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立地書櫥向來是許多讀書人夢寐以求的力量,哪怕一場戰鬥基本只能使用一次,也足以成為救命文心,異常珍貴。

    得知那是立地書櫥后,許多樓船的船主浮現懊悔之色,早知道是立地書櫥,哪怕稍稍拖慢競渡也值得。

    隨後,眾人聊天,慢慢緩解未得到立地書櫥文心的懊惱。

    有了立地書櫥的刺激,眾多讀書人更加全神貫注,許多人開始學習方運,不斷拋竿練習。

    在進入外海半個時辰后,帆船以下的小舟船全部因為速度過慢脫離船隊。

    外海的邊緣,浪高不過兩尺,一個時辰后,前方的浪常常達到四尺,一些帆船表面出現了裂痕,不得不停止前進。

    越向前,風浪越大,不斷有帆船脫離船隊。

    又過了一個時辰,方運終於釣到第二條文心魚,乃是一條一尺三寸長的「信口雌黃」白魚。

    普通文心「信口雌黃」對讀書人來說非常重要,若附加在攻擊戰詩上,能如同雌黃在黃紙上塗抹改字一樣,抹除敵人身上部分的防護力量,而若是附加在防護戰詩上,則能抹除敵人部分的攻擊力量。

    品級越高,信口雌黃所能抹除的力量越多。

    這僅僅是下品的信口雌黃魚,方運只是看了一眼便放到船上,對於用慣了好文心的他來說,非上品信口雌黃不用。

    反觀其他讀書人則羨慕方運的洒脫,換做別人必然像寶貝似的放在身邊。

    兩個時辰后,方運突然收起龍鱗釣竿,望向前方。

    外海風浪雖大,但天空還是晴的,而前方一片烏雲密布,雲層極厚,雲下幾乎成為黑夜。

    在視線所及之處,足有九道粗細不一的颱風,而同時有幾十道龍捲風在海洋中移動,形成了龍吸水的奇觀。

    前方的海浪徹底脫離了藍色,幾乎是黑的,最低的海浪也超過一丈,最高的甚至有三丈高!

    明明離得極遠,每個人都好像聽到巨浪拍擊海面、強風呼嘯而過的轟鳴。

    「這……哪裡是海洋,簡直是末日。」

    「諸位……你們上吧,我們這些坐帆船的哪怕得到第三首學詩增強,也沒幾艘能在內海航行……」

    「內海太可怕了,海浪比船都高,這還怎麼玩?交給艨艟和樓船吧。」

    眾多帆船的船主沒有絲毫想進入內海的意圖,那實在不是帆船能航行的地方。

    連艨艟的船主們都皺起眉頭,艨艟也很難在內海中航行。

    有些船的第二首學詩有突破風浪的力量,但也只是有限度的,到了現在的外海盡頭,只能減弱七成的風浪,到了內海,恐怕只能減輕兩成的風浪。

    「諸位……內海不比外海,若是沒有十足的信心,我看還是不要闖了。很可能一個浪頭打下來,整艘船就四分五裂,至於那颱風和龍捲風更不用說。」

    「颱風太強了,據說最強的颱風的風速一個時辰可達兩千里,那接近於一鳴,在場的所有船都頂不住。」

    「未必吧,只要能寫完第三首學詩,就有機會深入內海。」

    「那也只能在內海邊緣。一般來說,只有四首學詩全部完成而且有抗風浪能力的樓船,才能進入內海的中段,至於內海的深處,只有五層樓船抵達過。而海心,這麼多年好像只有三艘到過。」

    「快了,希望第三輪的學詩能抵抗風浪。」

    「宗雷兩家的船隊,已經領先五十里了!大概快引發第三輪學詩了。」

    眾人正聊著,天空第三次傳來聲音。

    「第三輪學海詩詞為『智學』。」

    這次的聲音乾脆利落。

    眾人聽完后,不僅皺起眉頭,智學詩在學海中非常少見,而每一次出現都會哀鴻遍野。

    因為連巧學都異常難,智學更在其上,至少要悟通一種特別的道理才能寫出智學詩。

    歷次學海中,許多年輕進士要麼很久才能憋出一首智學詩,要麼寫出來后因為太過淺顯對船沒有太大的助力。

    僅僅幾十息后,眾人就看到一道光芒突然落在笨大儒田松石的帆船之上,隨後,一**奇異的氣息向四面八方擴散。

    雖然笨大儒的聲音被風浪掩蓋,但只看這鎮壓風浪的力量,就知道他的學詩絕非尋常,那外散的氣息,差一點就能形成大道之音。

    「老夫先走一步!」眾人聽大儒田松石一聲舌綻春雷,就見他的帆船向周圍散發著淡淡的白光,白光之中,風浪竟然全部止歇,船速因此加快,超越所有樓船。

    眾人又驚又羨慕,但隨後轉化為敬佩。

    老大學士沈沛嘆息道:「笨大儒,笨大儒,人笨卻有智學之道,否則絕無可能成大儒。」

    方運若有所思道:「別人都以為他很笨,認定他所有的成就都是靠死讀書苦讀書得來的,但卻忽視了一點,秀才舉人甚至進士可能靠死讀書苦讀書獲得,但再之上,卻必須闖出屬於自己的道路。他一定是在大量的學習中,發現了適合自己的技巧,然後鞏固這種技巧,並以這種技巧為核心,逐漸填充自己的學問體系,從而觸摸聖道邊緣,成就大儒!」

    「方虛聖果然慧眼如炬。這個道理,老夫在剛成大學士的時候都沒有悟通,直到近些年探究聖道有心得,才意識到笨大儒雖笨,但必然掌握了學習之道,從而成就大學士乃至大儒。」武國的吳大學士道。

    「這樣的人,才是人族的楷模,是榜樣,是豐碑!」方運望著笨大儒,輕聲感嘆。

    眾人都以舌綻春雷說話,各處的讀書人聽后深思,琢磨自己是否可以像笨大儒一樣,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之道,從而觸摸聖道邊緣,成為大儒。

    宗雷兩家之人哪怕很討厭這個幫助方運的笨大儒,在這個時候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除了笨大儒,其他人都沒有立即吟誦智學詩,因為這種層次的詩千萬要反覆斟酌,稍有不慎就可能失去了「智」,哪怕詩再好也無用。

    顏域空舌綻春雷道:「方運,能不能超過對面的船隊,全靠你了。這次你一定要舌綻春雷誦詩,氣勢上壓過對方!」

    眾人一聽便明白,方運之前一直不說話,雖然有君子之風,但卻少了悍勇之氣,顏域空這是在提醒方運,不要顧此失彼。

    方運道:「我剛想誦詩,既然你這麼說,就改成舌綻春雷吧。」

    眾人目瞪口呆,怎麼這麼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