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淡淡的海腥味被突如其來的海獸攪亂,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充斥著方運的鼻腔。

    方運在古妖傳承中見過這種海獸!

    翻譯成人族語言就是「垂燈」,算是古妖一族的近親。

    龍船已經長達六十五丈,但依舊不夠垂燈海獸一口吞的。

    學海的歷史中,有樓船傷到海獸的記錄,但是,沒有擊敗海獸的事情發生。

    跟海獸比起來,颱風和海浪只能算是障礙,而海獸則是永無止歇的獵殺者!

    方運腦海中瞬間浮現垂燈海獸的種種特性,很快做出判斷,如此大的垂燈海獸位階應該是妖王,也就是相當於人族的大學士,只不過在學海中的力量受到限制。

    若是在真正的大海上遇到都凶多吉少,在學海中更加險峻。

    方運本能看了一眼撞角與龍鱗釣竿,然後控制龍船改變方向,船頭前進的方向與海獸前進的方向呈九十度。

    在滔天的雪色浪花中,垂燈海獸如同分水刺襲來。

    龍船快速浮起,準備飛翔。

    就在這一剎那,垂燈海獸那紅色的巨眼閃過一抹兇殘的光芒,突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躍到天空,如同一片烏雲撲向龍船,眨眼間就到龍船五十丈之外,並在迅速逼近。

    垂燈海獸的這一次撲擊,速度超過龍船的飛翔衝鋒!

    方運面不改色,一甩手中的釣竿,九枚魚鉤帶著尖銳的呼嘯聲飛出,勾在垂燈海獸的上顎三丈處的鼻孔邊緣。

    一寸光陰一寸金的能力發動,九枚魚鉤兩寸範圍內的垂燈海獸的所有部位都等於遭到魚鉤攻擊。

    百丈之長的垂燈海獸突然在天空停滯了剎那,速度驟降,同時發出驚天動地的嘶吼。

    「嗚嗷……」

    就見他額頭的垂燈突然暴漲數十丈,如同一條靈活的海蛇飛出,正中龍船的船尾。

    砰……

    龍船身後碩大的龍尾被擊成大片的碎塊。

    龍尾被摧毀,整條龍船開始加劇搖晃,但速度沒有改變,依舊以音速飛行。

    方運的目光落在漫天炸裂的龍尾碎塊上,神色緩和,被這種垂燈海獸擊中的船隻會成為碎末,而龍船的龍尾只是碎成塊狀,說明龍船十分堅固!

    垂燈海獸頭頂的垂燈是它最強大的攻擊力量。

    龍船可飛翔十息,十息后,龍船已經在七里之外。

    垂燈海獸憤怒大叫一聲,繼續追趕。

    垂燈海獸除了那一躍和加速的時候很快,平時的遊動速度只比普通樓船快一些,凡是有加速能力的樓船都能躲過。

    海獸很難甩掉,會緊追不捨,尤其是傷到垂燈海獸的脆弱部位。

    方運回頭看了看垂燈海獸,只要自己保持正常的速度航行,垂燈海獸根本追不上。

    方運在心中思索,同時向各處張望,想要尋找宗雷兩家的樓船。

    「如果不出意外,宗雷船隊至少會有五艘樓船進入這裡,他們畢竟是大學士或翰林,哪怕天賦不如那些天才,但多年的經歷讓他們不斷成長,詩詞中的意境遠超普通殿試進士,進入海心並非太難。」

    看了好一陣,方運也沒看到其他的海船,因為海心處處有海獸的力量,光線都被扭曲,讓人無法在遠距離發現它們。

    方運一邊尋找魚群,一邊不斷使用飛翔,飛到二十裡外之後,便再也見不到那頭垂燈海獸,但他很清楚,那頭海獸能看到自己,必然還在追趕。

    飛了這麼久,方運看到了整整七隊魚群,每一處魚群數量都近千,可惜的是,這些魚群的文心魚都沒到五尺,都是下品文心魚。

    方運不斷飛翔,半刻鐘后,又發現一頭海獸!

    方運還沒等看清,就見一道藍色雷霆從海獸那裡飛過來,雷霆本來長達百丈,在飛行的過程中不斷縮小,最後到了龍船近處的時候,不足一丈。

    「轟……」

    雷霆正中船后甲板。

    后甲板上多了一丈見方的大洞,大洞的邊緣焦黑一片。

    方運立刻知道那是「舌霆海獸」,外形就像是刀魚帶魚,體長只有十丈,比龍船小許多,但是它有一條一丈長的舌頭,舌頭一吐,就能發出一道雷霆。

    此刻,龍船距離舌霆海獸二十五里!

    舌霆海獸在古妖中並不是最強的海獸,無論是颶風鬼魚、千浪海馬還是百腿巨蟹,甚至連常見的百里水母都強於舌霆海獸,但在學海中是當之無愧的第一海船殺手。

    方運全力駕馭龍船逃跑,在龍船中了四道藍色雷電后,徹底脫離舌霆海獸的攻擊範圍。

    而這個時候,龍尾已經全部修復完畢!

    四道雷電在龍船之上劈出四個洞口,後面的洞口恢復速度比前面的洞口快。

    又航行了一陣,一艘海船出現在前方。

    一位身穿青衣大學士的老者站在船頭,宗呈冰。

    冰族與人類混血異人很多,其中以曾家和宗家的異人文位最高,而宗呈冰就是宗家文位和實力最高的冰族大學士!

    宗呈冰的前方,有一片銀色的浪花,方運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一隊絕頂文心魚群!

    魚群密密麻麻,粗一估算數量超過千條,其中竟然有不少中品文心魚,數量絕對不下於二十條!

    「堪比颱風眼的大魚群!」

    方運目光掠過宗呈冰的海船,宗呈冰也參與競渡,他釣到的文心魚和方運的一樣,都被氣泡包裹著浮在船上。

    宗呈冰的樓船之上,漂浮著六條文心魚,其中一條是六尺多長的中品絕頂文心魚!

    這個數量,足以位列學海垂釣者前二百名。

    海風輕揚,方運立於龍頭,嘴角微微上翹。

    「龍船,衝鋒!」

    能動手絕不吵架!

    幾息后,宗呈冰猛地向方運看來,眼睛不由自主瞪大,臉上浮現驚愕之色。

    「你……竟然沒被撞沉?」宗呈冰的舌綻春雷聲似乎有些顫抖,隨後又道,「你哪來的那麼多文心魚?」

    宗呈冰又停頓片刻,似是向忍但沒忍住,又問:「你的龍船為何變那麼大那麼快,為何還會飛?」

    堂堂大學士本不應該如此失態,可身為宗家算計方運的主力,宗呈冰實在忍不住三問方運。

    宗呈冰眼中看不到其他,只看到巨大的龍船,龍船上的上百條文心魚,以及白衣勝雪的方運。

    「等宗大學士沉船之後,自會知曉答案。」方運風輕雲淡回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