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台上的讀書人越來越多。

    顏域空向四周看了看,道:「今年觀看爭國首的讀書人比往年多了許多,去年的時候,還不足此刻的三分之一。」

    「去年我沒看。」孔德論道。

    「我也沒在意。」方運道。

    「今年之所以有如此多的人,大都是沖著方虛聖來著。你們看,慶國和景國區域的人明顯最多。」

    方運看了一眼慶國所在的看台,又望向景國,發現了不少熟人,然後微笑點頭。

    景國看台上的人頓時沸騰起來,議論紛紛。

    孫乃勇無奈道:「爭國首這麼重要的事,你們兩人竟然不觀看?方虛聖,別告訴我你不知道爭國首的規矩。」

    方運笑道:「我自然知道。爭國首共三輪。第一輪就是這蓮花池,眾人書文立志,會吸引池中的力量,在座下形成蓮花台。立志越佳,則吸收的力量越強,坐下形成的花瓣越多。等所有人寫完之後,坐下蓮花台會爆開,向四面八方衝擊。立志不佳者,會被爆開的力量推出荷葉,落水失敗。依舊坐在蓮台之上的人,可得一顆蓮心,吸收蓮花池的力量。至於第二輪的熔岩洞,所有人坐在火焰岩漿中的石柱上,第三輪的雲空天,所有人坐在白雲上,只要被衝擊離開石柱或白雲,就算輸了。」

    「我還以為你根本不在乎。」孫乃勇打趣道。

    「聽說最好笑的一年,十幾位狀元實力接近,進入蓮花池后,無人落水,進入熔岩洞,無人墮入岩漿,進入雲空天,也無人從白雲上跌下來,傳為笑談。」

    「分出國首,實在太難。畢竟在立志、立心和立道不由才華或閱歷決定,別看方虛聖實力超絕、天賦驚人,但若是在爭國首中失敗,一點都不奇怪。」

    方運輕輕點頭,表示認可。

    「一百多年前,就有一位實力平平的狀元在雲空天激發潛力,把其餘人排開,成為國首。可最後只是成為普通的大學士,連大儒都沒當成,被人稱為最弱的國首。」

    「不過,爭國首的常態是到最後還剩四五人,誰也奈何不了誰。最近的一位國首還是衣知世,現在,衣知世已經是第一大儒,獲封文豪。」

    「衣知世殿試那年,加上他,足足出了三位四大才子,可最後衣知世依然拔擢超群,爭為國首。」

    「如果知世先生封聖,那人族力量將更進一步。當年妖皇以一己之力獨戰四大才子,旗鼓相當,乃是人族恥辱。若是知世先生成就半聖,精研聖道,未必弱於妖皇。」孫乃勇道。

    「不好說,妖皇之強,絲毫不下於當今的方虛聖。他以蠻人之身,成就妖聖之下第一妖蠻,從無敗績,已經說明一切。對知世先生來說,封聖的可能性是九成,還有一成的意外。但對妖皇來說,封聖不過是時間的問題,他若非為了進葬聖谷,恐怕已經封聖了。」

    「說起葬聖谷,人族大儒已經開始準備了吧。我昨日剛得到消息,笨大儒得了中品春秋積序文心后,戰詩詞的力量更進一步,已經被眾聖列為主要人選之一。在下不仰慕衣知世,也不仰慕方虛聖,唯獨仰慕松石先生!」

    「不說那些沒影兒的事,時間快到了,我們……」

    曾念海話未說完,一股奇異的力量自天而降,每個人都好似想起平生最悲傷的事,一些人甚至不由自主流下眼淚。

    在這一刻,方運看花花悲,見葉葉哀,望向眾人,人人悲痛欲絕,再望天空與四周。

    天地同悲!

    「這是……」

    看台上的大儒們最先站起來,隨後其餘人都意識到了什麼,紛紛起身。

    方運急忙站起來,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

    沒有人知道誰隕落,也沒有任何警示,但是所有人都本能地望向慶國的方向。

    隨後,天地一震。

    喪鐘長鳴,響徹寰宇。

    武國的軍中。

    一位進士將軍身披閃亮的銀色甲胄,站在兩千人之前,指著北方,舌綻春雷:「那裡,生活著豬狗不如的蠻族,他們奪我們的土地,搶我們的糧食,殺我們的親人!他們很厲害,身體強大,數量很多,有的還會用武器。我們怎麼辦?」

    校場鴉雀無聲。

    「告訴我,怎麼辦?」

    無人回答。

    「那我就告訴你們,殺他娘的!砍它們的手,斷它們的腿,切開它們的脖子,讓他們流血,讓他們沒命,這就是咱們要做的!至於其他,與我們軍人無關!現在我問你們,妖蠻在前,理當如何?」

    「殺他娘的!」兩千人齊聲大吼!

    黑臉將軍猙獰一笑,正要稱讚士兵,卻突然扭頭,望向慶國方向,不知不覺,雙目垂淚。

    千軍慟哭。

    嘉國,鹿縣。

    鹿縣是嘉國著名的紡織大縣,四條河流流過鹿縣,河流兩側的工坊林立,排成整整齊齊的八排。

    在水流的推動下,大部分工坊發出轟隆隆的聲音,但有部分工坊已經停工。

    一部分工人坐在工坊前休息,抽著旱煙,吐著煙圈。

    「寧安縣的東西害人啊。瞧瞧,咱鹿縣是有名的紡織大縣,穿的衣服就算不是鹿縣的,也起碼是湎州的。現在倒好,熱了,寧安縣的薄棉衫開賣;冷了,寧安縣的圍巾出現了,做的那叫一個花枝招展,還挺貴,可大媳婦小姑娘們都喜歡。」

    「不服不行啊,寧安牌的東西賣的就是好。現在咱們鹿縣,怕是有上千家工坊開始為寧安牌的東西代工,那些堅持不代工的,倒閉一大片。」

    「我就納悶了,湎州可是墨家的天下,墨家就眼睜睜看著被人騎在頭上?」

    「這你就不懂了!寧安縣和方虛聖鬼著呢。寧安牌早就不是寧安縣一家的,用方虛聖的話說,叫什麼『技術入股』,給了墨家股子。景國皇室、寧安縣衙、方虛聖、墨家和工殿,都有股子,那些幹活好的,或者管理工坊厲害的,都有單個工坊的股子,還有分紅。」

    「虛聖賺這麼多錢,吃相有點難看吧?」

    「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要是再這麼說,別怪老子翻臉!」

    「王老哥,我……」

    「我什麼我?凡是寧安縣工坊賺的錢,方虛聖一個子都不要!他把所有的錢分成兩份,一份用來幫助寧安縣的人,一份用來擴建方氏藏書館!少拿那群貪官跟方虛聖比。」

    「是啊,方虛聖不一樣。方虛聖沒藏著掖著,寧安縣一直和工殿合作。和以前一樣,只要支付一筆錢,就能用寧安的新工家技術。咱們鹿縣最精明的那些人,早早就花錢買了那些技術,改造工坊,不僅沒虧,反而賺的比以前更多!」

    「說到頭,還是得感謝方虛聖!我正和老伴商量,要不要去景國幫方虛聖,咱們別的不行,打造機關軍械、修理機關車船還是沒問題的。」

    「巧了,墨家今天剛在召集人前往景國,工錢翻倍。對了,聽說墨家出動了半聖機關獸,嘖嘖,雖然竭力掩蓋,但那東西太大,十幾丈長的東西,還是被人看到了。」

    「什麼?半聖機關獸都出動了?那東西抗揍。」

    「墨家人果然比雜家的有種,幫方虛聖是應該的,咱們嘉國要是有難,方虛聖肯定也……咦……」

    聊天的人突然停止說話,望向慶國的方向。

    所有人徐徐站起,低著頭,淚水默默流下。

    萬民哀悼。

    慶國半聖席雲霄,隕落。

    從最北的玉門關,到最南邊南沙州,從最東邊的魯州半島,到最西邊的崑崙山脈,天地處處喪鐘長鳴,琴音悲泣。

    此刻正值午後,本應該一片晴空,但奇異的黑色力量在聖元大陸上空凝聚,遮天蔽日,最後無論是太陽還是文曲星,都被黑色遮掩大半,只殘餘難以覺察的微光。

    天昏地暗。

    黑色之下,突然出現數不清的白色人族虛影,彎腰祭拜。

    有席雲霄的友人親族,有席雲霄治理過的轄區居民,有席雲霄率領過的軍中士兵……凡是受過席雲霄恩惠的亡者,此刻都出現在天空。

    故人送行。

    慶國的方向,一道直徑超過萬丈的巨大橙色才氣光柱如同噴泉一樣,急速升高,最後彷彿洞破天空,頂天立地。

    轟……

    一聲直入魂魄的巨響爆開,落在聖元大陸每個生靈的耳中。

    那碩大的才氣光柱由不斷上升,隨後在天空化為一道碩大的巨型彩虹,橫貫東西。

    才氣化虹。

    咔嚓……

    數息之後,才氣彩虹突然炸裂,化為無數光芒散落在天地間。

    聖元大陸的一切都好像被無形的力量凈化,黑暗消散,太陽與文曲星重現天空,一切如雨後清晨。

    聖隕,才氣反哺天地。

    聖元大陸突然有三個地方發出清脆的響動,隨後三道遠比之前小許多的才氣光柱直衝天空,有人晉陞大儒。

    才氣沖霄。

    倒峰山上,聖院之中,眾聖殿上空,出現一個又一個半透明的身影,這些身影或望向慶國方向,或低頭沉思,或仰天望著文曲星,或閉目養神。

    眾聖蘇醒。

    一個蒼老的半透明身影從虛空中走出,在半空徐徐前行,最後走到眾多半聖虛影面前。

    那些半聖一起拱手,席雲霄還禮。

    「恭迎文友歸位。」

    方運等人雖然在孔聖文界之中,卻能看到聖元大陸發生的種種異象。

    「休戰三天!」

    半聖狼戮的聲音傳遍天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