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王敖渦哈哈一笑,道:「沒想到戰事未啟,你們人族便自相殘殺!」

    彭走照雙目一眯,殺機迸現,但想到自己是今年三谷連戰的人選,而且大學士雷烏必然相助,極可能被趕來的妖蠻水族找到機會,便沒有動手。

    方運望著前方的快速壓過來的龍族怒濤戰台,緩緩道:「敖渦,我建議你閉嘴,否則的話,你活不過戰事結束!」

    「哈哈哈……」敖渦放聲大笑道,「我承認,你方運了不起,張破岳也大名鼎鼎,無臂翰林更是人族翹楚,再加上其餘的翰林和進士,若是生死相搏,我必然血灑寧安。可你們不要忘了,本王是龍王,不僅相當於你們人族的大學士,更有飛空之能,我若想逃,誰也殺不了我!」

    「嗯,既然你們記不得自己人族大學士的身份,記不得兩族聯盟之事,那本聖便不客氣了。」方運依舊望著前方右手緊握官印,雙目之中浮現兩輪明月,周身的衣袍輕輕鼓盪,才氣與文膽共振,隨時可能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龍王敖渦再一次聲傳全城:「寧安城的人族,你們也看到了,虛聖方運為了一己之私,為了狀元之位,完全不把你們的生死放在眼裡!我龍族怒濤戰台無比強大,足以淹沒全城,全民反抗吧,只要九成的寧安城百姓反抗方運,他就會民心向背,官印會被暫時封印,失去殿試的資格,只能跟我們前往北海龍宮!否則,你們將被滔天怒濤淹死!」

    龍王敖渦的聲音在城內繼續回蕩:「哈哈哈……方運,你以為得罪西海龍聖、得罪我們龍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嗎?今天就讓你知道得罪我們龍族的代價!」

    方運緩緩吸一口氣,舌綻春雷道:「聖廟被封,本官無法調動聖廟之力,但妖蠻勢大,本官請一借諸位官印中殘餘的聖廟才氣,得一刻翰林!」

    眾人一愣,這才明白方運之前說禁止用官印的原因,每方官印因為長時間與聖廟相連,必然蘊藏或多或少的聖廟才氣,保證極快的速度與聖廟溝通。

    「景國定遠將軍張破岳,願舍官印之才氣,助方虛聖!」張破岳說完,就見他的官印中飛出一道小拇指粗的橙色才氣光芒,才氣總量極少,但才氣性質與聖廟才氣一般無二。

    「青烏知府蔡禾願獻上官印之才氣!」蔡禾官印中的才氣也飛向方運。

    「聖院翰林彭走照自願奉上官印才氣!」彭走照不愧是聖院精英,他官印飛出的才氣足足兩指粗。

    在場的景國官員和聖院官員數量極多,數百道才氣紅光直飛向方運的官印。

    但是,官印中留下的才氣太少了,方運感到還是差一點。

    方運掃視眾人,道:「不夠。」

    眾人沉默。

    方運突然望向縣衙的方位,那裡有一位大儒和六位大學士被西海龍聖的聖道力量迷惑,無法喚醒他們,但他們七人身上都有官印,尤其大儒周晴天身上的官印,必然蘊含海量的才氣。

    方運舌綻春雷道:「虛聖方運,為救寧安與水火,借聖院官印才氣一用!」

    方運的意念與舌綻春雷一起傳播到縣衙之中,就見那七方官印輕輕一抖,六道手臂粗和一道合抱粗的才氣直入他的官印。

    寧安縣縣令的官印散發著厚重的橙色光芒。

    方運再一次望向北面越來越近的怒濤戰台,舌綻春雷道:「寧安縣令方運,功未必高,但勤勉明知;才未必佳,但苦學躬行。今內有龍王敖渦背棄兩族盟約、雷家雷烏悖逆人族,外有西海龍聖凶威蓋世、妖蠻水族踏怒濤北來,方運借聖廟之才氣,得一刻之翰林!」

    轟……

    方運的縣令官印爆發出強勁的聲音,隨後,就見才氣如水流一般,沿著方運的手臂流動,沖入方運的文宮深處。

    柔和的白光自方運身上爆發,方圓三百里的元氣為之震蕩,強勁的大風把周圍的人吹得步步後退。

    此刻,方運除了不得天賜,其他方面與翰林一般無二,方運體內的主才氣原本只有手臂粗,而現在達合抱粗。

    雷烏望著方運咬牙切齒,自己堂堂大學士,竟然被方運說成悖逆人族,若是再嚴重一些,就是在指責逆種。

    龍王敖渦怒道:「狂妄的人族,本王從未背棄兩族盟約!是你們逼本王如此做的!你就算成翰林又有何用?本王要親眼看著怒濤戰台沖毀寧安,屠戮萬民!要親眼看你如何不客氣!」

    方運卻好似沒有聽到敖煌的話,鋪開聖頁,道:「筆來!」

    刑殿的呂翰林立刻道:「老夫有一支大學士文寶,乃是刑殿暫時賜下,筆毛為祖神一族的大妖王之精粹,絲毫不下於普通妖聖的毛髮,可將戰詩詞的威力提高八成!」

    周圍無人答話,呂翰林知沒有人有更好的文寶筆,立刻拋向方運。

    方運握筆,道:「硯來!」

    「嚶嚶!」就見站在敖煌身上的奴奴把硯龜拋向方運。

    「墨來!」

    墨女深吸一口氣,小嘴一吹,把一道蘊含奇異力量的墨汁噴到方運的筆上,硯龜一臉憤恨的模樣,似是在抨擊墨女敗家。

    方運提筆,在聖頁上開始書寫,就見落筆生花,盡顯二境書法之韻。

    「小築漸高枕,憂時舊有盟。呼樽來揖客,揮麈坐談兵。」

    古詩寫完一半,附近的讀書人明白前四句的意思。

    首聯的兩句是說,方運的殿試十分順利,在自己家裡過著高枕無憂的生活,但卻憂慮以前結下的盟友龍族。

    頷聯的兩句是說,用酒招待來客,坐在一起談論兵事,討論如何對抗敵人。

    龍王敖渦的臉色十分難看,沒想到方運竟然在大難臨頭的時候,都可以即刻拿龍族作詩。

    隨後,龍王敖渦看清方運的最後四句,面色大變,幾欲出手,但怕被眾人圍攻,死死握著龍爪,沒有動手。

    「雲護牙籤滿,星含寶劍橫。封侯非我意,但願海波平。」

    頸聯的兩句是說,在天黑如雲層遮掩的深夜,天空的星辰熠熠生輝,依舊讀著兵書,而寶劍橫在身邊,隨時準備上陣殺敵。

    尾聯的兩句則畫龍點睛,直指此詩之核心:加官進爵並非是我真正的志向,人族海疆平安、水族不擾,才是我真正的願望!

    此詩看似只是方運的願望,但在龍族侵犯寧安城的此時此刻,殺氣衝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