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先說說血芒古地中龍族寶物的事吧。」方運道。

    敖煌目光一暗,道:「斬龍台你聽說過吧?」

    「什麼?」方運哪怕早有準備,也被驚到。

    斬龍台乃是龍族最強三大神器之一,還在觀天鏡之上,由大監察使執掌,名為斬龍,實則斬盡天下萬物,古妖的第一位祖帝蒼岳,就死於斬龍台下。

    敖煌忙道:「你誤會了,不是完整的斬龍台。」

    「斬龍台是分崩離析了,倒是聽說有一部分在毒蛟聖那裡。」方運道。

    敖煌道:「斬龍台分三部分,斬龍刀、囚龍索和鎮龍座三部分。其中鎮龍座與囚龍索完整,囚龍索聽說被孔聖得到,不過沒有證據。而鎮龍座在妖界的毒蛟一族那裡,至於斬龍刀,則在遠古時期被打碎,分成四片。傳說,有一片就流落在血芒古地。」

    「有人在血芒古地發現斬龍刀碎片?」方運問。

    敖煌搖頭道:「並沒有。不過,所有龍族進入血芒古地,力量下降得厲害,這和斬龍刀的性質極為相似。而且,血芒古地只有一種妖族,那便是熊族。而眾所周知,熊妖一族的祖先是古妖的熊犴,而擊碎斬龍刀的古妖眾聖中,實力最強的恰恰是祖帝熊犴。我龍族一直懷疑有一塊斬龍刀碎片遺落在血芒古地。」

    「你們應該進去找過吧?」

    「血芒古地你又不是不知道。大龍王進去降到龍王,三天後神智混亂,不得不逃走。龍王進去,實力降到龍侯,在裡面幾乎成為人妖兩族的獵物,上哪裡去找斬龍刀碎片。裡面最強的熊族指望不上,他們天生仇視龍族,至於裡面的人族,說是與龍族合作,允許龍族派人去,可根本不真正幫我們。或者說,裡面無論是龍族還是人族,都想獲得斬龍刀碎片,壯大自己。」

    「原來如此。既然連人族與龍族都無法找到斬龍刀碎片,我找到的可能性也不大,等從三谷連戰出來,科舉完畢,我在裡面逗留三個月即可完成承諾。」方運道。

    敖煌眉頭一皺,道:「可惜我不能進去幫你了,我若進了血芒古地,就會降為龍帥。」

    「沒關係,我自己進去即可。」方運道。

    敖煌點點頭,道:「那我先向你請假,你三谷連戰這些天,我留在寧安作用也不大,我現在實力已經達到龍侯巔峰,回龍宮修鍊后,為晉陞龍王做準備。」

    「你已經到龍侯巔峰了?」方運好奇看著敖煌,沒想到它成長這麼快。

    「本龍是真龍,輕鬆可成大龍王!再說前幾天跟破滅黃龍回家,得到不少好處。」

    「好,那你回龍族安心修鍊。等我回來,給我有關血芒古地的資料。」方運道。

    「沒問題!」敖煌笑嘻嘻道。

    方運看著敖煌,微微一笑,道:「今年三谷連戰,必然與往年不同,我進入三谷古地后,甚至未必能抵達三谷戰場。不過身為人族虛聖,為人族計,絕不能退縮,捨生取義方是讀書人。若我在三谷連戰中陣亡,還望你照拂一下玉環她們。」

    敖煌一臉擔憂,但很快笑嘻嘻道:「你就別說這種喪氣話了,你肯定死不了。你放心,本龍畢竟是真龍,無論是左相還是雷家想動你的人,本龍就去他們家去聖院撒潑,本龍就不信治不了他們!」

    方運莞爾,道:「也是。」

    敖煌神色一正,道:「最後說一件重要的事。」

    「好,我聽著。」方運正色道。

    「臨走前,你能不能以我為主角,寫一首傳天下的詩詞?萬一你回不來了,我也能流芳百世。第一句我都想好了,敖煌天下第一龍!」

    方運認真看著敖煌,緩緩道:「你放心,我一定能回來!」

    十月初五過得平平淡淡,初六一大早,方運辭別眾人,前往聖廟,被聖院以才氣挪移之神通,瞬間傳送到景國京城班固世家。

    班固世家乃是人族最有傳奇色彩的家族之一,班固乃是一個全才,不僅是儒家經學大成者,更在司馬遷之後編撰了《漢書》,而且是漢賦四大家之一,他的《兩都賦》開啟了京都賦的範例,在儒家、史家和辭賦方面的地位極高。

    後世大儒蕭統編寫《文選》,第一篇便是班固的《兩都賦》。

    班聖世家之所以堪稱傳奇,不僅班固有名,其父班彪也是儒學史學大家,而其弟班超的「持筆從戎」「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傳為美談,由主修史家改修兵家與縱橫術,在當時名聲絲毫不下於班固,連其妹班昭都極有才學,因為其夫姓曹,被當時讀書人尊稱為曹大家。

    班固封聖,班彪與班超成大儒,當時有人曾說,若女子可獲文位,班昭必然也成大儒。

    甚至有傳言說,班固之所以能著出《漢書》封聖,其父與其妹功勞共佔一半。

    班家之奇,常有人與曹家三子相比。

    論名聲,曹操、曹丕與曹植三位大儒更盛,但可惜曹操與曹丕不僅有封聖之心,還有爭天下之心,妄圖一統天下,建立千秋萬代之世家帝國,而曹植淪為犧牲品。若論對人族的貢獻,哪怕班固不成半聖,班家也絲毫不下於曹氏三子。

    班家是景國實力最雄厚的世家,也是慶國與武國不敢過分壓制景國的原因之一。

    班家家主大儒班亮正在班固文界入口,一見方運,笑著迎接。

    「見過方虛聖!」班亮與班家眾人一起作揖。

    「諸位客氣了!」方運還禮,仔細打量班亮。

    一位很普通的老人家,紫袍黑帶,鬚髮皆白,沒有絲毫的盛氣凌人,全身如同得聖氣洗濯,無論是精神、相貌還是衣衫,都乾乾淨淨,讓人心生親近之心。

    班亮微笑道:「方虛聖駕臨,蓬蓽生輝,老朽有失遠迎,還望方虛聖海涵。」

    「班老先生哪裡話,是在下借道班家,叨擾各位了!」方運客氣道。

    班亮看了看天色,道:「天色尚早,方虛聖可願在班家小坐?」

    方運以為班亮是客氣,便道:「我儘快去聖院為好,不打擾諸位了。」

    「方虛聖初來班家,若班家連一杯茶都不能奉上,實乃失禮,再說我班家的綠蘿茶名揚天下,在方虛聖面前不能藏私。」班亮道。

    方運聽到這裡明白了,看來是班家有事商談,於是笑了笑,道:「去年飲過綠蘿茶,至今口舌留香,那方某就不客氣了。」

    兩人相視一笑,走向一旁的廳堂。

    .

    「投筆從戎」在聖元大陸明顯不合適,只能以「持筆從戎」化用,書中多有這種情況,望勿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