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渦面前的龍鱗發出一道蒼茫渾厚的力量,形成千里波光,如傾覆北海之水,化為搏命一擊,殺向方運。

    雷烏更是全力催發君天文台的力量,蒼天之威與君王之權化為他的力量,而他的古劍君權散發著一國之君的浩然皇道氣勢,分郡縣,定州府,彷彿能把任何人大卸八塊。

    兩道強大的力量殺向方運,彭走照的古劍災殃直取雷烏之劍,災殃古劍的真名力量第一禍極「凶短折」出現。

    未成年死曰凶,不足二十死曰短,未婚死曰折,三種死亡力量合為一體,瞬間與君天文台的力量相遇,但彭走照再強也是翰林,雷烏再弱也是大學士,君天文台的力量在剎那之後擊潰古劍災殃的真名,但自身的力量也被削弱近半。

    之後,出現奇異的一幕,無臂翰林彭走照的古劍災殃一劍化三,速度暴增,側身避過雷烏的古劍君權后,連續三十擊,劍尖每一擊都點在古劍君權的側身。

    剎那之後,古劍君權發出一聲悲愴的聲音,被迫後退。

    翰林第一劍彭走照以強大的技巧和控劍能力,在舌劍對決方面完勝大學士雷烏。

    隨後,敖煌與張破岳聯手,勉強擋下龍王敖渦的攻擊。

    「有本龍在,你動不了方運分毫!」敖煌大喝。

    突然,一道黑色洪流出現在前方,凝聚成一把彷彿能分天裂海的巨斧,斧光衝天,直劈方運,瞬間來到方運頭頂。

    「妖蠻合擊!而且是祖神一族引導!」蔡禾大叫。

    妖蠻之所以能戰勝古妖,合擊術功勞極大,而由祖神一族牽引的合擊術更是強大,能化為各種神物的形狀。

    但在合擊巨斧近身的剎那,天子戰詩所化的暗黃色小龍完全成形。

    此龍與普通龍族外形相似,但奇特的是,它的雙眼根本沒有眼球,而是一片不斷破裂又不斷恢復的虛空,彷彿天地萬物都無法存於它的眼中。

    此龍抬頭望向那合擊巨斧,就見巨斧轟然炸成無數碎片,化為凜冽的疾風,僅僅吹起方運一角衣衫。

    現在,不僅敖煌,連龍王敖渦和兩頭龍侯也認出這條龍。

    「破滅黃龍!」敖渦聲音顫慄。

    「哼!」一聲彷彿從亘古時期傳來的聲音響起,「此首天子戰詩殺伐彌天,但帝氣不足,文采平平,不配成魂!」

    一股無形的力量降臨,攜聖道之力,代天宣旨,如天威,如君命,落在那破滅黃龍身上。

    「嗷……」僅僅只有一尺長的小破滅黃龍慘叫一聲,全身鱗片炸裂,流出玄黃色的血液,落在城牆之上。

    西海龍聖一言,斷了破滅小黃龍的化龍之道!

    所有人族都愣住了,西海龍聖竟然親自動手!

    讀書人都知道西海龍聖說的沒錯,這首詩帝氣不足很難直接升騰化巨龍,文采平平所以無法傳世,方運明顯提前意識到,所以借敖煌真龍之血書寫,可無論怎樣,堂堂西海龍聖竟然親自動手,以龍聖之位壓方運,阻斷化龍,這就有些過了,簡直等於一國君王要欺負一個平民。

    方運橫眉怒目,遙望極遠處的那道白影,舌綻春雷道:「龍聖敖泯,強奪本人之物不成,勾結妖蠻,殺人族虛聖、龍族盟友,以一己私慾絕龍族一魂,其罪當誅!待到成聖之日,必報此仇!」

    「本聖等你!」遠處那巨大的白色虛影緩緩回頭,似是不再在乎方運與寧安城。

    龍王敖渦哈哈一笑,道:「西海龍聖陛下親自動手,破滅黃龍壽氣衰弱、龍血枯竭,必將死亡,我看你拿什麼滅妖蠻,拿什麼滅我與雷烏。」

    敖煌張口大罵:「敖泯你個老龜妖老王八!破滅黃龍乃是傳說之龍,我龍族未曾出現,此次好不容易出現,竟然被你毀了!你對得起龍族嗎?你對得起祖龍嗎?祖龍把聖牙留給你,簡直瞎了龍眼!老東西你等著,等老子封聖,第一個去西海龍宮跟你爭鎮宮龍座!你要是再敢對方運動手,老子以死逼我家龍聖爺爺去西海龍宮找你算賬,封印你西海龍宮三千年!」

    破滅小黃龍全身血淋淋,沖著遠方的西海龍聖嗷嗷叫了幾聲,聲音宛如嬰兒,讓附近的人無比心疼。

    不能化龍,不成龍魂,帝王詩形成的龍會慢慢消散天地間,等待下一首相似的帝王詩才能凝聚。當年就有許多帝王詩形成龍影,但最後在化龍的時候失敗。

    遠方的妖蠻,再一次準備合擊。

    就見一頭祖神一族的象妖侯狂笑一聲,道:「殺虛聖方運者,妖族象凃!」

    方運看向又委屈又憤怒的破滅小黃龍,又抬頭看了看前方,眼中殺意濃濃,彷彿有刀光劍影。

    「我說你能化龍,你便能化龍!妖蠻阻止不了,龍王阻止不了,龍聖同樣阻止不了!既然有人說《賦菊》殺伐有餘,文采不足,那就加一首文采充足的帝王詩,助你化龍!」方運的聲音比寒風更凜冽,比山嶽更雄壯。

    一張聖頁出現,方運再一次拿出一滴聖血,提筆寫詞。

    採桑子,重陽。

    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歲重陽,今又重陽,戰地黃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風勁,不似春光,勝似春光,寥廓江天萬里霜。

    此詞成形,一條黃龍影子在聖頁裡面遊動,破滅小黃龍嗷嗚驚喜一叫,鑽入聖頁之中,與裡面的龍影合一。

    此詞並非戰詞,無法成為天子戰詞,但開頭一句直指天人大限,一股雄渾的氣息鎮壓八方,隨後的「戰地黃花分外香」更是讓此詞立意大轉,有詞人的情懷,更有有戰士的豪氣,讓天地間的菊花染上別樣的壯麗。

    「此詞前半毫無殺氣,卻在戰場寫就,如後半所說,不似殺伐,勝似殺伐,好似無邊戰場承載破滅黃龍!怪不得此詩能與破滅黃龍融合!」張破岳驚道。

    「秋風勁,萬里霜,黃花分外香,無殺氣,無殺伐,但其中隱含的帝王之氣概,比之《賦菊》何止勝十籌!」

    「方運之機變,萬古第一啊!」

    「《賦菊》殺伐瀰漫,但只可滅一地,《重陽》豪情蓋世,則可絕萬朝!詩詞結合,才是真真正正的破滅黃龍!」

    「萬古第一首詩詞結合之騰龍誕生了!」敖煌萬分喜悅。

    「若只論立意、氣勢與豪邁,此詞堪稱重陽第一詞!」

    蔡禾立刻手持官印,對詩篇一照。

    「果然,才氣四尺六寸,詞成鎮國!」

    「嗷……」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