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禮」,原本源於人族祭天的儀式,只是後來被人族不斷賦予更多的意義。

    京城所有人迎接方運,就是少有的大禮,哪怕方運不喜歡這種繁複的儀式,也依舊非常耐心。

    除了因為這是禮節,方運還必須擔負起鼓舞人心的使命,因為蠻族已經大舉入侵。

    越是這種時候,景國民眾越需要鼓舞,可以說,方運得十甲狀元這個好消息,極大地緩解了景國上下對蠻族的恐懼。

    方運下船之後,與眾人一一見禮,並在三里亭聊了好一陣,甚至接受了三個少年童生的贈詩又一一點評,最後才上了龍馬豪車,前往景國學宮的聖廟。

    一路前行,京城百姓夾道歡迎,歡聲震天。

    虛聖不僅是名譽,不僅有大功勞,還為整個景國奪得大量的科舉名額,僅僅這一點,在景國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就已經遠超左相柳山。

    左相柳山從頭到尾都彬彬有禮,面色沒有任何變化,直到進了自己的馬車,目光才微微一暗。

    柳山眯著眼,食指輕輕敲擊自己的膝蓋,陷入沉思。

    方運讓科舉名額增多,對左相一黨形成了極大的打擊,許多官員打著為子侄的旗號退出了左相黨。

    因為景國除了科舉的原始名額,多餘的名額幾乎都是方運爭奪來的。

    以進士名額為例,正常一年錄取五十,而今年卻錄取兩三百人。

    若左相一黨官員的子侄們考進前五十,安然無事,可若是考到五十名之後且中了進士,那就等於受方運恩惠!

    若是他們繼續留在左相黨,無論是否與方運做對,文膽會受到極大的影響,此生也別想晉陞翰林。

    正是這個緣故,左相一黨的官員逐漸遭到全家族的勸說或指責,甚至背負了耽誤子侄的罪名,許多人難以承受,最終不得不離開左相黨。

    當年的柳山,佔據景國的半壁江山,而現在,柳山在朝廷的力量不足原本的兩成!

    柳山唯一所能依仗的,就是他和他的手下依舊把持要害職位,並且這些人都相信景國會被妖蠻擊敗,到時候慶國與武國會瓜分景國。

    柳山望向北方。

    蠻族已經南下,一旦戰事不利,那些搖擺不定的人必然會選擇投靠慶國。

    到那時,左相黨必將恢復力量!

    柳山淡然一笑,身處逆境,不改初衷。

    車隊直接進入景國學宮。

    殿試之後的第一步,便是拜聖廟,表達對眾聖的感謝。

    所有的殿試進士都跟在方運後面,在禮樂聲中參拜。

    參拜完聖廟,方運獨自進入聖廟,隨後大門關閉,方運面朝眾聖雕像和牌位。

    突然,一道神光自天而降,方運還沒反應過來,就進入混混沌沌的狀態,彷彿失去了時間與空間的感知,進入一處不知名的地方,甚至連自己的思維也發生了變化,連自己想什麼都不知道。

    最後,方運感到自己輕飄飄的,彷彿置身於天空的雲海間,在溫暖的陽光下,無比閑適,所有的疲憊都漸漸消失,整個人都變得懶洋洋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方運突然醒來,睜眼一看,自己正坐在一團柔軟的白雲之上。

    方運意識到這就是平步青雲,低頭一看,大約兩尺長寬,厚約半尺,正好可站一人。白雲有點像棉花,但無比細膩,方運伸手輕輕觸摸,發覺手感極好,如同在撫摸軟軟的小兔子。

    這平步青雲很軟,卻能托住人,這就是平步青雲特有的能力。

    方運緩緩站起來,發現腳下很踏實,完全不像踩在軟軟的東西上。

    與此同時,方運感到白雲中散發出一種無形的力量保護自己,若高速飛行,不會被狂風影響,可以不受阻礙地書寫戰詩詞。

    方運心念一動,這平步青雲立刻向左移動,隨後方運繼續操控,很快掌握。

    平步青雲會隨著實力增強而變大變快,方運腳下的平步青雲的速度,相當於普通進士疾行詩的速度,不如翰林疾行詩的速度快。

    平步青雲的優點是能長途飛行,消耗的才氣不算多,缺點是不如強大的疾行戰詩快。

    若沒有「一紙空文」,無法在半空直接書寫,那麼一旦使用疾行戰詩,就無法再書寫戰詩,但在平步青雲之上不受影響,可以輕鬆書寫戰詩詞。

    方運腳踏平步青雲,飛出聖廟,引發眾人歡呼。

    得到平步青雲后,就是著名的狀元遊街,新科狀元要身穿紅袍,腳踏平步青雲,圍著內城飛一圈。

    方運從來不是一個喜歡招搖的人,但狀元遊街終究是規矩,而且為了振奮景國人心,方運只好照葫蘆畫瓢,圍著內城飛了一圈,引發全京城圍觀,更有大量待字閨中的女孩一直追著方運遊街,希望得到方運的青睞。

    遊街完畢,便要參與晚間的狀元宴,在華夏古國也叫瓊林宴。

    這個晚宴方運無法推辭,便答應下來,然後帶著家人返回泉園。

    泉園是太后賜下的園林,和這裡相比,寧安縣的后衙簡直就是茅草房。

    泉園才是方運在京城真正的家,但方運在寧安縣后衙居住的時間遠遠多於在這裡。

    方運從馬車下來,剛要進門,向兩側看了看,大量的馬車排在街道上,而大門口排著長長的隊伍。

    這個場面方運很熟悉,是來送賀禮的。

    方運笑著向眾人問候,然後進入泉園。

    回到泉園后,方運告訴楊玉環等奪得國首后正式迎娶她過門,讓她做好心理準備。

    楊玉環明明已經以方運妻子自居,可在方運說出后依舊害羞不已,紅著臉快步回到自己的閨房。

    奴奴還以為方運讓楊玉環生氣了,白了方運一眼,然後晃著毛茸茸的大尾巴跑出去,小流星跟狗腿似的緊緊跟在後面。

    冬天的夜晚黑得早,方運進入泉園沒多久,京城處處亮起大紅的燈籠,不時響起鞭炮聲。

    太后已經下旨,此次方運奪得十甲聖前狀元,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必然要大操大辦,全城亮燈三日。

    沒有御史上書阻止,因為再蠢的御史也知道,現在景國百姓最缺的就是鼓舞,而方運越強大,景國百姓越安心。

    不知不覺間,方運已經越來越接近陳觀海,成為景國所有人的精神支柱。

    夜幕下,方運望著景國北方。

    「目前能做的都已經做了,有了那麼多革新技術,景國必然可以撐很久。而且,新技術需要經過驗證,工殿和聖院必然會暗中派遣大量的工家之人抵達密州,在戰場上驗證新式戰鬥機關。兩族之戰,我一個翰林很難決定勝負,更不可能扭轉戰局,現在要做的,就是盡量提高實力,希望在決定性的最後一戰中,發揮自己最強大的力量!」

    方運沒有把希望寄托在帝王詩上,帝王詩要配合高文位才能發揮力量,以破滅黃龍為例,可以輕鬆殺死妖王,但面對大妖王則會很吃力,遇到妖皇則毫無用處,更不用說半聖的分身。

    時辰一到,方運乘坐龍馬豪車,前往皇宮,那裡將舉辦一場無比盛大的十甲狀元宴。

    還沒到皇宮,方運就被玄武大道的場面驚到了。

    數里之長的玄武大道的半邊空著,但另半邊擺滿了桌椅,原來是皇宮特意設下的流水席,只要來這裡就可以坐下吃飯,這是太后的賞賜,為了慶祝方運十甲狀元。

    這裡至少有一萬張桌子,絕對足夠全城人吃一頓。

    在方運的龍馬豪車出現后,所有人停止吃飯,大聲歡呼。

    和寧安城百姓的喜中有悲不同,京城人的聲音中充滿無盡的歡喜和期待。

    九成景國人認為方運就是下一個半聖,許多人甚至固執地認為,只要方運成聖,必然可以驅除草蠻,帶領景國變得更加強大。

    聖前十甲狀元,三谷連勝功臣,《文報》上連篇累牘的報道,讓方運在景國百姓心中的地位越來越高。

    方運看到這個場面,想到了一個詞。

    造神。

    太后和景國官員已經孤注一擲,為了避免景國未戰先怯,為了避免景國百姓喪失鬥志,必須推出一個可以激勵所有人的英雄,一個聖人似的但又真實存在的人物。

    不要說景國,就算整個人族,也沒有人比方運更適合這個人選。

    太后舉全國之力提高方運的影響力。

    方運是景國最後的救命稻草。

    想到這裡,方運心中有些悲哀,但也更加堅定。

    還沒等到皇宮,方運就收到今年景國殿試第二名也就是榜眼高庸的傳書。

    「狀元宴你別忘了準備一首詩詞,不出意外,必然會有人讓你作詩詞。還有,左相一黨對你十分不滿,可能會發難。當然,他們根本不敢做什麼,只是挑起口舌之爭,對您來說不算什麼,我只是稍稍提醒。」

    方運回復高庸,表示感謝。

    就在兩個時辰內,方運收到不下三十封提醒自己的傳書,都讓自己小心左相黨。

    方運坐在龍馬豪車中,穩坐釣魚台。

    「希望你們聰明點,不然,就不要怪我了!」

    龍馬豪車停在皇宮正門外,方運一下車,立刻成為全場的焦點。

    大多數景國讀書人的目光帶著善意,但有一小撮人神態冷淡,甚至還有恨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