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不僅點出了含湖貝的出處,又點出有位大學士在等自己。

    這種話直接說沒有任何依據,但配合真龍古劍造成的可怕傷口,有著極強的說服力。

    雲菏道:「可否把我兒及其……及其他人的屍體拿出來?」

    方運點點頭,從含湖貝中拿出十二具屍體,每一具都是無頭死屍。

    「一定是熊妖做的,這些畜生最喜拍碎人族的頭!」雲琥看到可怖的屍體,終於動了怒。

    雲菏走到雲捷的屍體邊,扶起兒子的屍體,哽咽著說不出話來,老淚縱橫,瞬間又老了十歲。

    方運站起來,看著雲菏。

    過了一會兒,雲琥突然道:「雲方賢侄,你能認出這些人嗎?我認不全。」

    方運有這些人的包袱,這些人身上都有隨身攜帶的書籍、印章等,都可以判斷出身份,早在路上就已經推斷出來,於是一一指出。

    等方運說完,雲琥點點頭,不再說話。

    雲菏抱起雲捷的屍身,長嘆一聲,道:「三弟,不必懷疑了。這些屍身的傷口與三頭熊妖帥身上的傷口應該都是在六個時辰內出現的,雲方不僅一一點出這些人的名字,最主要的是,他明明可以獨吞完整的龍紋米田卻主動送來,說明我兒沒看錯,就是看重了他的仁義才拉他入隊。」

    雲琥立刻低頭道:「小弟也覺得雲方此人忠厚老實,今後絕無疑心。」

    雲菏咬牙切齒道:「厚葬雲捷后,雲家全部出發,挖光那片龍紋米田,路上遇到的所有熊妖,盡數殺光剁爛,祭奠我兒的在天之靈!等得到龍紋米田后,一部分血玉用來雇傭城主軍,至少要屠滅一個數量超過五千的妖熊部落,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是,大哥!」雲琥說完,低著頭,垂著眼帘,不知在想什麼。

    雲菏又對方運道:「世侄,到時候你也隨我們一同前去,無論是龍紋米還是血玉,你都佔一半,這是你應得的!血芒聖地雖然對外人不講規矩,但你也是雲家人,是你的,別人不能亂伸手!」

    「多謝伯父。」

    雲菏道:「我這就安排人讓你住下,嗯,就住在原本雲捷的房間吧,他在天之靈若是知曉,定然喜歡這個決定。」

    「那好。」方運心中暗嘆,血芒古地雖然仇視聖元大陸的人,甚至不同城市之間的人也並不友善,可同族之內有很大的凝聚力,同族不得自相殘殺是鐵律。

    隨後,方運收起文膽之力,在一個丫鬟的帶領下,進入雲捷的院子住下。

    血芒古地戰亂頻繁,喪事從簡,方運很快得到消息,後天便下葬雲捷。

    方運在雲家老老實實待了一天,第二天便開始在城裡亂逛,了解城中的一切,然後把部分熊耳換成軍功,並用軍功換取了二十粒龍紋米。

    血芒古地吃龍紋米的方法多種多樣,只為最大限度吸收龍紋米的力量。

    方運則用了最普通的方法,煮。

    回到雲家,方運讓下人送來火爐和飯鍋,然後拿出一粒龍紋米,放在手中觀看。

    龍紋米一寸長,並不輕。

    龍紋米的本體呈剔透的玉色,如同一件藝術品。而在龍紋米的表面,有一道道淡金色的紋路。

    方運把龍紋米放在鼻尖嗅了嗅,沒有任何味道。

    隨後,方運按照龍紋米的普通做法,放入冷水之中,開始煮。

    方運不斷添加木柴,足足煮了兩個時辰后才掀開鍋蓋,一股奇特的香氣從鍋中湧出,瞬間遍布整座小院,沁人心脾,彷彿能洗濯人的魂魄。

    方運望向鍋中,一大鍋水最後熬成一碗,龍紋米完全化入湯中,而這碗湯乍一看和米湯毫無區別。

    但是,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這碗米湯冒出來的熱氣,竟然凝聚成一條一尺長的小龍。

    下面的熱氣不斷凝聚小龍,而小龍上面的熱氣則不斷散發。

    方運把龍紋米倒入碗中,然後輕輕嘗了一小口。

    米湯微甜,彷彿形成一層薄薄的膜掛在口中,口感極為奇特。

    方運咽下米湯,立刻覺得一股熱流直達胃中,眨眼間,胃中的熱流向全身,四肢百骸無一不舒服。

    「呼……」方運發出輕輕的讚歎聲,臉上滿是愉悅之色。

    方運正要喝第二口,那熱流竟然進入文宮!

    接下來,不只是身體上的舒爽,連精神上也有一種欲死欲仙的感覺。

    等那種奇特的感覺消失,方運暗暗提醒自己,萬萬不可沉迷在奇特的愉悅中,否則就等於吸.毒。

    隨後,方運一口一口喝掉龍紋米湯。

    喝完之後,方運只覺全身精力充沛,甚至想找個方式瀉火。

    方運前思後想,最終放棄桃色的念頭,認真讀書,擺脫雜念。

    哪怕在血芒古地,方運也和以前一樣,一天只睡一個時辰。

    抵達血芒古地的第三天,方運起了個大早,一睜眼神色就無比緊張,然後快速坐起仔細感應身體和思維的變化。

    「怪了。都說外界人進入血芒古地第三天後,神智會不清醒,偶爾會糊塗,嚴重者甚至會性情大變。可為何我沒有一點想要變化的感覺?」

    方運百思不得其解,隨後進入文宮,更加詫異。

    因為據說血芒古地蘊含祖帝隕落形成的詛咒力量,又跟斬龍刀有關,進入超過兩天後,連文宮內都會多出淡淡的血霧,削弱一切力量,甚至包括壽命。

    文宮內都是文曲星光,什麼血霧也沒有。

    在血芒古地,血霧無處不在,哪怕大學士文宮都無法驅離,只能憑藉龍紋米稀釋。

    方運懷疑是文曲星殘片幫自己驅除血霧,可發現血霧根本就沒有要進入文宮的趨勢,對自己視而不見。

    「怪哉!」

    方運越發疑惑,別說外界進來的人,哪怕是在血芒古地傳承幾百年的人,對血芒古地已經有了一定的抵抗力,那些血霧必然也侵入文宮。

    可現在,外面的血霧死活不進來。

    「我應該是第一個想把血霧引進文宮的讀書人吧。」

    方運突然感到無奈,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太奇怪了,思來想去,只能把原因歸結於昨天吃的龍紋米。

    「我在這裡待三十天即可,每天都吃一粒,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不可控的變化。」

    方運沒有再多想,快速起床,準備參加今天的雲捷出殯。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