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與龍船鎮壓颱風縫隙前的漩渦,為後面的船隻打通了第一條道路。

    漩渦靜止,後面的船陸續跟上,而龍船一馬當先,在漆黑的海水中留下一條長長的尾浪,沖向颱風縫隙之中。

    自漩渦靜止的一剎那,漆黑的颱風縫隙中就醞釀著,就見一面猶如城牆的巨浪緩緩升起,最後全面超過龍船的高度,達到整整二十丈高!

    這巨浪藉助風勢,破壞力已經強於翰林全力一擊,而這一擊無法用戰詩力量防護,只能憑藉龍船和自身的意志硬抗過去。

    龍船已經算是龐然大物,但是在這巨浪面前,顯得那麼渺小,顯得那麼無力。

    方運挺直脊樑,身形比颱風更加巍峨。

    巨浪也不能讓方運彎腰!

    方運身後的船主本能地眨了眨眼,因為他們剛才產生了錯覺,前面不是滔天巨浪形成的滅頂之災,而是旗鼓相當的對手在決戰。

    「轟……」

    龍船撞在巨浪之上,如蒼天之拳揮出,停滯了剎那之後,在巨浪之中轟擊出一個大洞。

    龍船以無敵之姿突破巨浪。

    巨浪懸空剎那,隨後如同失去根基的樓宇一樣轟然崩塌,炸裂成漫天的水花。

    「萬軍之勢,君王威儀!」一位大學士忍不住稱讚。

    巨浪炸裂后,形成密集的小波浪,第二梯隊的船陸續通過,但片刻之後,巨浪再次升起,狂風更勁,笨大儒踏帆船而行,如飛矢穿紙,破壞巨浪和大風,給後面的第四梯隊創造了機會。

    方運擊穿最大的巨浪后,勢如破竹,一路向前。

    前方的颱風縫隙是第三個難關,一處颱風由內向外吹,一處由外向內吹,如同絞肉機一樣,形成兩道完全相反的海流。

    龍船無論偏向哪一側,都無法進入縫隙,只能不斷控制船隻,牢牢佔據中線的位置,一直向前,向前。

    颱風縫隙中猶如黑夜,天地一片茫茫,船頭飛浪,耳旁生風。

    颱風臨身,方運感覺到熟悉的疼痛,沖入颱風眼的時候,正是這種感覺,但幸運的是,現在的疼痛比之前輕許多。

    龍船一直在不斷搖晃,但一直在前進!

    方運感到自己隨時可能被海風吹飛,龍船隨時可以被海浪打翻,但是,心中毫無懼意,乘風破浪的念頭一直堅定不移。

    在這裡,一旦心生恐懼,將會遭遇更強大的風浪,直到神念崩潰!

    這個世界如此艱難,人必須要無畏無懼,哪怕只是短短一刻鐘!

    方運腦海沒有任何雜念,只有前進,前進,不斷前進!

    「轟……」

    龍船再次衝破一個浪頭,颱風突然減弱,身上的疼痛消失。

    方運看到自己終於出了颱風縫隙,兩側龐大的颱風邊緣正遠離自己。

    前方的海洋被烏雲籠罩,風雨大作,一片漆黑,偶爾有閃電炸開,照出起伏不定的海面。

    過了颱風之壁,和傳言中一樣,這裡的海浪很緩,但很大,如同一座座山丘,而在這內海的盡頭,則會有海浪形成的奇特山峰。

    這裡,比颱風邊緣更適合垂釣。

    方運持續向前,身後的船隻也陸續通過。

    和宗雷船隊十餘艘船隻沉沒不同,方運船隊無一掉隊。

    「多謝方虛聖!多謝松石先生!」

    眾人紛紛表示感謝。

    若是等第四輪作詩開始,這些人都有機會衝過颱風之壁,但現在提前通過,為他們節省了時間,可以在內海盡頭多停留一段時間,尋找上品或中品文心魚,最後試著進入海浪山脈。

    每個船主都至少釣了一條下品文心魚,但能釣到中品文心魚的除了方運,只有笨大儒田松石,中品文心魚實在太難釣,哪怕是翰林或者大學士,也至少需要一個時辰。

    這裡可不是颱風眼那種近似於封閉的空間,中品文心魚的活動範圍很廣,經常會潛入深處失去蹤影,每次逃脫都要花很久的時間尋找。

    方運看了看四周,發現有五艘船正在附近,或者在找尋,或者在追逐文心魚。

    遠處還有十幾艘船,零散分佈在各處,而宗雷船隊提前許久衝過颱風之壁,已經不見了蹤影。

    顏域空輕嘆道:「人族處處有英才啊。沒想到除了宗雷船隊,這裡竟然有近二十艘樓船。我本想過了颱風之壁在這裡尋找文心魚,現在只能深入內海了。」

    「這些人大都是各古地的,經歷的磨難遠超我等,只是年輕的時候運氣不好,沒有進入學海而已。現在有了這個機會,他們必然能一飛衝天。」

    「是啊,真要感謝文曲天降,他給了人族那些原本天賦平平但一直刻苦努力之人一個機會。對那些天賦好的人來說,文曲天降不過是錦上添花,讓成半聖的可能增加半成。這些人數量極少,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天賦平平的讀書人卻是一個龐大的群體,晉陞的數量相當可觀,僅僅現在,就足以讓人族實力平添一成。」

    「走吧,咱們去內海盡頭垂釣。」

    方運船隊再一次上路。

    龍船航行不足百息,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突然從左面傳來。

    「方虛聖,您……帶著漁網?」

    方運一愣,船隊的其他讀書人頓時大笑起來。

    沈沛微笑道:「是兩界山的杜大學士吧?方虛聖進了颱風眼,所以滿載而歸。」

    「就算進了颱風眼,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釣如此多啊!那可是近百條文心魚!」

    遠方又有一人的聲音傳來:「你再仔細看看,不僅僅是近百條文心魚,還有一條大傢伙!」

    沉寂過後,一位老翰林半開玩笑地道:「不釣了!跳海里淹死算了!就算帶著漁網撈,我也撈不到上品文心魚!」

    「我們是釣魚,方虛聖是釣魚群!這個學海,真是沒法待了!」遠處又有一人苦笑。

    方運船隊的讀書人一直在笑,非常理解這些人的心情。

    「方虛聖,那條上品是何種絕頂文心?」一人從遠方問。

    方運客氣地回答道:「是巧舌如簧。」

    「恭喜方虛聖!等出了學海,實力必將更上一層樓,等才氣到了十寸,哪怕遇到大學士也能斗得旗鼓相當!」

    「幸好闖翰林殿的時候,所有人的才氣、文膽、唇槍舌劍等等都一樣,文心之類都不能用,否則方虛聖能一步成七殿翰林!有了這上品的巧舌如簧,方虛聖進入血芒古地會更加安全,恭喜。」

    突然,一個充滿酸氣的聲音響起。

    「有什麼可高興的?我們宗雷船隊遠遠超出方運,最多兩刻鐘就能引發第四輪作詩,必然搶先一步進入海心。方虛聖哪怕有通天徹地之能,也只能望洋興嘆,乖乖把上品文心魚交到我們船隊手上!」

    眾人沒想到竟然有宗雷船隊的人留在這裡。

    「雷兄何必如此尖酸刻薄?方虛聖實力越強,我們應越高興才對!」前方有舌綻春雷聲響起。

    「雷家如此不堪,早知如此,當初我們就應該加入方虛聖的船隊!」前方又有聲音響起。

    沈沛突然朗聲笑道:「可是武國的琴棋雙友?多謝仗義執言!」

    方運一愣,武國的琴棋雙友是兩位頗有名氣的大學士。

    琴棋雙友乃是同窗,但兩人都沉迷於琴道與棋道,所以哪怕天賦驚人,也年過三十才考中進士,而且都沒有進入殿試。

    兩人最喜遊歷武國,幾乎走遍了武國各地,同時也曾在各古地作戰,兩人琴棋合璧,威力無儔。

    「謝過兩位先生。」方運表示感謝。

    「方虛聖無須客氣。」

    隨後,學海陷入了沉默之中,垂釣的垂釣,航行的航行。

    方運船隊不斷疾馳,兩刻鐘后,發現兩艘船位於左前方,向船隊的右後方航行。

    船上一位黑須大學士舌綻春雷道:「沒想到追逐文心魚也能見到方虛聖,真是巧。」

    「近處看到您的龍船才叫壯觀啊。」旁邊的白須大學士讚歎。

    「僥倖而已。」方運客氣回答。

    九十多條文心魚被氣泡包裹,在龍船上空緩緩飄動,美輪美奐。

    雙方越來越近,其中黑須大學士笑道:「我們減慢速度,你們先過,千萬不能輸給宗雷船隊!」

    兩艘船緩緩減速。

    「謝過兩位高義!」

    方運船隊的人紛紛致謝,有幾個人與琴棋雙友相熟,還聊了幾句。

    不知不覺,方運與琴棋雙友的兩艘船相距近三百丈。

    按照現在的速度,那兩艘樓船會與方運船隊擦身而過。

    突然,兩艘船猛地加速!

    這兩艘船的速度,比剛見到的時候還要快三成,之前這兩人一直在掩飾!

    兩人站在船上,面帶微笑。

    方運怒目圓睜。

    方運船隊的所有人意識到,這兩人要撞沉龍船!

    「賊子敢爾!」笨大儒田松石大喝一聲,虎目怒張,膽氣沖霄,附近的海浪為之一滯,附近的一條文心魚竟然眩暈了剎那。

    「琴棋雙友,你們這是自絕於人族!馬上停下!」

    「宗雷兩家給了你們什麼好處?」

    「萬萬不可,方運之未來,便是人族之未來,不可自誤!不可自誤啊!」

    「明白了!你們二人,竟然是慶國在武國的細作!怪不得你們二人遊歷武國多年!」

    雙方離得太近了!

    雙方的速度都很快,方運無法加速,若是減速也會被輕易撞上。

    其他人想要上前阻擋,可距離方運太遠。方運從作完智學詩開始,龍船的速度就越來越快,連笨大儒都救之不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