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見比張破岳足足高一頭的王族鷹妖帥扇動著翅膀落在城牆上,面向方運半跪,低頭道:「定遠軍營校鷹滄拜見方虛聖。」

    張破岳道:「從此以後,你就是方虛聖的私兵!」

    「是!鷹滄拜見虛聖大人。」

    方運看了看這頭鷹妖帥,伸手一彈,把一滴鷹妖聖的聖血賜給他。

    「此滴聖血給你,望你以後盡心盡職。」方運道。

    「啊?多謝方虛聖!多謝方虛聖!」鷹滄捧著妖聖聖血,身體輕輕顫抖,這份見面禮太大了,足以讓妖界的妖族為方運賣命,更不用說它這種被人族馴化的鷹妖。

    張破岳非常高興,方運雖是給鷹滄聖血,但也是給足了他面子。

    一眾讀書人包括大學士在內,都在心中嘆息,那可是聖血啊。方運成虛聖的時候各世家贈送了許多聖血,他自然不缺,可對其他人來說是極少有的寶物。

    敖煌尾巴一擺,飛到天空,飛近破滅黃龍,對方運大聲道:「方運,本龍這就把破滅黃龍送回龍宮,過幾日便回來!」

    「嗯,去吧。」方運道。

    「走嘍!」敖煌笑嘻嘻喊完,與破滅黃龍腳下生雲,疾飛向東海龍宮。

    張破岳冷笑道:「按照龍族往日的規矩,每出現一頭詩詞龍魂,由四海龍宮商量著分。東海龍宮上一次得了大日金龍,按理說這一次的破滅黃龍應由其餘三海龍宮之一得,可從此以後,凡是你寫出的龍魂,三海龍宮都沒臉討要。只要你再寫出兩條強大的帝王詩,一共書寫成四頭龍魂,那隻要敖雨薇封龍聖,哪怕東海老龍聖聖隕,東海龍宮也依舊是四海第一!」

    蔡禾道:「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關鍵是現在的龍魂都是方虛聖所創,不久之後,都會成為方虛聖的強大助力!」

    縣丞陶定年道:「方虛聖此次收穫極大啊,此次軍務一科,必然聖前甲等。東海龍宮平白得了祖龍聖牙和破滅黃龍,必然會獎勵,就是不知道獎勵什麼,萬一獎勵龍族爵位,那樂子就大了!」

    眾人笑起來,都清楚龍爵的真正意義。

    「真有可能!」張破岳點頭道。

    呂翰林道:「方虛聖,您現在最想說什麼?」

    方運一本正經道:「感謝妖界眾聖,感謝北海龍聖,感謝西海龍聖,高風亮節,捨己為人,送我百萬妖蠻屍首,讓我得軍務一科的聖前甲等。若不是他們,我軍務一科最多只是乙中!」

    眾人被方運的連番感謝逗笑。

    「看來我等來晚了!不愧是人族之龍,堪稱無敵!精彩,精彩!」眾人循聲望去,就見南邊飛來黑壓壓一大片人,不僅有聖院的學子,還有各地的讀書人,共有三百餘艘飛頁空舟,腳踏平步青雲者也不在少數,形成浩浩蕩蕩的大隊。

    甚至還有五位大儒與幾十位大學士。

    張破岳嘆息道:「若我戰前有如斯來援,死而無憾,人生得此,夫復何求?」

    眾人齊齊點頭,人族多少年沒見到這種場面了,而且沒有朝廷命令,沒有聖院命令,完全是自發組織起來,許多人甚至還在各地擔任官職,嚴重點說,他們是嚴重違反國法。

    蔡禾道:「看到這些人,我真是后怕啊。北海龍宮傍晚發難,西海龍聖凌晨便出手,時機拿捏得天衣無縫。若是我們有一絲怯戰,要等援軍,現在恐怕已經是城破。」

    「不過,西海龍聖到底是想把方虛聖送入觀天鏡下,還是只想破壞方虛聖的殿試?」

    「據我猜測,把方虛聖送入觀天鏡下應該是真的,只要人族眾聖一鬆口,龍王敖渦必然抓拿方虛聖。可惜龍族小看了方虛聖在人族的地位,激發了天下讀書人景從。西海龍聖早有準備,於是在恰當的時間親自出馬,一開始,恐怕並不想殺方虛聖,只是想毀寧安城,中斷方虛聖的殿試。可最後方虛聖連作兩首帝王詩,西海龍聖真的起了殺意。」

    「那又如何?人族眾聖或許有爭執,但哪怕宗聖也不願看到方虛聖死於龍族之手。據我所知,宗家只想壓方運,並不想斷方運聖道。倒是雷家那群豬狗不如的畜生太狂妄了,自兩界山請來四海龍聖后,便不可一世,真以為是第一世家,真想斷方虛聖的聖道,哼!」

    「雷家不得不防。」

    方運道:「雷家與我爭鬥,各憑本事。若……做得太過,那便不是殺一個大學士以及某些雷家人那般簡單!」

    「說得好,今天之事,雷家必須要給一個交代!」張破岳道。

    「對,不管別人如何,我今日就上書聖院,狀告雷家!」刑殿呂翰林道。

    「我現在就動手!老子報仇從來不隔夜!」張破岳說著手握官印開始傳書。

    受到張破岳影響,在場凡是能上告聖院的人紛紛動手。

    方應物把此事詳細寫入論榜,並在最後呼籲人族所有讀書人一起狀告雷家。

    不到一刻鐘,聖院的東聖閣、刑殿和禮殿負責收發文書的文員都忙瘋了,不得不請大學士親自出面,只有大學士才能在同一時間處理幾十上百傳書。

    「至少跟雷烏血緣相近的父輩、兄弟與子侄必然會被嚴懲甚至流放!」

    方運道:「雷家必須換家主!從此以後,本聖抓住雷家一次把柄,就要雷家換一次家主,我倒要看看雷家到底有多少家主可換!」

    眾人一愣,心道這方運真是狠啊,有些家主雖然在家族內部是各方妥協的產物,有名無實,但放在外面依舊是各家的臉面,方運這不僅要打雷家的臉面,而且要連續不斷反覆打,太狠了。

    「這是雷家第二個被換的家主了,靜等第三個。」

    一些讀書人不厚道地輕笑起來。

    前來救援的讀書人紛紛抵達,方運還未等歡迎他們,就見許多地位高的讀書人神色微變,同時接到緊急傳書。

    方運手握官印,得到聖院傳遞的消息。

    「三谷異動,三谷連戰即將提前開啟。」

    張破岳抬頭道:「這兩年真邪門,文曲星幾個月一變,就沒有消停的時候,聖墟有變,登龍台有變,甚至連三谷那種地方也出現變化,不知道以後還有什麼大變化。」

    方運沉默不語,好似走神。

    「不過文曲星變化是好事,人族的才氣更多了!」

    「這倒是,肯定是我人族大興之兆!」

    「當然!」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