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說方運文膽很強,你可要小心。」龜傲道。

    「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他文膽已經到了二境,要是再過幾十年,我一定不敢與他對戰,可現在,他不足為懼。」

    龜傲點點頭,突然道:「說起來,鳴樂大人也進入了三谷古地,卻沒能殺死方運,有些奇怪。」

    「大概是那些大學士有什麼特殊的方法擋住了鳴樂大人的鳴奇迷聲。」

    談話間,巨蜥妖帥的屍體消失,第二頭熊妖帥熊時進入戰場。

    方運與熊時四目相望。

    熊時看著方運那無比平靜的雙眼,突然全身發毛,它有種感覺,在方運的眼裡,自己已經是一具屍體。

    想起方才的那一幕幕,哪怕擁有祖神血脈,熊時也倍感心驚,方運勝過前面的妖族不稀奇,但勝得那麼輕描淡寫,那就太可怕了。

    但是,身為妖族中的上位者,身為流淌著祖神血脈的妖帥,哪怕不是祖神嫡系,也有著無上的榮耀。

    「嗷……」熊時大叫一聲,全身氣血和煞氣凝聚成堅硬的鎧甲,如同一頭戰爭巨熊狂奔向方運。

    方運古井不波,神態沒有絲毫的變化,甚至也不使用其他戰詩詞,依舊只寫《寶劍吟》。

    熊時看著方運,心更冷了,因為他發現,方運除了擁有隱藏極深的殺意,還有無比強大的自信。

    場外的龜傲咬著牙道:「不行,必須要殺死他!你們可能沒有發現,他每寫一遍《寶劍吟》,信心就強一分;每殺一頭妖族,信心也強一分。到了最後,他實力就算不如我們,也有機會獲勝,因為氣象已成!」

    「大氣象?他竟然也能蘊養出聖位才有的大氣象?」

    「不,他還算不得大氣象,只是積蓄強大的氣勢而已。最恐怖的還不是殺他們幾個,最恐怖的是,一旦他九場連勝,信心、意志和氣勢將再高一層,以後對其他妖族也是巨大的威脅。只要他一路勝下去,以不敗之姿面對妖族,就永遠有優勢。妖皇,鎮海龍王,敖雨薇,還有祖神嫡系,都創造了同位階不敗的神話。」

    「看,交手了……」

    真龍古劍出,劃破長空,威勢比斬殺巨蜥妖帥的時候更盛!

    「妖族不敗!」熊時大吼,全力以赴。

    方運目光清冷。

    第一劍,斬斷熊時左腿。

    第二劍,把熊時攔腰斬斷。

    第三劍,熊時的頭顱飛起。

    「下一個!」方運的聲音依舊那麼平穩。

    第三頭妖帥鷹瀘站在血色光環之中,兩腿輕輕顫抖。

    血色光環一閃,鷹瀘出現在場中,它啼鳴一聲,立刻高高飛起,然後一直在兩百丈的高空盤旋。

    方運耐心等待。

    百息過去了,五百息過去了,一刻鐘過去了……

    方運抬頭望著鷹瀘,舌綻春雷道:「你下來,我給你個痛快。」

    「我乃妖族,豈能聽你的話!你的唇槍舌劍不是厲害嗎?有本事在兩百丈外攻擊我?就算可以攻擊到,我倒要看看還剩多少力量。」

    場外的三頭妖侯感到十分丟臉,但卻也不能怪鷹瀘,方運絕對是妖侯翰林之下無敵。

    「如你所願!」方運第六次書寫《寶劍吟》,第六次口吐真龍古劍。

    古劍飛天,鷹妖長啼。

    四息之後,天空鷹毛如雨落,碩大的鷹妖屍體砰地一聲從高空掉落,摔成肉泥。

    第三谷的大門轟然打開,方運一邊走一邊道:「下一個!」

    三頭妖侯目瞪口呆,因為他們突然覺得方運好像大勢已成,身形變得無比偉岸,彷彿肩扛山嶽,背負河川,簡直是身化天地。

    氣壯山河!

    「壞了!」三頭妖侯大驚,不是方運真正變得無敵,而是方運在他們的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無敵烙印!

    三妖未戰先怯。

    「怎麼辦?」

    三妖相互看著。

    「他還只是隱隱有點氣壯山河的意思,絕對算不上完整的,否則僅僅看到他,我們就會被氣壯山河的力量鎮壓,膽氣盡喪,連與他對戰的勇氣都沒有,只能自殺。不要焦急,我們一定可以勝過他!」

    「是的,我們是妖侯,相當於人族翰林,他不過是進士,哪怕再強,勝算也不大!」

    「他的真龍古劍的確強,妖將妖帥不可敵,但咱們是妖侯!鳴奇有破膽之能,而我們兩個有天相之力。不要說被天相之力正中,只要真龍古劍位於天相之力一丈內,必然破碎!更何況,我的天相之力源自龍龜一族的棲息地,冷淵海,那裡當年可是龍帝行宮之一,比之現在四海龍族所在的四海重要得多!」

    「我的天相之力是狼族聖山,孕育了數不清的狼聖,絕非普通天相之力可比。」

    「先祖庇佑!」龜傲大喊。

    「先祖庇佑!」鳴奇與狼池跟著大叫,好似已經驅散方運對他們造成的影響。

    鳴奇妖侯驕傲地昂起鳥頭,道:「我鳴奇一族愛惜羽毛,一直被所有妖族嘲笑。方運既然從戰場峽谷逃過,那鳴樂大人必然會承受非議。今日一戰,我為兩位開道!」

    「難道你……」龜傲與狼池又喜又驚。

    「對,我獻祭一切,展開殞命一擊,將鳴奇迷聲的力量提升到最強!哪怕殺不死他,也能重創他的文膽,他的文膽一出問題,不僅唇槍舌劍會弱不禁風,戰詩詞的威力也不足一半。」

    「你……等回到妖界,我會號召所有妖族為你立碑,把你送入眾聖樹供奉!」

    「多謝了。走!」鳴奇妖侯道。

    不多時,三妖進入第三谷。

    方運正在打量第三谷,前兩谷只是針對妖將妖帥的訓練之地,很少有大人物親臨現場,所以看台相對粗糙普通。

    可這第三谷是妖侯層次的戰場,在第三谷大門的正對面的山頂上,有一座突出的巨型圓形看台,隱約可見幾座華美的大椅。

    那裡便是場主看台。

    對於古妖的普通妖侯來說,若在戰鬥的時候遇到場主看台上有人,那是一件無比榮耀的事。

    至少要半聖才能坐在其中觀看!

    方運看著場主看台,明明相距幾十里之遠,明明已經廢棄不知道多少萬年,甚至是空蕩蕩的,卻散發著一種無上的威嚴,好似有一位皇帝正坐在上面,君臨天下。

    方運意識到,那裡定然有多位古妖半聖觀戰,哪怕有大聖也不足為奇,而且時間零零碎碎加一起,恐怕不低於十年,足以讓場主看台中的聖意萬年永存。

    若是半聖能進來,只要把場主看台稍加祭煉,就能化為一件遠強於大儒文寶的寶物。如果場主看台是強大的神物建造,甚至可能煉成相當於半聖文寶的寶物。

    方運進入后,按照古妖的規矩,用古妖的方式向場主看台行禮,表示對這座訓練場場主尊敬,而且隱約覺察,這座訓練場絕對是一座競技場的附屬,那座競技場也絕對不一般。

    等三頭妖侯進來,方運一言不發,進入白色的光圈中。

    三頭妖侯相互看了看,堅定地走進另外三個血色光圈中。

    光芒一閃,方運看到自己已經進入內場,鳴奇就站在十裡外,鳴奇背後是第三谷的大門。

    方運抬頭一看,發現上空正是圓形的場主看台,遮擋星空。

    三頭妖侯看到這個場面,都感到怪異。

    場外的龜傲道:「場主看台坐北朝南,每次第三谷開戰,都和前兩谷不同,參戰之人都會分列東西,第三谷從未有誰站在南北。」

    狼池道:「或許是意外吧。」

    方運的表情卻有微妙的變化,因為第三谷分列南北或分列東西,是有說法的。

    分列東西是普通戰鬥,而分列南北,位於場主看台之下的人,是主場迎戰!

    三谷戰場把方運當成了自己人。

    這樣看似差別不大,實際卻暗藏玄機,因為對面的妖侯,面對的是場主看台!

    場主看台哪怕沒有聖位降臨,也蘊含強大的聖意,對自身有所影響,若是有半聖親臨,對對面的人有多大的壓力可想而知。

    隨後,方運看向鳴奇妖侯,之前能在戰場峽谷暫時壓制鳴樂妖王的鳴奇迷聲,是因為可以使用聖頁,可以化虛為實,但現在沒有聖頁。

    不過,妖王是妖王,妖侯是妖侯。

    鳴奇妖侯扇動著翅膀,懸停在半空,眼中閃過惡毒的光芒,道:「不愧是人族虛聖,一代詩祖。輕鬆連勝六場,說明你還有餘力。可惜,聽說你文膽成長有異於常人,乃是我鳴奇一族的心頭大患!今日,我就使用從未用過的秘寶『血笛』來取你性命!吾乃鳴奇,獻祭所有,鳴唱一曲鳴奇迷聲!」

    鳴奇妖侯說完的一瞬間,就見它的喉嚨里冒出一支染血的長笛,隨後它無比痛苦地泣血高叫,吸收獻祭的力量,發出鳴奇一族唯一也是最強的攻擊手段,鳴奇迷聲。

    刺耳的怪叫聲響起,像利刃劃過玻璃,又像嬰兒的啼哭聲,如魔音貫腦。

    鳴奇妖侯的生命在迅速流失,但臉上浮現笑容,想要看到方運痛苦的樣子。

    但是,方運一動不動,好像聽不到鳴奇迷聲似的。

    鳴奇妖侯瞪大眼睛,好像要問什麼。

    方運笑了笑,但目光更加冰冷,緩緩道:「為了讓你死得心安,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的文膽早就已經達到二境大成。你的鳴奇迷聲,對我無用!」

    鳴奇迷聲戛然而止,怎能心安!

    鳴奇妖侯爆發出強烈的恨意。

    「你……」

    剎那之後,生命獻祭的力量徹底爆發,鳴奇妖侯的身體化為塵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