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來之筆,解放了翰林的雙手。

    方運看了一眼狼池,使用無上文心,一心二用。

    方運手握毛筆,書寫三境戰詩《風雨夢戰》。

    神來之筆在天空同樣寫《風雨夢戰》,與此同時,方運口誦相同的《風雨夢戰》。

    無論是神來之筆還是紙上談兵,《風雨夢戰》都是在一息間詩成,而口誦的《風雨夢戰》用時較長。

    但即使有快有慢,也讓對面的狼池愣了剎那,三首戰詩這麼快出現!這簡直是妖蠻的噩夢。

    霧蝶釋放完弱水和奇風,落回方運的肩膀之上。

    整整三層冰河鋪在地上,一共一千五百位寒鐵騎士排著整齊的隊伍向狼池衝鋒。

    在戰詩形成的時候,地面出現六個微型海眼。

    每個海眼都湧出兩百餘妖帥水妖,足足多了一千兩百頭水族妖帥。

    不僅狼池糊塗了,連方運也糊塗了。

    龍爵配合三境的《風雨夢戰》會多出海眼,海眼能喚來附近水族,這個方運早就知道,可這裡是三谷古地,不可能有活著的妖帥。

    更何況,這些水族妖帥都身披極好的鎧甲,手裡都有上等的兵器,遠比人族最精銳的兵器都好。

    而且這些水族妖帥的體形都比普通水族大兩圈。

    狼池突然發出駭人的尖叫。

    「古妖聖親衛!」

    方運仔細一看這些妖帥鎧甲上的徽章,恍然大悟。

    這三谷戰場的確是某座競技場的附屬,而且是大聖才能開辦的大競技場的附屬!

    三谷古地附近的確沒有任何水族,可這座訓練場連通那座大競技場,所以龍爵力量把那座大競技場里的水妖挪移過來。

    這些古妖聖親衛個個不凡,全都是聖族血脈,此刻已經完全失去理智,憑藉戰鬥本能,配合方運的寒鐵騎士聯手展開攻擊。

    有幾頭強大的水妖猛地投擲出分水刺,隨後所有妖族齊齊使用水族妖術,形成各種各樣的水浪武器湧向狼池。

    那可是一千兩百頭妖帥的妖術,妖侯之中只有龜族貝族可以抵擋。

    狼池怪叫一聲,急忙沖向左面,想躲避大量的妖術。

    但是,左面突然憑空出現一條浩浩蕩蕩的大河,形成巨大的衝力。

    三境的《風雨夢戰》之力,韓信兵法,斷水塞流。

    方運是龍爵,所有與水有關的戰詩詞獲得加強,那條大河哪怕只是三境《風雨夢戰》的一部分,威力也達到頂級翰林戰詩的層次。

    狼池本能地避開,要從右面突破。

    方運剛才完成三次《風雨夢戰》!

    第二條大河衝擊過去!

    狼池心中生出一絲驚慌,在此之前,狼池經常一人獨佔三四個翰林,所以面對千軍萬馬依舊面不改色,可現在,明明只是對戰一個方運,可為什麼比對戰三四個翰林更累?

    狼池心中突然毫無徵兆地浮現方運之前那偉岸的背影。

    「不好!」

    狼池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心亂了,無法維持戰鬥本能。

    而與此同時,第三條大河衝擊過來。

    三條大河,一千五百寒鐵騎士,一千兩百水族妖帥,所有的攻擊同時爆發!

    「嗷嗚……」

    一聲狼嘯驚天,狼池終於選擇了最佳的路線,用盡全力衝破左面的大河,躲避其他的攻擊。

    就見一頭全身包裹著氣血鎧甲的妖狼從大量的河水中衝出來,暫時擺脫了危機。

    所有寒鐵騎士和水族妖帥調轉方向,再次展開攻擊。

    狼池臉上浮現一抹冷笑,《風雨夢戰》形成的大河的確強,但只要有氣血鎧甲就能硬抗,氣血鎧甲碎了能迅速以氣血彌補,根本不會對身體造成實質的損傷。

    狼池身體一晃,突然化為兩個一模一樣的狼妖侯,兩個身體同時露出鋒利的獠牙,發出怪異的笑聲,一邊躲避那些攻擊一邊沖向方運,高叫道:「蠢貨,那些攻擊,甚至還不如我跑得快!」

    狼池剛說完,立刻猛地打滾,因為真龍古劍直飛向他,而且是兩把!

    「你怎麼知道我的真身?」狼池無比驚駭,沒想到方運能看破天賦「影狼」。

    方運根本就不說話,好像也不去管那頭假狼池,自顧自使出《玉門關》做好保護。

    方運的兩把真龍古劍以及屬下一起攻擊狼池真身,那頭假狼池毫無阻礙地出現在玉門關外。

    突然,真假狼池互換!

    狼池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這是它的殺手鐧之一,幾乎沒有誰知道他已經把天賦影狼修鍊到極限,衍生出第二影狼天賦,「換影」!

    憑藉這一招,狼池殺死過一頭妖王!

    狼池的上空突然浮現十丈虛影,那是狼族聖山!

    那是孕育過大量妖聖的狼族聖山!

    只有狼族最頂尖的妖侯,才能使用狼族聖山發動天相之擊。

    狼池揮爪拍向《玉門關》,那虛影全部融入這一爪之中。

    在這一瞬間,方運彷彿看到那巍峨的狼族聖山,屹立在妖界幾十萬年不倒,現在,砸向自己!

    天相之威壓制方運的意識,讓方運在剎那間失去思考能力,甚至生出絕望。

    狼池以狼族聖山為天相之擊,足以讓普通翰林失神一息,但作用在方運身上,還不足十分之一息。

    方運的文膽太強!

    「轟……」

    玉門關劇烈地炸開。

    第一防護進士戰詩被狼池的天相之擊輕易擊潰。

    不僅如此,狼池竟然還有餘力!

    天相之擊竟然還在繼續,對準方運!

    在這剎那,方運意識到聖子妖侯和祖神一族妖侯的差別。

    自己單一的防護戰詩,在祖神一族妖侯面前與紙糊無異!

    方運臉上卻沒有浮現任何驚色,身前浮現一本書。

    法家輔修法典,分堂審判!

    方運與狼池立在原地不動,兩人的神念卻已經進入虛幻的寧安城縣衙之中。

    方運高居上位,而狼池被無數的鎖鏈困住,動彈不得。

    「你困不住我!」狼池大吼一聲,全身力量爆發,分堂審判僅僅維持了半息時間!

    可就是這半息時間,兩把真龍古劍飛回來!

    兩把真龍古劍,狼池,方運,同在一條直線上面。

    神來之筆與方運都在寫詩。

    在這一剎那,狼池想要與方運拚命,但想到方運那強大的文膽之力,眼中閃過羞惱之色,就地一滾,躲開飛來的真龍古劍。

    方運一心二用,紙上談兵與神來之筆同時寫戰詩。

    神來之筆書寫的依舊是進士防護戰詩《玉門關》。

    黃河遠上白雲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

    春風不度玉門關。

    但是,這首詩並沒有立刻化為防護力量,因為它是連詩的第二首。

    第一首,是一首舉人戰詩,方運很少使用,僅僅在聖墟的彗星長廊中用過!

    《詠秦民》!

    朔風吹度秦時關,

    鐵衣映雪夜更寒。

    生吞六國建功業,

    死卧北疆鎮河山!

    這首詩景色不如《玉門關》優美,格律不及《玉門關》整齊,但是,這首詩里蘊含著一種比《玉門關》更加渾厚的意志,蘊含著比《玉門關》更強大的精神!

    民,執兵器為卒,背磚石為工,下田間為農,販貨物為商,登廟堂為士,握書卷為生。

    那抵禦妖蠻的長城,是民眾打造!

    那統一天下的功業,同樣是建立在民眾血汗之上!

    他們哪怕逝世,精神也能永鎮河山!

    民眾為根基,長城才能不倒,國度才能不滅!

    《詠秦民》為根基,才有資格與《玉門關》連詩,才能發揮《玉門關》的全部力量!

    「轟!」

    一聲恐怖的巨聲響起,一座雄偉玉門關拔地而起,足足有二十層樓那麼高,而且在玉門關兩側增加了兩段城牆。

    由於連詩玉門關是拔地而起,狼池又站在方運近處,被生生撞飛。

    「哇……」狼池大口吐著血從天空落在地上,就見他的身軀被撞得不成樣子,毛皮開裂,四肢骨折,內臟稀碎,但不過半息間,他的身體徹底恢復,但也損失大量氣血。

    「我以為你有勇氣與我同歸於盡,看來我高看你了!」方運站在壯觀的連詩玉門關內,猶如虎踞雄關的大將,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狼池用怪異地目光看著連詩玉門關,這座玉門關不是一般的怪異,隱隱有一種他看不透甚至畏懼的力量,他的直覺和戰鬥本能告訴自己,自己若是擊破玉門關,必死無疑!

    狼池一邊躲避方運的屬下們的攻擊,一邊道:「方虛聖,我承認你強大,不如我們此次打平,共分影空神液,如何?我的速度如此快,你根本殺不死我!除非你成大學士,否則最強的爆發力量唯有星位,但你的星位力量已經用過了。」

    方運不為所動,道:「看來你認定我只有星位力量。在來三谷古地之前,我一直想試一試被龍爵力量加持的真龍古劍的最強威力,之前與龜傲戰鬥太快,來不及用出,那麼,就拿你試劍吧!古劍,真名!」

    李文鷹的瀝血古劍,凝聚無數妖蠻之氣血,劍出凶意彌天。

    周晴天的四極古劍,可在四點不斷瞬移,殺伐極重。

    姜河川的晴空古劍,劍出碧空,天威降臨,堂堂正正,沛莫能御。

    真龍古劍,名字是敖煌起的,當方運成為龍爵后,藉助龍聖星位的力量,可以暫時讓真龍古劍的真名力量覺醒!

    化龍!

    「嗷……」

    「嗷……」

    兩把真龍古劍化為兩頭真龍龍侯!

    狼池嚇傻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