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寧安之圍已解,城牆上的眾人與源源不斷抵達的讀書人援軍前往縣文院。

    天蒙蒙亮,縣文院卻張燈結綵,擺開酒席,舉行慶功宴,方運代表全縣的百姓感謝前來援助的人。

    方運兩首帝王詩屠滅百萬妖蠻的事迹出現在論榜之上,成為天下讀書人熱議的焦點,數不清的人奔走相告。

    各地前往寧安城的隊伍大都折返,但是,依舊有許多讀書人繼續前往寧安縣,因為啟國的一位進士發了一篇名為《抗蠻檄》。

    那篇檄文立足於此事,展開引申,人族讀書人不應該只保方運,也應該保以後的景國人,最後號召天下的讀書人放棄門戶、國家之別,一起前往寧安城,堅守人族最北的城市,共抗妖蠻。

    這篇檄文獲得許多人的聲援,一些原本因為方運勝利而折返的人再一次調頭。

    目標,寧安城!

    天大亮后,方應物把《抗蠻檄》裡面的回應結果告訴方運,在未來幾個月中,至少會有上萬讀書人前來,雖然以秀才和舉人佔大多數,但進士和翰林也都不少,目前有十五位翰林和一百多進士決定前來。

    在景國,一位翰林已經可以領兵五萬,位高權重,現在有十五位翰林來到寧安城,比得上幾十萬大軍,再加上數千秀才與舉人,他們的力量完全不下於百萬大軍。

    不僅如此,有五位大學士還聲明,一旦妖蠻兵臨寧安城下,他們必然前往景國相助。

    目前還沒有大儒開口,畢竟大儒乃是國之重器,分守各處古地都不夠,除非聖院召集,否則很難有大儒會去寧安城。

    《採桑子*重陽》《賦菊》和《定海志》兩詩一詞登上文榜前三位,引發了讀書人評詩論詞的熱潮,每一篇在論榜都有討論專題。

    「《賦菊》殺氣之重,遠超歷代帝王詩,怪不得能成天子戰詩,怪不得連西海龍王都畏懼。」

    「那大日金龍一出,一州之內萬里晴空,已經夠可怕了,破滅黃龍更是可怕,只是放眼一望,就能滅殺大學士甚至龍王,在下覺得,也就大儒能抵擋,大儒之下的讀書人不管多少,都能被輕易殺死。」

    「諸位,《賦菊》可是典型的反詩啊,景國皇室怕是坐不住了。」

    「荒唐。這首詩若是別人寫,必然是反詩,可放在方虛聖身上就不成立。首先,方虛聖等同國君,就算在景國京城寫這首詩,也無人能說什麼。更何況,他前一首《定海志》已然表明心跡,『封侯非我意,但願海波平』,說明方虛聖志不在那裡。」

    「這麼一說,我可要好好去看看那首《定海志》。」

    「難為方虛聖了,在百萬大軍踏怒濤戰台襲來、寧安城隨時可能被衝垮的時候,還能寫出如此強大的戰詩,一詩定海!論殺氣,此詩不如《賦菊》,但《賦菊》並非傳世,只有方虛聖一人可用,所以論作用,《定海志》無比巨大。有了此首翰林傳世戰詩,水族不足為慮!」

    「水族擅長控水,只要攜帶各種怒濤戰台,便可登陸,對我人族是極大的威脅,原本只有大儒才能誦出奇特的定海詩,現在好了,翰林和大學士都能用,可以說,妖界那一域半的水族,已經廢了!」

    「這才是真正的經世之才啊!先拉攏相當於兩域妖族的古妖,再讓一域半的妖界水族實力大減,功勞太大了!」

    「嘿嘿,等以後方虛聖潛入妖界,不知道會禍害多少妖蠻!」

    「那怎麼能叫禍害,那叫懲罰!」

    由於《賦菊》與《定海志》都是戰詩,所以許多讀書人大都分析其用途,而在文榜排在第一的《採桑子*重陽》的相關討論則回歸詩詞本色。

    「都言詩詞少寫天,只因天色易寫,天意難測,稍有不慎,便被人笑話。可方虛聖倒好,去年一句『把酒問青天』,今年一句『人生易老天難老』,豪邁之氣滿溢紙面。」

    「這些詩句,怕是他提前想好的吧?」

    「未必啊。那句『把酒問青天』起於何處?那可是孔城學宮、倒峰山下,百萬之眾聚集的人族第一文會,心與神交,自然有豪邁之情。這句『人生易老天難老』和後面的『寥廓江天萬里霜』遙相呼應,當時,方虛聖先滅了九十餘萬妖蠻,又有屠龍之心,親眼看著兩族半聖交鋒,甚至被龍聖攻擊,有『天難老』的感慨,有『戰地黃花分外香』的心胸,有『勝似春光』的情懷,又有『寥廓江天萬里霜』的氣勢,實屬正常!」

    「樓上說的極是,贊。」

    這篇文榜之文突兀地出現一句,許多讀書人一時間理解不了,仔細一看署名,竟然是「方運」二字,再一想,不禁莞爾。

    「都說方虛聖每每出人意表,有奇異之言,誠不我欺,有趣!」

    「哈哈,這個方虛聖,竟然開始自誇。」

    「樓上說的極是,贊。」一個人模仿方運。

    許多人開始善意地調笑方運,而『樓上』這個詞語開始流行起來。

    九月初五的這一天,方運以寧安縣令的身份,邀請各地讀書人前往寧安縣,參與九月初九的重陽文會賞菊,並言明寧安城今年的菊花有些特別,雖然已經化龍,但又全部重新長出,而且花開極妍,出了許多新品種,到時候會開一場菊花拍賣會,拍賣所得全部捐給寧安城一個新部門,用以幫扶貧困學子、收養棄嬰、幫助傷殘人士和老人。

    賞菊是讀書人的一大樂事,半聖陶淵明將賞菊文會推到了最高峰,得知寧安城菊花不一樣,人族各地的菊花愛好者和花商蜂擁而至。

    刑殿雷厲風行調查雷家和左相一黨,九月初七,鷹揚軍將軍、大學士藍尋古畏罪自殺,自殺前把一支筆化為大學士文寶,上交景國求寬恕。

    此事一出,舉國震動。

    藍尋古是左相一黨在軍方地位最高之人,若不出意外,景國會建立前後左右共四大護軍,每支護軍由五十萬士兵組成。

    四大護軍將軍必須由大學士擔任,而藍尋古原本是后護軍將軍的唯一人選,現在藍尋古自殺,這意味著在景國擴軍的過程中,左相柳山痛失了一次在軍隊擴大力量的機會。

    自此,左相一黨的官員一見方運之名便膽寒。

    刑殿對雷家的調查也很快出了結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