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宗甘雨依舊鎮定,但雷傲霍然起身,怒視雲駱。

    「雲駱老先生,您如此做,未免太過霸道!宗聖還健在,我們雷家為人族立下大功還沒有過三十年,你們竟然敢落井下石!」

    「哪家的大學士出言不遜,辱及宗聖?」雲駱居高臨下,冷漠地望著雷傲。

    雷傲身體輕輕一顫,對方可是最不講道理的禮殿閣老,而自己只是雷家不穩的家主。

    一位是大儒,一位是大學士,看似只是一個文位的差距,但實際的差距比童生和進士還大。

    聖院的閣老更在普通大儒之上。

    而這位雲駱,本身就是雲聖世家之人。

    雷家除了那少數幾位老傢伙,其他年輕一點的大儒見到雲駱都要主動行禮,更何況雷傲這個大學士。

    「在下只求公道!」雷傲色厲內荏道。

    「是你雷家的公道,還是我人族的公道?」巫九質問。

    雷傲無可奈何,自己在禮殿閣老面前根本沒有說話的底氣,只好看向宗甘雨,這位可是曾經一人殺兩頭大妖王的厲害人物。

    所有人也看著宗甘雨。

    片刻之後,宗甘雨輕咳一聲,道:「聽聞方虛聖欲前往血芒古地,我看此事便暫時擱置,等方虛聖從血芒古地回來,再作商議。」

    雷傲輕輕鬆了口氣,心中雖然不甘,但也無計可施,禮殿的這些人太倔強,而宗雷兩家的確用了不名譽的手段,再繼續鬧下去,反而會讓自家人栽進去。

    雷傲瞥了一眼方運,眼中有厭惡,還有一絲譏笑,這種事,只要兩家家主稍作妥協,就可以全身而退,主動權完全不在方運手裡。所謂虛聖,在沒成為大儒之前,不過是另一種傀儡罷了。

    想到「傀儡」,雷傲右拳緊握,能成為家主,哪怕是雷家各大儒妥協的結果,也有自己的努力,只要能坐穩家主之位,不斷培養自己的力量,等自己成為大儒之後,羽翼一旦豐滿,必可掌握雷家大權,帶領雷家走向輝煌。

    雷傲不由得想起自己那位堂兄雷越,任雷家家主數年,對方運的態度一直不明,逐漸被家老們疏遠,在最後竟然為方運求情,希望雷家主動道歉化干戈為玉帛,徹底惹惱家老。

    雷家家老們原本在謀划廢除雷越的家主之位,但後來雷越竟然心灰意冷,把自己流放到荒城古地,說是為雷家保留最後的血脈,又惹惱了一大批人。

    堂堂一家之主去了荒城古地后,雷家稍有地位之人都沒有去看望,可見雷越選擇了何等錯誤的道路。

    雷傲望著方運,又看看禮殿,不動聲色,但心中卻有一個聲音在嘶吼。

    「蠢貨!西海龍聖已經親口說,雷祖必將重臨人間!到那時,我雷家才是萬界第一世家!哪怕是龍族,也只能往後排!」

    雲駱看向方運,問:「宗家主已經同意和解,方虛聖做何打算?」

    方運目光掠過宗甘雨與雷傲,緩緩道:「如果這兩家人在我從血芒古地回來之後控訴,我必然會同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人族之間,理當和氣,區區學海之爭,都是些許小事,不值得大動干戈。但!」

    方運停頓片刻,再一次掃視禮殿所有人,堅定道:「他們在我爭國首和即將進入血芒古地之時控訴,就是在亂我心神,壞我聖道,禍心之巨、用意之毒,與殺我毫無二致!更何況,我此去血芒古地生死不明,家人為我擔心,現在又大張旗鼓控訴,甚至兩位家主親自到來,是可忍孰不可忍!本聖請禮殿嚴查此事,還我翰林方運一個公道,還我人族虛聖一個公道!」

    雷傲目瞪口呆,隨後怒道:「方運,你簡直患了失心瘋!你知道我是誰?雷家家主!你知道這位是誰,宗家家主!你竟敢妄圖與宗雷兩家撕破臉皮,簡直膽大妄為!膽大妄為!」

    「兩位從未有過臉皮,何來撕破之說?」方運臉上滿是詫異之色。

    「放肆!竟敢當眾侮辱兩位家主,禮殿閣老,為何不處罰方運?」

    「你敢指責虛聖膽大妄為,虛聖說你沒有麵皮,倒也合適。」巫九目光透著冰山般的冷意。

    「夠了!」宗甘雨緩緩起身,整座禮殿彷彿震了一震。

    門口的兩個俊俏青年快步跑進來,一左一右扶住宗甘雨,怒視方運。

    方運與六位禮殿閣老一起看著宗甘雨,七個人的目光竟然無比相似,充滿了冷漠。

    宗甘雨慢慢轉向方運,目光不再渾濁,變得比晴空更加清澈,雙目彷彿蘊含奪人心魄的力量,換做任何普通翰林見到他的目光,都會為之折服。

    「方運,念你幼小,老夫一直寬容忍讓,勸誡宗家小輩向你學習作學問,不可因一些閑言碎語仇視天之驕子、人族虛聖。今日老夫前來,表面為控訴你,實則想親自見你。可惜,一見之下,大為失望。堂堂虛聖,被一己私慾蒙蔽,連退讓一步都做不到,如此氣量狹小之輩,枉為虛聖!」

    宗甘雨的聲音斬釘截鐵,擲地有聲,在禮殿中徐徐回蕩,始終不停。

    餘音繞梁,三日不絕。

    「慎言!」雲駱低喝一聲。

    方運眼中的怒色一閃即逝,冷笑道:「我原以為宗聖之子必然是個洞明世事之人,今日一見,原來是個老糊塗。你所謂的親自見見我,無非如奴隸主對路人說,嗟,來食。自覺高貴如煌煌大日,他人如地面螻蟻,認定自己所作一切都是真理,自己所見才是真實,更可憐的是,以為自己退讓了足夠多,以為自己犧牲了足夠多,所有人都應該感恩戴德,奉你們如父母。」

    方運深吸一口氣,繼續道:「實則,你這種老糊塗,利欲熏心!媚上欺下!讓我退讓?可以,你是誠懇認錯,還是彌補我的損失?哦,你覺得親自來,就是莫大的施捨,已經是您這位半聖之子所能達到的極限,我應該跪地高呼一聲謝主隆恩。若是真正認錯,必定傷了您的尊嚴,辱沒了您的祖宗!至於彌補我的損失,呵呵,你自覺能來就是給了天大的面子,我竟然還敢要彌補損失?你是不是要罵我大逆不道?為上不明,為尊不公,為長不正!怪不得宗家盡出豬狗不如的東西!」

    禮殿大廳突然掀起狂風,吹得方運連連後退。

    狂風的中心,宗甘雨全身紫袍鼓盪,白髮翻飛,臉上的老年斑迅速消失,身體慢慢挺直,皮膚逐漸緊縮,除了頭髮,都恢復了四十餘歲的樣子。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