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手握釣竿,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釣竿變得不一樣,並且從中得到一個訊息。

    只要魚嘴在魚鉤的一寸之內,魚鉤可以立即將其勾住。只要魚在魚鉤兩寸內,魚鉤可以將其勾傷並減速。

    方運看后恍然大悟,這「一寸光陰一寸金」轉化成了魚鉤的力量,一寸內直接釣魚,兩寸內可傷魚,在學海中,這簡直相當於聖位文寶!

    學海學詩增強的力量多種多樣,甚至有書籍總結過,但是,從來沒聽說誰的魚鉤可以跨越一寸甚至兩寸的空間。

    這一兩寸看似很短,和之前比差別不大,但在很多時候是釣到和沒釣到的區別。

    最關鍵的不是延長距離,而是距離之內「絕對」可以釣到或傷到。

    若沒有新的能力,因為角度問題,有時候魚鉤背面碰到文心魚,也毫無用處,但有了這個能力,魚鉤直徑一寸和兩寸內的空間,將成為文心魚的禁地!

    而且是九枚魚鉤!

    有了新能力,龍鱗釣竿的釣魚成功率暴增上千倍!

    方運微微一笑,眼中迸發出喜意,也不管別人如何,開始繼續揮杆練習釣魚。

    在離外海還有三里遠的時候,方運發現左側和右側各出現一條魚,毫不猶豫對準最近的左側文心魚拋竿。

    文心魚十分機警,最終魚鉤落在距離文心魚一寸半遠的地方,本應失敗。

    但是,一枚魚鉤突然發出金色的光芒,那條文心魚竟然減速!

    方運收回魚鉤魚線,再一次拋出。

    魚鉤落在魚頭部位,沒有勾中魚嘴,理當失敗,但是,魚鉤距離魚嘴不到一寸!

    就見一枚魚鉤金光一閃,拖著釣線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衝進魚嘴,結結實實勾住文心魚!

    哪怕是在學海中修鍊幾十年的釣魚大師,也不可能比這個魚鉤勾住的位置更好!

    方運用力一挑,魚線急速收回,四寸長的白色文心魚好似從水中飛起,噼里啪啦地拍打著魚尾,直衝方運。

    「方虛聖釣到文心魚了!」有人舌綻春雷。

    所有人看向方運。

    宗雷船隊那邊傳來一聲大喊:「脫鉤!脫鉤!」

    「下賤!」李繁銘忍不住回罵。

    方運船隊的人大聲斥責詛咒方運失敗的宗識冰,簡直沒有一點讀書人的修養,比地痞流氓還不如。

    魚鉤若是釣的位置不對,文心魚有一定可能脫鉤。

    那條文心魚在魚鉤的牽扯下投向方運,最後方運一伸左手,穩穩抓住。

    「好!」眾多讀書人轟然叫好!

    「方虛聖在如此快的船上,距離那麼遠,僅僅兩次拋竿就釣中,某些下流胚子一定很失望!」

    「很可能是那首學詩的力量,速度快算什麼?學海考驗的是多方面!咦?似乎某些人說過這話啊!」

    「方虛聖,那是什麼文心魚?」

    方運笑道:「普通的『穩如泰山』。」

    「方虛聖謙虛了,這可是好東西啊!能在一定時間內穩住才氣,可以連續不斷使用戰詩詞,持續時間較長,文心燈火恢復也快,比方才的『禍從口出』更受歡迎!」

    「差不多有四寸六吧?」

    方運微笑道:「四寸九的長度。不過我用不到,等競渡結束,誰還缺這麼長的穩如泰山魚,就送給誰。」

    「方虛聖果然如傳言所說,慷慨仁善!」

    眾人紛紛稱讚,和宗雷兩家比,方運簡直就是文人的楷模。

    這種不足五尺的穩如泰山魚吞噬再多,也只能得到下品的穩如泰山,方運若是先吃下,再碰到一丈長的上品穩如泰山魚,就算吞噬了,得到的也只是稍好一些的下品穩如泰山文心,再吃九條上品穩如泰山魚,差不多才能讓下品文心晉陞到中品。

    方運把文心魚從魚鉤上摘下,文心魚立刻被一個憑空出現的氣泡包圍,浮現在方運頭上。

    方運用手一彈,包裹著文心魚的氣泡飛向龍船的其他地方,輕輕飄蕩,但永遠不會飛出船外。

    現在方運還不能食用文心魚,等到競渡結束,這條魚便屬於最終的勝利者。

    宗雷船隊方向傳來雷龍闊陰陽怪氣的聲音。

    「恭喜方虛聖,賀喜方虛聖,方虛聖釣得越多,我們勝利后得到的文心魚就越多!」

    不多時,雷謨的那艘獲得衝鋒能力的樓船超過方運,最先進入顏色更深的外海。

    隨後,方運的龍船跨過海邊區域與外海的交界線,分開海浪,正式進入外海。

    海邊區域海平如鏡,而這裡海浪起伏,拍打船舷,發出嘩嘩的聲音。

    龍船開始輕輕搖晃,航速減慢少許。方運站在龍頭之上,海風強烈,甚至影響了聽覺和視線,有時候不得不微微眯起眼睛。海水顏色變深,再加上海浪起伏,在海水中尋找文心魚更加困難。

    但是,這裡每一條文心魚都更大!

    這不過是外海邊緣,離外海盡頭還有很遠,越向里,風越大,浪越疾。

    其後的樓船陸續進入外海,大部分樓船開始減速,但有小部分樓船的速度竟然不變!

    又有一部分樓船的速度超過龍船!

    方運這才明白,這些樓船在第二輪學詩后,雖然沒有獲得加速新能力,但卻有了破風浪的能力,所以船速保持不變。

    方運的龍船退居二線,四艘大學士的樓船開始在外海領航。

    看到自己的龍船被那麼多樓船超過,方運眼中閃過一抹陰影。

    學海競渡,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當所有人都進步,唯有自己原地踏步,看著那一道道背影,將承受無盡的壓力。

    大船繼續保持前進,但帆船哪怕在前三種船隻的航道之中,離前面的大船也越來越遠,最多兩刻鐘就會超出航道,無法藉助大船的力量,只能靠自己航行。

    獨木舟和小船被外海的風浪一推,速度慢得如老人蹣跚步行。

    木筏被航道帶入外海后,不僅沒有前行,反而大都被海浪向後推,最後被推回海邊區域!

    只有極少數的木筏因為第二首惜學詩的力量,還在慢慢向前,雖然也會脫離方運船隊,但至少可以在外海中垂釣。

    幾家歡喜幾家憂。

    一位木筏上的老進士收起挫敗的神色,面向前方,拱手道:「謝過方虛聖,謝過前方的文友!」

    其餘木筏、獨木舟和小船上的人也陸續拱手,以舌綻春雷致謝。

    「諸位告辭,海灘再見!」方運朗聲道。

    「方虛聖,您一定不能輸給那幫雜碎!」

    「若是他們得到那麼多文心魚,人族堪憂!」

    「您,才代表人族正確的方向!」

    「方虛聖萬勝!」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