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稱讚汪國棟后,立志文頁再一次灑落白光,分別落在十二個人頭上。

    之前的白光濃度相差不多,可到了現在,白光的濃度清晰可見,有人的白光僅僅灑落一兩息便枯竭。

    這一次,只有四人凝聚成第五瓣蓮花!

    慶國的顏域空,武國的孫乃勇,十寒古地的曾念海,景國的方運。

    五瓣蓮花剛一凝聚,方運四人身上冒出比之前強烈五倍的勁風,向四面八方席捲。

    擁有四瓣蓮花的依舊可以穩住,三瓣蓮花者就顯得狼狽,而只凝聚出兩瓣蓮花的雲子鄴終於敵不過三瓣蓮花的巨大差距,連人帶荷葉一起翻進蓮花池裡。

    風浪肆虐,哪怕雲子鄴是進士,體魄強健,也不斷撲騰著,掙扎著,蓮花池水不斷灌入他的鼻腔之中,不斷嗆水咳嗽。

    沒有人去救他,所有人都只是輕聲一嘆。

    這就是爭國首殘酷的一面,任何人一旦失敗,必然要承受痛苦,若是沒有分出國首,最後那些人也同樣會在雲空天受到懲罰。

    這是眾聖定下的規矩,讓每個人知道,當你無法超越所有人、無法成為同輩中真正的第一人,那就永遠都可能面臨失敗,永遠不能驕傲。

    一些狀元在爭國首失敗后,會沉寂一陣,百年中除了一兩個人一蹶不振,其餘人都會繼續成長,尤其在面臨危急時刻的表現,遠超同輩。

    等風平浪靜,雲子鄴才浮出水面,臉上浮現慚愧之色,道:「諸位繼續,在下先上岸。」

    孔德論微笑道:「今夜別忘了一起喝酒。」

    雲子鄴點點頭,面色比方才好了一些。

    孔德論這時候說那句話,就是對雲子鄴最大的安慰。

    立志文頁再度傾斜,流光灑落。

    其餘人都略感緊張地盯著四人。

    在尋常年度,一兩個人蓮成五瓣就已經是極限,而今年,竟然有整整四個人凝聚了五瓣。

    有天賦之人,立志未必高遠。

    但立志高遠之人,大都遠超同輩狀元!

    六瓣是個分水嶺,到了六瓣,不僅是立志高遠,而且也遠比所有人堅定,最可怕的是與「立心」息息相關的信心。

    突然,孫乃勇和曾念海的文頁停止,很快,只有方運與顏域空凝聚出六瓣蓮花。

    風浪起。

    風浪中的狀元不僅沒有憤怒,反而露出一抹喜色。

    方運與顏域空本來天賦極高,現在又凝聚出六瓣蓮花,將來成就比預想會更高一些!

    歷史上凝聚六瓣蓮花的狀元,就沒有不成大儒的,最弱也是文宗,甚至成為半聖。

    六瓣蓮花引發的風浪更強,那些凝聚三瓣蓮花的人拚命掙扎,但大都落水,受到和雲子鄴一樣的待遇。

    不過這一次大家的態度都比較平和,因為是多人落水,沒有雲子鄴一人落水那般悲壯。

    風停浪歇後,落水的人向岸邊游去,有幾個人甚至滿不在乎。

    蓮花池中,只剩十三人。

    兩人六瓣,兩人五瓣,八人皆是四瓣,唯有一人是三瓣,那就是鎮獄海的汪國棟!

    他的蓮花雖然不多,但立志堅定,竟然能比得上四瓣!

    看台上的眾多讀書人興緻越發高昂起來,議論紛紛,越發看好這一年的狀元。

    部分鎮獄海的讀書人甚至聯合起來舌綻春雷,為汪國棟助威加油。

    景國人已經懶得嘲笑慶國人和雷家人,不斷稱讚方運,並希望方運創造奇迹,打破文豪衣知世等幾人創造的九瓣蓮花的國首記錄。

    宗家人和雷家人緊張地盯著蓮花池,臉色十分難看,他們已經沒有心情說什麼。

    倒是有幾個年輕人不知輕重地繼續抱怨。

    「方虛聖的確超過常人,但達到衣知世、席雲霄或陳慶之等前輩的蓮成九瓣的可能性很小!」

    「對,就算他在蓮花池達到九蓮,別忘了還有顏域空!而且未必能把其他人都吹下荷葉。」

    「景國人就是沒見過世面,看看他們高興成什麼樣子。」

    附近一些人皺眉看向這兩家人,但都沒有說什麼。

    蓮花池中,孫乃勇無奈道:「咱們中計了!爭國首之前,咱們不應該討論讓不讓著方虛聖,而是應該討論他與顏域空讓著咱們!」

    曾念海無奈笑道:「是啊,萬一最後兩人都凝聚八蓮甚至九蓮,咱們全會落水,只有他們兩個人手拉手邁入熔岩洞!」

    「跟方運與顏域空同時代,真是悲哀啊!天賦驚人就不說了,連立志也如此強,等國首結束后,一定要看看兩人立下何等志向!」

    方運與顏域空頭頂的立志文頁第七次傾斜!

    沒有任何意外,兩人都凝聚成第七瓣蓮花,相視微笑。

    「虧你們二人笑得出來!」

    一個狀元半開玩笑大吼,立刻被風浪掀翻。

    曾念海與孫乃勇兩人都有五瓣蓮花,可以堅持,那八個擁有四瓣蓮花的人很快落水四個,但有四個人堅持在荷葉之上不倒。

    哪怕有三瓣蓮花的差距,這四個人也沒有落水,可見四人的立志之堅與汪國棟相似。

    那僅僅只有三瓣蓮花的汪國棟,雖然無比狼狽,全身都被池水打濕,在風浪中搖搖欲墜,但最後還是沒有落水!

    熱烈的歡呼聲在看台上空響起,幾乎所有人都在稱讚汪國棟。

    狀元們聽不到外界的聲音,但能看到。

    方運望向汪國棟,微笑道:「國棟兄,他們一定在為你而歡呼!」

    汪國棟露出淡淡的笑意,輕輕點頭。

    孫乃勇道:「希望兩位別凝聚出第八瓣蓮花了。汪國棟這等立志彌堅之人,在往年可以輕輕鬆鬆走到雲空天,甚至成為最後的勝者之一,結果,碰到你們兩個人!」

    孫乃勇話音剛落,立志文書再度傾斜。

    眾人瞪大眼睛看著。

    方運與顏域空兩人同時凝聚出八瓣蓮花!

    一丈多高的青色勁風自兩個人身上出現,向四面瘋狂涌動。

    只有三瓣蓮花的汪國棟終於難以抵擋五瓣的差距,無奈落水。

    那四個擁有四瓣蓮花的狀元中,除了孔城狀元孔德論依舊坐在荷葉之上,其餘三人全部落水!

    荷葉之上只餘五人。

    看台上驚呼連連。

    「這讓我想起知世先生那一年!」

    「是啊,當年知世先生蓮成九瓣,另外兩位蓮成七瓣,還有一位蓮成五瓣,只有四個人通過蓮花池。以至於各國人為自己國家落水的狀元鳴不平,若不是衣知世,至少會多五六個狀元進入熔岩洞。」

    「不知方運與顏域空能否凝聚最高的九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