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看到神器對撞,想起古妖訓練場和競技場的規矩,眼中閃過異芒,意識到如果自己獲勝,九成的機會能得到那件東西。

    「我一定要得到!到時候,我要讓那些妖王蠻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方運與象妖將所在的光環突然大亮,隨後兩個人消失,出現在方圓十里的內場之中,分別站在內場的南北兩端。

    方運環視四周,自己看不到場外,這應該是為了防止場外的人指點參戰者。

    「死吧,方運,你不配當我們妖蠻的魔王!」象妖將大步衝鋒,四隻巨大的象腳踩著地面發出砰砰的巨響,全身氣血升騰,隨後激發祖神血脈,身外冒出黑色的煙霧如瀑布逆流,讓他的實力大增,殺普通人族進士如砍瓜切菜般簡單。

    方運拿出毛筆與紙張,沾了沾墨女和硯龜的墨汁,提筆書寫二境藏鋒詩《寶劍吟》。

    幽人枕寶劍,殷殷夜有聲。

    人言劍化龍,直恐有風霆。

    不然憤狂虜,慨然思遐征。

    取酒起酹劍,至寶當潛行。

    豈無知君者,時來自施行。

    一匣有餘地,胡為鳴不平?

    詩成,無形的力量包裹文宮中的真龍古劍。

    成為龍爵后,龍紋力量大增,真龍古劍增強三成,但現在,方運卻感覺遠遠不止三成,連《寶劍吟》的力量都有所增強。

    方運盯著象妖將的一舉一動,利用所學所知的一切來算計推斷。

    它的左象牙比右象牙大,左側面部的肌肉也稍稍發達一些,說明它更擅長用左象牙攻擊,就如同一個人若常用哪一側的牙齒咀嚼,哪一側的肌肉就更加發達,哪一側臉看著就更大,所以需要兩側輪換著咀嚼。

    普通象妖將沒有毛髮,但因為激發了祖神血脈,這頭象妖將身上有較厚的皮毛,其中有一些地方的毛明顯更新一些,另一些毛明顯更舊一些。象妖將在妖族必然隔三差五戰鬥,比較舊的地方意味著沒有被攻擊到,說明那些地方防護嚴。

    但是,凡事並不是絕對的,毛髮比較舊的地方,也可能不容易被攻擊到,它反而會疏於防範。

    這頭象妖將右前腿邁步的幅度稍稍比其它腿大一些,這條腿也比較粗,說明他善於使用右前腿攻擊。

    不過在幾個呼吸間,方運就把凡是可以分析的部分徹徹底底分析清楚,隨後根據豐富的戰鬥經驗,腦海中形成各種響應的對戰技巧。

    這是方運自己總結的戰鬥手段之一。

    若是普通讀書人知道方運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了這麼多,必然佩服得五體投地。

    方運相信,在本能之上,還有智慧,這才是人族強於妖蠻的地方。

    在象妖將跑到五里內的時候,方運才緩步向前。

    在相距兩百丈的時候,方運突然張口,外放真龍古劍。

    就見一條金色的真龍虛影包裹著銀白色的真龍古劍,而在真龍古劍之下,還有一支黑色的墨劍,墨劍的周身比以前多了一條半透明的黑龍虛影。

    真正的雙龍劍。

    在新的真龍古劍出現的一剎那,妖將妖帥不覺得什麼,但三頭妖侯猛地站起,齊聲大叫。

    「不好!」

    「象絡不要輕敵,這真龍古劍不一般!」龜傲大喊,可惜卻傳不到象絡的耳朵里。

    另外兩頭即將進入比賽的妖將嚇得身體一抖,急忙問:「他的唇槍舌劍很厲害?」

    龜傲正要解釋,可發覺真龍古劍已經迫近象絡,象絡根本不當回事,輕嘆一聲,道:「你們自己看吧。」

    龜傲的話音剛落,就見唇槍舌劍飛到象絡面前,好像長了眼睛似的,拐了兩下,一次躲過象絡的鼻子,一次躲過象絡的長牙,然後無比精確地擊中象絡左眼一尺之下。

    「噗……」

    就見一道金光和一道黑光鑽進象絡的頭顱,從它的頭頂飛出。

    腦漿與鮮血從真龍古劍刺出的洞里如噴泉激射。

    「你……」象絡兩眼瞪著方運,跌跌撞撞又沖了十幾丈,最後轟然倒在地上,露出白花花的肚皮,輕輕顫著。

    場外死一般的寂靜,祖神一族的妖將完全不下於頂尖進士,可能只是比進士十老差一點,但任何一個進士十老也不可能一招殺死象絡。

    「下一個!」方運的語氣無比平淡,就好像是屠夫在準備殺下一頭豬似的。

    第二個紅色光環亮起,隨後方運被挪移回內場最南側,而一頭豹妖將出現在內場的最北側。

    豹妖將目光閃爍,明顯有些懼意,但卻不能示弱,咬著牙衝過來,同時大吼:「象絡是因為輕敵才會被你殺死,而且不如我跑得快,不如我靈活,你必死無疑!」

    方運再一次仔細觀察豹妖將,它說的沒錯,它比象絡的速度快了整整三成,身體表面的傷勢也極少,各方面發展也均衡,但依然出現一些蛛絲馬跡可供推算利用。

    等豹妖將跑到近處,方運再次書寫《寶劍吟》,再次使用唇槍舌劍。

    這一次,豹妖將全力以赴對待真龍古劍。

    「噗……」

    真龍古劍以詭異的角度刺入豹妖將的腹部,把它開膛破肚,腸子嘩啦啦全掉了出來,即使這樣,豹妖將還能展開攻擊,但真龍古劍以豹妖將想都不敢想的速度回返,再次從腹下進入,洞破它的頭顱。

    「我不相信……」豹妖將話未說完便噴出一口夾雜著內臟碎塊的血液,死亡。

    「下一個。」方運依舊那麼淡然。

    場外的妖族面面相覷,突然,七頭妖族齊聲問:「怎麼辦?」

    第三個血色光圈裡的獅妖將傻眼了,還沒等得到回答,就被傳送到內場。

    獅妖將愣了好一會兒,呆在原地不動,打量四周想獲得幫助,可根本聯繫不上外面的妖族。

    方運也不說話,等了片刻后使用疾行詩,騎著戰詩軍馬沖向獅妖將。

    「你別過來!」獅妖將本能地喊了一句,隨後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多麼幼稚,簡直丟盡妖族臉面,惱羞成怒,大吼一聲,恢復百獸之王的威嚴,用盡全力沖向方運。

    「獅族榮耀不容褻瀆!」獅妖將立刻將生死置之度外,與方運拚命。

    但是,它所有的努力隨著唇槍舌劍一聲長吟結束。

    獅頭飛起,一劍斃命。

    「下一個!」

    方運第三次重複這三個字,臉上沒有任何變化,依舊和開始一樣面無表情。

    但是,每個妖族都感到一種深入魂魄的冷意。

    「轟隆隆……」

    通往第二山谷的大門打開,方運緩步向前走。

    三頭妖帥與三頭妖侯跟在後面,一邊走一邊焦急地議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