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淺紅的濃雲之下,一朵白雲向西疾馳。

    地面,三頭髮狂的熊妖帥突然齊齊腳踏大地。

    轟!轟!轟!

    前方百丈之內,地面開裂,氣血包裹著亂石如噴泉上涌。

    三輛馬車被地面飛出的石頭砸成碎片,蛟馬嘶鳴,馬車上的人慘叫,四處滾落。

    三頭熊妖帥的速度也因此減慢,呼哧呼哧喘氣。

    方運仔細一看,馬車中除了那位有防護戰詩的進士,其餘幾人全部死亡。

    「畜生!」

    那中年進士睚眥欲裂,大吼一聲后,竟然不退,反而站在原地書寫戰詩,準備死戰。

    方運立刻道:「你馬上使用疾行戰詩逃跑,我能趕到救援!」

    方運說完,就準備使用一朵七彩祥雲讓平步青雲加速,哪知那中年進士慘然一笑,道:「親友戰死,我豈能苟活!更何況,你也未必是他們的對手!我的背包里有此次龍紋米勘探圖,你若能帶回雲城,給長樂街雲家,所得龍紋米你佔一半!」

    說完,中年進士竟然大喝一聲,就見他的唇槍舌劍猛地炸裂,分為數以百計的小劍向四面八方爆開,銀光閃爍,擊傷三頭熊妖帥,並擊殺十餘頭熊妖將。

    但眨眼間,他被熊妖帥殺死。

    方運無奈收起七彩祥雲,因為自己哪怕用了七彩祥雲,還需要百息才能飛過去,根本來不及救下那進士。

    方運放下胸前的擋板,以奮筆疾書迅速書寫藏鋒詩與喚劍詩,增強真龍古劍,同時喚出仿劍。

    那些近百頭熊妖快速前沖,把所有人的頭顱拍爛,然後拿起所有的包裹,轉身就跑。

    那三頭熊妖帥一邊跑一邊沖方運露出鋒利的牙齒,殺意森然,警告方運不要追趕。

    方運以妖語舌綻春雷道:「怪不得你們被虎族視為獸類,熊族果然不配稱妖!」

    所有的熊妖齊齊停下腳步,齊齊回頭望向方運,眼中凶光畢露。

    熊族可以被人族戰勝,但熊族絕不能被虎族侮辱!

    熊族與虎族的世仇綿延數十萬年,但與人族之仇不過數千年。

    為首的熊妖帥直立身體,足有一丈高,兩臂張開,仰天吼道:「翰林?我殺了三個!」

    「我殺了一對!」旁邊的熊妖帥道。

    「我與其他熊妖帥聯手殺過一個!」第三頭熊妖帥道。

    這三頭,都是聖族熊妖帥,確有擊敗翰林的實力。

    方運輕輕扇動龜歌扇,道:「這是血芒古地交戰前的禮節嗎?嗯,我沒細數,謙虛點說,妖帥,我殺了五十多萬吧。」

    一百多頭黑熊相互看了看,黑漆漆的眸子充滿疑惑,隨後放聲大笑。

    一些熊妖將甚至抱著肚子在地上團成一團打滾。

    「吹牛妖皮的人族,那我們今天就先殺了你,再帶回龍紋米的勘探圖。」為首的熊妖帥兩隻前掌握拳,輕輕相撞,周身血紅色的氣血之力如火焰燃燒,形成強大的氣血鎧甲。

    所有熊妖外放氣血之力,全力備戰。

    待方運飛近,所有熊妖嗚嗷一聲,氣勢震天,普通翰林足以被他們的鬥志擊垮信心。

    方運面色如常,接近一里后,口吐真龍古劍。

    所有熊妖看到這一幕,啞然失笑,那為首的熊妖帥譏笑道:「這麼遠就使用唇槍舌劍,真是個新手,看來……不對……呃……」

    真龍古劍在獲得藏鋒詩加持后,突破六鳴之速!

    六倍音速,一息間可飛行四里!哪怕需要時間加速,一里之間,一息可達!

    劍飛於天,其形如龍。

    為首的熊妖帥話未說完,龍形金光閃過,偌大的熊頭飛起,鮮血衝天。

    真龍古劍收不住勢頭,飛出三十丈遠,所過之處,熊妖無論妖位高低,非死即傷。

    真龍古劍以極快的速度迴轉,殺向另外兩頭熊妖帥。

    「你不是翰林,你至少是大學士……」話未說完,第二頭熊妖帥死亡。

    不等第三頭熊妖帥開口,真龍古劍再臨。

    「跑啊……」

    所有熊妖嚇得肝膽俱裂,數十道黑影向四面八方逃竄,但金色的真龍古劍在天空翻飛,片刻后盡數殺光熊妖。

    在方運面前,這些熊妖如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當最後一頭熊妖倒下的時候,方運已經抵達馬車破碎之地,所有人的頭顱都被拍碎,熊妖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血腥的場面讓方運為之皺眉。

    方運書寫戰詩《風雨夢戰》,命令寒鐵騎兵收拾好所有人的屍體,然後把那些包裹取回來,並把三頭熊妖帥的頭顱拎回來,並割掉每個熊妖的左耳。

    在血芒古地,人人可以通過熊妖耳換取軍功,軍功的單位就是「耳」。

    一百個熊妖民或妖兵的耳朵可換一耳軍功,一個熊妖將也能換一耳軍功,而一頭熊妖帥可換十耳軍功。

    熊妖侯值一百耳軍功,熊妖王值兩千耳軍功,熊族大妖王則值三萬耳軍功。

    兩耳軍功可以換一粒龍紋米。

    龍紋米極重,吃一粒可飽,十粒一兩。

    這些熊妖,可以換五十四耳軍功,即二十七粒龍紋米。

    方運腳踏平步青雲,看了一眼下方的戰場,面無表情,繼續向聚雲城飛去。

    站在平步青雲之上,方運從飲江貝的包裹里拿出一張紙,上面用簡易的地圖標註了一處龍紋米的產地,遠離聚雲城,反而離熊妖族的領地較近。

    看著這張地圖,方運大概可以猜到,這雲捷等人九死一生髮現那片龍紋米,被熊妖盯上,部分戰友戰死,但為了把地圖帶給家族,拚命趕路。最後見其餘人被熊妖帥殺死,他終於承受不住,與熊妖同歸於盡。

    車裡的屍體共有十二具,其中七具是早就被殺,只有五人剛剛被殺。

    「我在血芒古地缺少一個身份,不如就以雲捷的好友身份進入聚雲城,否則不知道會遇到多少人的白眼。」

    方運立刻在包裹中尋找,發現這些人有進士服和舉人服,但唯獨沒有翰林服,最後只得決定假扮進士,更何況以他現在的年齡,更適合當進士。

    方運降下平步青雲,進入森林中,換上一件白色的進士長袍。

    血芒古地的進士服的袖口有一條紅線,區別於其他古地的讀書人。

    方運憑藉文星龍爵的力量凝聚出一面水鏡,照了照,想起有人在雲鎮看到自己,於是拿出硯龜,用毛筆沾了墨女的墨汁,憑藉畫道二境和墨女的力量,為自己稍稍易容,顯得更加老成。同時讓一團才氣凝聚在自己喉嚨里,改變發聲。

    「在血芒古地,我便叫雲方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