匯聚在巴空山,並組建了著名的聚文閣,抨擊天下,激揚文字,糞土世間天才,畢竟文膽文宮已經出問題,再如何大罵也不會更危險。」

    趙梃正色道:「已經有神秘力量控制聚文閣,等待故居出世,把一批文膽破碎的天才送入其中,只要得聖力洗禮,不僅文膽文宮盡復,經過之前的磨礪和眾聖故居相助,實力必然更上一層!」

    計知白腦海中閃過許多念頭,微微一笑,道:「那神秘力量,是在一年內出現的吧?」

    「不愧是計兄,你恐怕已經猜到,控制聚文閣的目的,便是為了對付方運!方運哪怕天縱奇才,終究年紀太小,需要大量時間磨礪。而你們年紀比他多大,缺失的不是磨礪,只要能晉陞,才氣便不會不穩。只要獲得聖氣洗禮,你或季夢先等一國狀元,最後未必輸於方虛聖。」

    計知白卻淡然一笑,道:「小國公說笑了。我早就清楚,我已經被方運超越,追上他的可能微乎其微。」

    「是啊,單靠你自己,追上他微乎其微,但若得神秘力量相助呢?若方運突然……遇到意外導致實力下降或停滯不前呢?」趙梃說到最後,目光和語氣里都充滿說不清的惡毒。

    計知白突然想起恩師柳山從西海龍宮回來的樣子,於是低聲道:「西海龍族已經參與?」

    趙梃一愣,壓低聲音道:「既然計兄猜到,那我也不再隱瞞,正是有西海龍宮等勢力的支持,我才認為計兄等大才能追上方運。計兄,你,到底想不想勝過方運!」

    「我做夢都想!」計知白道。

    「那,我們就開始合作!」趙梃道。

    計知白突然神秘一笑,道:「如果不出意外,方運在九月會面臨滅頂之災,至少會讓他修為停滯三年!小國公恐怕未必知道吧?」

    「這……在下的確不知情。莫非……跟令師左相有關?」

    計知白點點頭。

    趙梃一拍大腿,大笑道:「如果真能如此,我等何愁沒有復仇的那一天!進士之後,步步維艱,稍有不慎就會跌個大跟頭。他前面走得如此順,以後必然會出問題!除非他有文曲星護佑,否則一個小小的挫折就可能毀了他的前途!」

    「好,我加入新的巴空山,新的聚文閣!」計知白道。

    兩人雙手緊緊握住,趙梃道:「從此以後,我們不再是文友,而是兄弟!滅方運,踏聖道!」

    「滅方運,踏聖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