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殿試結束后,身為虛聖的許多權利就逐漸體現出來,比如可以無限制地使用任何世家的文界,除非是和大隊人馬一起遷徙,否則方運不需要乘坐空行樓船。

    夜色已深,十一月聖院有些清冷。

    文曲星高懸天空,遮月掩星。

    方運順利抵達聖院,刑殿大學士範文東帶著刑殿人員親自前來。

    範文東兩眼狹長,習慣性地眯著眼,一邊在方運身側帶路,一邊微笑道:「您過了殿試,按照慣例要在聖院磨礪,早在進學海之前,我們就給您定下聖院學舍。和其他地方一樣,聖院的學舍也分上舍與下舍。按照東聖大人的意思,把排名第十的上舍進士送入下舍,安排您在第十上舍中居住。當一切安頓好了,您可以帶著家人。如果不出意外,可以住三年。」

    方運無奈搖頭,肯定是東聖王驚龍要磨礪自己,把自己捧到風口浪尖上,讓那些聖院的天才們出手,與自己競爭。

    聖院的競爭,比任何一國內部都更加激烈!

    人族歷史的遺留問題太多,各世家之間的矛盾,各國之間的矛盾,再加上聖院學子內部的矛盾,這讓聖院成為一個不見血但壓力巨大的地方。

    不過,聖院學子的競爭全部都在秩序之中,一切都由聖院的內部方式解決,一旦誰敢壞了聖院的規矩,連孔家的人都會被逐出聖院甚至被重罰。

    在這裡,雷家宗家要是敢對方運做出在寧安縣的那些舉動,哪怕宗聖活著,哪怕雷家有雷祖庇護,眾聖都敢將其誅族滅家。

    這也是為什麼在方運殿試的時候,宗雷兩家的攻擊簡直喪心病狂,因為一旦方運來到聖院,他們的種種手段都無法再用。

    方運早就聽說,聖院,是人族天才的開始,也是讀書人安逸生活的終結。

    在去年的時候,李繁銘等一些友人就說過聖院的事,他們都希望方運先不要去聖院,等羽翼漸豐之後再入聖院,不然很可能被各種天才打擊。

    想起那些友人談論聖院的一切,方運微微一笑,充滿了好奇。

    方運之所以入聖院,最主要是為了修鍊,因為聖院是人族的中心,聖院具有的力量,十國學宮加在一起都遠遠無法相提並論。

    神秘中的聖塔,傳說的聖道之路,玄奧的聖碑林,翰林需要闖的翰林殿,還有一些只有大學士、大儒甚至半聖才能進入的地方,那許許多多神異之地都是十國永遠無法企及的存在。

    人族的讀書人一直堅信,只有進入聖院,才是真正的讀書人。

    聖院學子,是人族最重要的身份。

    讀書人歷來講究出身。

    一些人在各國身居要位,前呼後擁,在文會排座次的時候,偶爾會被一兩位名不見經傳的同文位的讀書人擠到後面,偏偏還沒脾氣,就是因為那些人是聖院學子出身。

    「我知道了,有勞范大學士。」方運道。

    範文東如閑談一樣說:「宗雷兩家人已經把你告到禮殿,因為你違反了學海競渡的規矩。」

    「嗯,讓他們鬧,越大越好,等他們鬧的天下皆知,我去交一萬兩銀子。」方運隨口道。

    範文東與其他刑殿人樂了,心道這方虛聖真有意思,面對兩大家族的攻擊,依舊氣定神閑,完全不像年輕人。

    「您是虛聖,等結束聖院的學業,會在聖院擁有一座獨立的庭院,當然,和學舍中的那種庭院有區別,是聖院內真正的庭院。」

    方運點點頭,自然明白,倒峰山就這麼大,地方有限,真正位於倒峰山的建築並不多,那些聖院學子的學舍基本都在孔聖文界中。

    不多時,眾人來到一座牌坊外,牌坊的上面書寫著「崇文院」三個字。

    範文東一邊走一邊道:「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崇文院,也是聖院學子讀書學習和居住的地方。」

    牌坊後面,是一條漢白玉街道,街道上是山川紋理,街道的盡頭是玉台,玉台之上屹立著一座古樸的兩層書樓,書樓有些破舊,屋檐青瓦甚至有些殘缺。

    裡面只是一個很小的院子,怎麼看也無法讓人聯想到是有眾多學子讀書的崇文院。

    眾人走到牌坊下面,範文東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方運謝過,邁步向前。

    牌坊和地面圍成的空間好像有什麼東西,方運感覺自己穿過一層薄薄的水膜,然後發現自己來到另一個世界,前方是一處寬闊的大廣場,佔地面積是牌坊後院子的幾百倍。

    星空之下,廣場的中央,佇立著一位老人的雕像,高額深目,手持竹簡,遙望遠方。

    那明明只是一座十丈高的巨大雕像,可方運卻從中感受到一種直入自己文宮文膽的精神力量,甚至生出弟子見恩師的孺慕之情。

    孔子像。

    方運恭恭敬敬九十度一揖到地,三拜起身。

    範文東道:「這座聖像是亞聖子思子親手雕刻,所用石料,據說與孔聖有莫大的關係。」

    方運點點頭,妖族只懂純粹的力量,雖然極致,但也有瑕疵,比如妖聖連基本的控制氣候都做不到。人族的手段極多,一直有傳言說崇文院的聖像有莫大的威能,和眾聖殿的孔子聖像一樣,是眾聖偉大的遺產。

    「這邊。」範文東示意方運向右轉。

    方運右轉一看,就見前方停著許多許多木製小船,排成一排。

    這些小船外形和普通木船不同,每艘船上都雕刻著一些圖案,那些圖案講述人族上古的故事,有大禹治水、燧人氏取火、有倉頡造字等等。

    那些舟船最小不過三尺,最大有十餘丈。

    範文東微笑道:「崇文院和其餘地方不同。這裡是孔聖文界,能做到許多外界不可能的事,這些舟船就是。」

    方運微笑道:「我有所耳聞,據說無論是飯舍、學舍還是其他地方,都與外界不同。這些舟船是崇文院的飛舟,用來代步。」

    「走,我們先上船。」

    方運與範文東選了一條一丈長的黑色飛舟,上面圖案的典故是夸父追日,刑殿的其餘人則選了兩艘飛舟跟在後面。

    範文東微笑道:「方虛聖,您不妨學習操控一下飛舟。」

    「哦?」方運低頭看了看這艘船,和普通的小船沒任何區別。

    「聖院飛舟,以才氣為動力,用神念控制,以文膽穩定。」範文東道。

    「好,我試試。」

    方運用神念感應飛舟,立刻形成一種奇特的聯繫,這飛舟好似自己的手腳一樣與自己相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