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光芒散盡,方運發現自己出現在高台之上,遠方都是紅土地,空氣中瀰漫著奇特的毒氣,正是進入三谷古地前進入的地方。

    方運立刻用文膽隔絕毒氣。

    十二位大儒站在高台之下。

    進去三十人,此時僅一位。

    在看到方運的那一瞬間,有的人面色一驚,有的人眼中流露出悲色,有的人輕聲嘆息,還有的人面不改色好似沒有什麼能讓他動容。

    哪怕看到十二位大儒,方運也沒有完全放棄警惕。

    三谷峽谷的記憶太慘痛了。

    戰殿大儒何瓊海上前一步,道:「發生了什麼事?」

    方運正要說,一邊的大儒道:「遲恐生變,先回聖院再談其它。」

    何瓊海點點頭,然後把方運請到平步青雲上,十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孔子文界的大門。

    十二位大儒全力警戒,其中五位大儒甚至掀開背後書箱的蓋子。

    書箱之中彷彿蘊藏著一顆大日,磅礴的力量向上噴出,鎮壓八方。

    何瓊海低聲道:「有五件半聖衣冠,可敵妖族半聖!」

    方運點點頭,稍稍鬆了口氣,這些大儒都是持經人,哪怕有妖聖前來,也可以抵擋很久。

    眾人順利進入孔聖文界,消失在這個沒有名字的星辰之上。

    那通往三谷古地高台上,光柱消散,隨後,高台徹底裂開。

    三谷古地不復存。

    走過文界長廊,方運安然抵達戰殿門前的大廣場。

    方運感到幾道無形且恐怖的力量從自己身邊掠過,讓方運本能地感到緊張,每一種力量都充滿兩種截然相反的氣息,浩瀚堂正卻又充滿毀滅性。

    方運一動也不敢動,不知道眾聖意志怎麼會突然降臨。

    不過一瞬間,那恐怖的力量消失不見。

    方運暗暗鬆了口氣,對眾聖的力量有了新的認識。隨後,方運愣住了,然後緩緩望向天空。

    在東方,旭日初升,與往常無異,可在正上方,一顆比太陽大三圈的奇特星體高懸天空。

    那星體明明極大,可散發著類似月亮的冷光,明明看似不如太陽刺眼,可連太陽也擋不住它的光芒。

    「文……文曲星?」方運喃喃自語,有些懵了,隨後仔細感應,臉上浮現喜色,因為現在文曲星力比原本多了整整百倍!

    若是早在百年前有如此多的文曲星光,人族現在的讀書人的數量至少會增加十倍!再過幾百年,可能增加近百倍!

    到了那個時候,若亞聖或以上的力量不出手,人族哪怕不能反攻妖界,也可以把許多古地的妖蠻驅逐。

    方運腦海中浮現第三谷的景象,隱約記得自己晉陞翰林的時候,昏迷過短暫的幾息,而醒來之後,那狼池竟然閉著眼,而且眼睛有輕微灼傷的痕迹。

    方運一愣,又回憶起自己醒來之後,三谷古地的文曲星力有些異樣,當時沒多想,以為是自己晉陞后才氣天降的附屬產物,可現在想起來,那裡當時被文曲星照耀過,而且離文曲星極近。

    「看來,因為我晉陞翰林,文曲星又有新的異變,甚至降臨到聖元大陸近。不過,並無確鑿的證據表明文曲星是被我改變。」

    方運正想著,發覺官印一直在震動,知道都是親友發來詢問的訊息,正要閱覽,收起手向外望去。

    外面傳來凌亂的腳步聲,就見一位位身穿紫袍的大儒和身穿青衣的大學士沉著地走進戰殿。

    方運目光一掃,聖院各殿院都有來人,甚至連四聖閣都有派人來,甚至包括四聖閣的大儒閣老。

    四聖閣的閣老負責與四聖和眾聖溝通,地位要比聖院其他各殿院高一品,平時很少見到。他們單獨出現倒沒什麼,若是一起出現,一定是出了了不得的大事。

    當年十國大比也好,進聖墟也罷,方運連一個四聖閣閣老都沒見過,現在倒好,一下子見了四位。

    不僅聖院大儒,甚至連兩界山、鎮獄海和其餘古地也各派遣的一位大儒前來。

    「進戰殿正堂說!」

    何瓊海說完,帶著方運等人進入戰殿正堂。

    方運知道自己出來後會被接待,可沒想到這麼誇張。

    戰殿左右兩側各有十排太師椅,每一排都有二十張,兩側太師椅相對。

    何瓊海把方運帶到左側太師椅的首位,道:「請方虛聖落座。」

    方運毫不客氣坐在最重要的位置。

    隨後其餘大儒和大學士落座,翰林都沒有坐的資格,只能在一旁站立。

    方運對面的第一個座位是空的,因為沒有人能夠與虛聖地位等同。

    戰殿的氣氛空前凝重,那些翰林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至於在聖院做事的進士和舉人,老老實實站在門外極遠的地方,都不敢靠近門口,哪怕是孔家之人、聖人子孫,也老老實實站在外面。

    沉寂片刻,所有人都望向位於方運斜對面的一位大儒,東聖閣閣老王同甫。

    同時,史殿的幾位大學士外放史書,準備記錄。

    王同甫也不起身,望著方運,面帶淡淡的微笑:「方虛聖不要被這個場面誤導,此次只是一次尋常的談話,有什麼就說什麼。只是今天要談的事十分重大,所以才請如此多的人來。」

    方運道:「那些……友人戰死三谷,是頭等大事,自然重大,至於三谷古地崩潰之事,反倒無關緊要。諸位有什麼話就問吧,學生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許多讀書人輕輕點頭,方運明明是虛聖卻依舊自謙為學生,單這份態度就難能可貴。尤其那些並未真正接觸過方運的人,已經不再相信外界那些傳言。

    王同甫道:「那請方虛聖從進入三谷開始講,一直講到離開,當然,若是涉及私情,可避而不談。」

    「好,那我就一一細說。初到三谷的時候,並沒有什麼不妥,一路順順利利進入戰場峽谷。你們也知道,戰場峽谷上空……」

    於是,方運回憶當時發生的事情,慢慢講述一切。

    講到發現妖蠻前後堵截和屍妖蠻王的時候,許多人大驚,流露出憤恨之色,得知鎮海龍王與妖王鳴奇出現的時候,又驚又怒。

    每個人都清楚鎮海龍王與妖王鳴奇的恐怖之處。

    隨後,方運講述墨家的墨冥犧牲自己第一個去阻攔追兵,又講述法家的韓文聰犧牲自己最先利用畫地為牢為其他人創造突破的機會。

    接著,方運沒有疏漏,一個一個講述赴死斷後的讀書人的名字,甚至把他們臨走前的遺言也一一重複。

    戰殿內許多人紅了眼眶,一些性情中人甚至默默擦拭眼淚。

    當方運講到最後彭走照離開時候,殿中泣聲一片。

    「他們的仇,我一定會報!」

    方運說完,繼續講述三谷連戰的經過,當他說出一人挑戰九妖的時候,所有人都為之震驚。

    別說方運當時只是進士,哪怕是翰林,也斷然不可能連戰九妖。

    所有人都想知道結果,可全都耐著性子聽方運講述。

    「第一頭,妖將,一劍。」

    「第二頭,妖將,一劍。」

    「第三頭,妖將,一劍。」

    「第四頭,妖帥,三劍。」

    「第五頭,妖帥,三劍。」

    「第六頭,妖帥,三劍。」

    所有都呆住了,這哪裡是在講述戰鬥經過,根本就像是一個冷酷寡言的劊子手,講述自己一刀殺一個死刑犯。

    沒人追問細節,但每個人心中都升起複雜的念頭,完全不知道怎麼形容。

    每個人都知道這是違背常理的事,可誰也找不出反駁的證據,全都相信了方運的話。

    有時候,事實比流言更加荒謬。

    哪怕方運不說細節,每個人也能想象到方運的真龍古劍有多麼驚艷。

    之後,方運講述了自己殺死其他三頭妖侯的經過,這一次講得詳細,但涉及古劍真名和龍爵的地方,都沒有細講,甚至也沒提大競技令的事。

    方運說到自己成為聖前翰林的時候,滿座皆驚。

    最後,方運說起三谷古地崩塌的事。

    講完三谷連戰發生的事,方運拿出封好的瓷瓶。

    一股淡淡的芳香瞬間傳遍戰殿,所有人精神一陣。

    方運拿著瓷瓶,緩緩掃視眾人,道:「按照規矩,瓶中所有影空神液都歸我,是否屬實?」

    王同甫道:「不錯,這些都是您應得的。」

    少數讀書人望向方運的目光有些變化,極少數人甚至帶著鄙夷之色。

    「好。我先把影空神液分成三十份,每份三滴,平均分給進入三谷的每一個人。還剩大約十二滴,獎勵給曾經戰死在三谷戰場的人的優秀後裔。我取三滴,其餘的,放在聖院,請東聖閣交給他們家人。」

    眾人無不動容,之前不相信方運的人面色微紅,換成自己,絕不可能只取三滴。

    「這些都是聖院分內之事,聖院一定會做好,不讓義士寒心。」王同甫道。

    方運點點頭,道:「類似的事情,我聽說過,在聖院發放影空神液之後,請對他們說一件事,每一滴影空神液,都可能造就一位大學士,不可輕易販售,如若誰敢利用卑劣的手段獲取他們手中的影空神液,告訴我,我滅其滿門!」

    戰殿內出現短暫的沉默。

    一位大儒慢慢悠悠道:「到時候老夫助方虛聖一臂之力。」

    眾人循聲望去,那是兩界山守界大儒陳奔。

    一些翰林甚至不敢長時間看他,這位可是真正的凶人,不知道殺了多少妖蠻,據說不認識他的妖蠻見到他竟然會生出恐懼之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