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贏了!競渡結束!」

    當雷謨站在樓船上微笑著宣布勝利后,海灘上出現短暫的寂靜,隨後所有宗雷船隊的讀書人歡呼起來。

    連一些年紀很大的老讀書人也十分激動,這意味著,每人至少會多出一條文心魚,而由於加入方運船隊參與競渡的人多,許多人甚至可能獲得兩條文心魚!

    一個讀書人若是有兩顆文心,那絕對會成為同輩中的翹楚!

    李繁銘望著雷謨,沉默不語。

    雷謨、谷垣與宗青玶的三艘樓船同時出現在海邊,和其他人不一樣,三個人很快清醒,可見他們意志很強大。

    雷龍闊無比激動,眼眶發紅,大聲道:「多謝謨叔為我雷家報一箭之仇!從今天起,我們雷家可以堂堂正正說,我們打倒了方運!」

    眾人愕然,這話聽著怎麼有些不對味,堂堂雷家在學海競渡勝過方運,怎麼就跟殺死了全族大敵似的?可是仔細一想,好像也沒什麼不對,最近這兩年,雷家被方運折騰得太慘了,甚至被嘲笑換家主比換襪子都勤快。

    「是的,雷家不倒!」

    「雷家不敗!」

    學海的所有雷家子弟高聲歡呼,一些雷家弟子甚至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作為雷祖之後,作為連龍族都無比敬重的家族,許多雷家人認為只有雷家才是無上世家,連孔家都是暴發戶,而且自身是兩界山之戰的最大功臣,是拯救了人族的功臣。

    但在這兩年,雷家讀書人私底下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方運太欺負人了」!

    雷家的名譽遭到無比巨大的打擊,雷家人別說在他國,哪怕在自己的嘉國,都會被人低聲議論,那些有骨氣的嘉國讀書人甚至敢給他們白眼。

    雷家在嘉國朝堂之上原本很有勢力,但這兩年被其他派系排擠得不成樣子。尤其是嘉國的文相以剛正聞名,順手把文院系的雷家人連根拔除,於是許多人嘲笑雷家被剃了個光頭。

    和雷家比,宗家的讀書人則好一些。

    「終於為宗祖除掉這個強敵!」

    「他萬勝不敗原本是好事,但只要敗了一次,就可能一潰千里!」

    「我宗家之前之所以處處忍讓,看似站在下風,實則就是在慢慢滋養他的驕傲之情!在他成為聖前十甲之後,他的自滿和驕傲之心達到了巔峰,而在這個時候,我宗雷兩家聯手出擊,將他拿下!」

    「哈哈哈……本年各國各地的狀元,大概會無比感謝我們宗雷兩家。因為,方運基本無力爭國首!」

    「不錯,是這個道理!爭國首分別是立志、立心和立道,方運在學海遭到打擊,文心顆粒無收,別說聖道,哪還剩什麼心與志向?恐怕在第一場的蓮花池就會被他人逼入水中,別想得到蓮心,至於後面的好處,更是一點都得不到!」

    「一次打擊不可怕,連續兩次都失敗,那他很可能徹底完了!」

    宗雷兩家的人議論紛紛。

    許多人看不慣宗雷兩家人的嘴臉,低聲罵了幾句,躲遠一些。

    片刻之後,李繁銘舌綻春雷問:「敢問雷大學士,為何您說勝利,可你們三人回來,方虛聖並未沉船!」

    眾人一愣,心道李繁銘說的很對,之前沒人問,是因為雷謨不可能在這種時候撒謊,不然別說雷謨,整個雷家甚至宗家都會成為笑柄,甚至很可能導致雷家再換家主!

    雷謨一身青衣,手拂長須,臉上露出和善的微笑,雙目充滿智慧的光芒,展現出強大的信心。

    「繁銘小友,老夫知道你與方運交好,但我們學海三傑都在,豈會誆騙諸位?」

    雷謨提到「學海三傑」,眾人一愣,而旁邊的谷垣與宗青玶稍稍挺直身體,同時感激地看向雷謨,從今日開始,兩人就會名揚天下!

    第一次戰勝方運的三個人,那將是莫大的榮譽,必當青史留名!

    「請大學士示下!」

    李繁銘話語里客氣,但說「示下」卻過於鄭重,一旦雷謨三人並非取勝,李繁銘絕對不會客氣。

    雷謨微笑道:「我與谷垣、宗青玶三人,最先抵達學海島!」

    「什麼!」

    上萬人大驚。

    「老夫可以作證!」谷垣微笑道,臉上滿是勝利者的光輝。

    「老夫亦在場!」宗青玶掃視全場,臉上的微笑恰到好處,既不顯得咄咄逼人,又不顯得過於輕佻。

    隨後,雷謨緩緩訴說發現學海島的過程,然後說了與方運相撞的經過,最後又在谷垣與宗青玶的吹捧下,誦出那首詩,在誦完「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后,滿場寂靜。

    李繁銘死死咬著牙,沒有大罵出來,因為他知道,自己現在若是罵宗雷兩家,就等於給宗雷兩家羞辱方運的借口。

    許多讀書人沒想到所謂的學海三傑竟然如此羞辱方運,一股股的怒意在眾人心中升騰。

    一個景國的老讀書人悲憤道:「競渡勝利與否,由學海的力量評判,不是你們三人決定!萬一方虛聖找到更大的學海島,你們豈不是輸了?」

    「老先生,您不是世家之人吧?學海只有一座學海島,怎麼可能會有第二座!總之,我們宗雷船隊勝利了,至於方運船隊的人,莫要哭出來!」宗識冰道。

    一位武國的老翰林道:「請宗雷兩家之人稍稍有一些讀書人之心。你們先用卑鄙的手段挑釁他競渡,又以卑鄙的手段撞擊龍船拖延時間,最後又用卑鄙的手段譏諷他,你們是勝了,但我們不服氣!」

    「對!我們承認你們勝了,但我們不服氣!」

    李繁銘道:「方運確實輸了,那又怎麼樣?誰沒輸過?首先恭喜宗雷兩家取得勝利,我很服氣,但是,我李繁銘依舊瞧不起你們!」

    宗雷兩家人大怒,不等他們說話,四周的讀書人們開始舌綻春雷。

    「恭喜宗雷兩家,但我依舊瞧不起你們!」

    「……依舊瞧不起……」

    數以千計的舌綻春雷層層疊疊炸開,宗雷兩家人幾乎氣炸了肺,但卻無法阻止。

    一些老讀書人輕輕點頭,面帶微笑,宗雷兩家永遠不是人族主流,方運輸了不重要,方運輸了之後,大多數讀書人的態度最重要。

    李繁銘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承認方運失敗,也承認宗雷兩家的成功,不會狡辯,但是,這種勝利沒有絲毫的榮譽!

    真正的讀書人不屑於得到這種勝利!

    雷謨無比惱火,以前方運勝了,九成九的讀書人都恭喜,輪到自己勝了,也有很多人恭喜,可為何感覺比輸了還不舒服?

    「無論如何,爾等都無法改變學海三傑獲勝的事實!」雷謨冷哼一聲,走下樓船。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