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各式各樣的船隻在海邊密密麻麻排開,異常壯觀,與湛藍的海面相互映襯,形成別樣的美。

    笨大儒田松石的船就是很普通的帆船。

    田松石的詩詞是弱項,所以他考中進士后徹底放棄深研詩詞,只是遇到詩詞會背誦,他的強項是多年讀書和閱歷積累出的學問,文章和經義都很強。

    形成帆船的人雖然多,但大都不開心,而田松石十分高興,快步走上帆船,因為若是他當年成為殿試進士進學海,恐怕會坐在最差的竹排上。

    由於吟誦勸學詩詞的人越來越多,很快出現了中型戰船,每出現一艘,都讓附近的人為之驚呼。

    中型戰船以艨艟居多,甲板上足有兩層船艙,兩側有超過十對的船槳,一旦划動起來飛快。這種船雖然更適合在江湖中作戰,但這裡是學海,不是真正的海洋,船越大代表力量越強。

    不多時,出現了很少有的大型戰船,許多人羨慕地望過去。

    那艘灰色巨艦的甲板之上整整有四層船艙,船上有三面白色的大船帆,兩側的船槳有三十餘對。自從出現學海以來,三層樓船已經罕見,四層樓船少之又少,而今竟然出現了一艘。

    一位青衣大學士站在四層樓船的船頭,微風拂過,衣衫飄蕩,風姿英偉不凡。

    「是宗呈冰!」

    「不愧是冰族大學士的,怪不得敢向方虛聖叫板,四層樓船的確有這個實力。宗家這些年真是人才旺盛,宗聖當真是不世奇才啊。」

    「看,又有一艘四層大樓船!應該是顏域空的!」

    顏域空等友人都離方運不遠,周圍一片祝賀聲。

    顏域空卻雙手攏在袖中,慢悠悠道:「等方運寫完勸學詩之後,你們再誇我,我先上去了。」

    聖墟友人陸續作詩,這些人都是各國的翹楚,被培養多年,所寫的勸學詩至少都能形成中型戰艦,樓船也出現了四艘,引得許多人注目。

    方運身邊的樓船眾多,宗雷兩家船隊中的樓船數量更勝一籌。

    除此之外,樓船零星散布在各處,但四層樓船一共只有五艘,不曾出現五層樓船。

    方運仔細掃視四周,發現樓船極多,總數超過一百,其中一些船主之前根本不曾見過,但從他們的衣服可以看出,是各古地的人。

    不是所有古地都像那幾個叛徒古地數年才會與聖元大陸聯繫一次,正常的古地都會同時與聖元大陸的讀書人渡學海、爭國首。

    方運暗暗記下所有樓船主人的樣貌,其中一些人必然是各古地的狀元,會與自己爭國首。

    時間慢慢過去,還差百息就要到一刻鐘,還在岸邊的人終於不得不開始口誦勸學詩,讓海邊多出一艘又一艘船隻。

    「方虛聖,該您出手了,別晚了!」一個景國人大聲道。

    「是啊,時間一到,所有船都會出發,晚一點就可能競渡失敗。」

    聖墟友人,景國新晉進士,人族殿試進士……形形色色與方運有關係或沒關係的人,一起望向方運,幾乎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帶著期盼。

    方運創造了太多的奇迹,每一次見證,對讀書人來說都是一種榮耀。

    方運點點頭,張口誦詩。

    「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栗。

    安居不用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

    娶妻莫恨無良媒,書中自有顏如玉。

    出門莫恨無人隨,書中車馬多如簇。

    男兒欲遂平生志,六經勤向窗前讀。」

    在方運誦完的一瞬間,許多讀書人皺起眉頭,因為這首詩實在太功利了,雖然作為勸學來說合格,但一位才華橫溢的虛聖如此直白,有些斯文掃地。

    無論如何,讀書人骨子裡還是有些清高的。

    不過,少數人的目光中卻有驚異之色。

    詩成,方運前方的海水突然震蕩起來,周圍所有的船都被海水排開,最後,一艘不一樣的巨船出現在海面之上。

    眾人面露驚容。

    這也是樓船,足足有五層,乃是所有人中最高的,但這不是最特殊之處,也不足以讓眾人面露驚容。

    樓船之前,龍頭怒張,船后,龍尾遒勁,兩側船舷表面浮現一道道金色的龍鱗。

    這是一艘五層金色龍船!

    彷彿是一頭沉睡的巨龍背負一艘船。

    宗雷兩家人為之色變,那些大學士都本能地驚駭。

    學海近千年,英才無數,甚至有人釣得無上文心,可從來不曾有誰的詩詞化為龍船!

    龍船在外界可能只是華麗的巨船,可在學海之中,絕對有普通樓船不具備的特別能力。

    雷龍闊心中無比憤怒,沒想到競渡還沒開始,方運就先聲奪人,勢壓滿學海,技驚萬餘人。

    「不曾想到,這學海竟然如此功利,更不曾想到,我人族虛聖竟然如此功利!堂堂虛聖為了誘人讀書,用良田豪宅、美女長隨來勾引人讀書,最後才隨口提到志向,當真令人嘆息!被這種勸學詩引導之人,成就再高,也是一個鑽進錢眼裡的可憐蟲罷了!」雷龍闊舌綻春雷道。

    少數人皺起眉頭,雷龍闊一下子攻擊到方運的要害。

    宗雷兩家的大學士卻不開口,因為他們早就發覺這首詩中的不同。

    李繁銘反駁道:「呵呵,雷兄不愧是雷家人,最厲害的文心便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也只有你這種眼睛鑽進錢眼裡的可憐蟲,才以為這是用凡物勾引人讀書。這首詩的本意是,讀書人不要去追求良田豪宅,也不要去苦苦求著媒人,更不用羨慕別人位高權重,只要讀書,一切都可以得到,這些,只是讀書的附帶品而已!最後才是點睛之筆,既然這些都不用追求,那好男兒應該追求什麼?志向!」

    大學士沈沛不等別人反駁,道:「這才是方虛聖的高明之處!你們許多人詩詞中不敢以金錢美女利誘,只是空談,卻忘記普通讀書人需要什麼?無非是吃飽穿暖,無非是有和睦之家,無非是出人頭地,此乃人之大欲也,無可厚非。方虛聖沒有反對,而是引導讀書人,不要為這些勞神費力,只要讀書,自然可得。遇利不避,坦然受之,方是真君子!」

    那些之前皺眉的人紛紛舒展開來,這種解釋似乎更加恰當。

    方運站在龍船甲板之上,雙手背負在身後,望著學海的盡頭,微笑不語,不準備為自己做絲毫解釋。這首可是宋朝皇帝的名詩,雖然不是才氣滿盈的好詩,但卻是極好的勸學詩,而且裡面有常人難以發現的氣象。

    「此首詩中,有『天下英才盡入掌握』之意,這才是形成龍船的真正原因。除了方虛聖,學海之人,誰能有此胸懷?」一位孔城大學士張口稱讚。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