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島」緩緩上升,方運臉上神色變幻,緩緩駕馭龍船後退。

    方運盯著那巨大的噴泉,聽著那巨大的聲音,聯想到一種海中的巨獸。

    鯨。

    可是,這島原本就有方圓兩里多,而且還在慢慢變大,什麼鯨有這麼大?至少是鯨聖。

    方運思緒有些亂了,現在已經無法確定這是不是學海島,更無法確定是不是巨鯨,因為海水下都是密密麻麻的魚群,即使到了小島近處,也看不清水下藏了什麼。

    「牟……」

    一種似牛非牛,沉重卻又充滿穿透力的聲音從那小島上傳來,方運甚至感到自己的身體有些承受不住。

    那聲音足足持續了百息,整座「島」的全貌才出現在前方。

    的確不是島。

    是一頭長達十里的紫黑色巨鯨,如同一座山峰卧在前方,方運在古妖傳承里尋找了半天,也沒找到相似的巨鯨,而這種巨鯨除了大,沒有任何過於奇特的地方,就是放大了許多倍的普通巨鯨。

    若是縮小到正常鯨魚的大小,這鯨魚一定無比美麗。

    但是它太大了,連所有海獸都被嚇跑,哪怕沒有從巨鯨身上感到絲毫威脅,方運依舊全神戒備,隨時做好逃跑的準備。

    終於,紫色巨鯨睜開了它的眼睛,目光掃過方運。

    方運輕輕鬆了口氣。

    那巨大的眼睛中沒有絲毫的殺意或憤怒,只是清澈的黑與白,而且有亮光。

    方運愣住了,然後用力眨了眨眼,仔細看巨鯨的眼睛。

    沒錯,有亮光!

    和其他文心魚一模一樣的亮光,只是大一些而已。

    「這……這是文心魚?鯨明明是哺乳動物啊!誰會把文心魚和鯨聯想到一起!」方運隨後想到,在聖元大陸,鯨魚還真就是魚。

    方運突然想起學海中孔德論說過一句話,當時只是覺得孔德論過於誇張,現在卻意識到孔德論的話屬實。

    「你們若見到普通的無上文心魚,大概不會驚奇,若是看到上品無上文心魚,千萬別嚇得掉下船。」

    方運看著十里之長的紫色巨鯨,明白了孔德論為什麼那樣說。

    絕頂文心魚也不過是銀色,只要長到一丈就是上品文心魚,誰能想到無上文心竟然大到這種程度,兩種魚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隨後,方運突然想起得到文心的時候,曾經見過一顆碩大的星辰樹,在那裡,無上文心的力量的確遠遠超過其它的文心。

    如果說無上文心是太陽,那其他的文心勉強算是小小的月亮。

    方運臉上浮現一絲笑意,能看到無上文心魚,哪怕競渡失敗也值了,隨後他眼前一亮。

    「這無上文心鯨魚到底是不是學海島?是不是前人因為見到這頭鯨魚,把它當學海島了?」

    方運反覆思索,從孔德論對學海島和無上文心的描述看來,這種可能性很低,若是真有此事,孔德論不可能不提醒!

    「競渡還沒結束!」

    方運的心臟猛地一跳,但立刻鎮靜下來,方才的失敗不僅教會了他遇到失敗不低頭,也讓他明白理應寵辱不驚。

    突然,那紫色巨鯨再一次噴泉,隨後三條只有一丈多長的紫色小鯨魚從水下躥出,開始捕食那些文心魚。

    許多文心魚開始逃跑,但卻不肯遠離紫色巨鯨。

    不一會兒,三頭小紫鯨吃飽了,在紫色巨鯨附近遊玩。

    巨鯨好像也不在乎三頭小紫鯨,輕輕活動身體,在周圍的形成緩慢的波浪。

    方運看看巨鯨,又看看小紫鯨,基本可以確定巨鯨是上品無上文心,而小紫鯨那麼大,最低也應該是下品。

    「現在的問題是,大巨鯨拿什麼釣?我要是用魚鉤勾住它的嘴,會不會反被它吃掉?至於小紫鯨,倒是可以釣上來,但巨鯨會不會保護它們?從海獸懼怕就可以看出來,這巨鯨絕對不一般。」

    方運想了想,輕嘆一聲,自己太缺乏這方面的訊息。

    「目前看來,巨鯨不是學海島的可能性最大,競渡還沒有結束!到時候我只要稍稍深入學海,勝利就屬於我!不過,先不管那麼多,先釣文心魚!」

    方運露出了輕鬆的笑容,釣魚本身就算是一種樂趣,現在能釣到相當於神物的文心魚,更有莫大的成就感。

    看著自己船上的文心魚一條條多起來,方運覺得很滿足。

    更何況,這裡簡直就是漁場,裡面有太多的上品文心魚!

    颱風眼跟這裡比不過是個小魚塘!

    數以十萬計的文心魚圍繞著紫色巨鯨,銀白相間,鱗光閃爍,發出耀眼的光澤。

    方運掃視那些上品文心魚,迅速計算好垂釣路線,駕船前行。

    龍船衝到一條一丈四寸長的文心魚近處,揮杆便釣。

    一次,失敗。

    兩次,失敗。

    三次,魚鉤進入那條文心魚的兩寸處,刮傷文心魚,但這條上品文心魚立刻潛入水中。

    這就是上品文心魚最讓人頭疼的地方,三次沒能釣起來,必然潛入水中。

    這裡的上品文心魚很多,這條沉入水中,方運立刻向下一條衝去,路上連續拋鉤。這裡的魚太密集了,三次拋鉤,竟然釣了兩條魚上來,而且都是兩尺長的下品文心魚,雖然方運瞄的其實是另外兩條魚。

    在海邊、外海或內海,這種恐怖的釣魚效率是不可能出現的。

    龍船很快衝到第二條上品文心魚那裡,方運再次垂釣,依舊失敗。

    方運沒有絲毫的氣餒,這裡的上品文心魚比颱風眼中的更加難釣,颱風眼要釣兩刻鐘,這裡花費的時間更長,不過花費的時間再長,也要快過其他人,哪怕這時候笨大儒或顏域空來了,至少也要兩個時辰才能釣起一條上品文心魚。

    方運不斷尋找上品文心魚,路上也不耽擱,釣其他中品或下品文心魚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半刻鐘后,方運沒釣到一條上品文心魚,但中品和下品文心魚釣了兩百四十一條!

    平均每分鐘三十餘條的可怕效率!

    任何船主若是見到這一幕,都會為之震驚。

    方運正釣得愉快,突然,紫色巨鯨再次發出奇特的叫聲,噴出泉水,開始遊動起來。

    紫色巨鯨在航行的時候,會留下寬闊的航道,航道中的所有文心魚都會被帶走,連龍船也會被不由自主被航道的力量帶著前行。

    方運本來就不想離開巨鯨,見巨鯨向深海進發,意識到自己只要不斷在航道中釣魚,就能比宗雷船隊的人航行更遠,輕鬆獲得競渡的勝利!

    「不知道這紫色巨鯨能不能抵達學海島!」方運看了紫色巨鯨一眼,繼續專心垂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