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沒有吃飯,就前往靈堂。

    雲家的人正在忙碌,而雲家的親友也都在忙,方運換了一套喪服。

    人族的喪禮一直在變化,周禮的許多內容都在變遷,方運身為賓客,也不多話,默默站在一旁,觀看喪禮的細節,體驗血芒古地與聖元大陸不同的「禮」。

    方運發現,血芒古地的喪禮很簡單,從前天家主讓他睡雲捷房間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因為按照周禮,理當把雲捷的屍體放在他的卧室,而雲捷的屍體實際上被放在正堂之上。

    由於雲捷是進士,在周朝屬於「士」,按照周禮,喪禮極為複雜,招魂、祭品、弔唁、收衣衾、建銘、立旗、掘坎、列衣、三器、洗屍、再列衣、穿衣、入坎等等等等,這只是第一天,之後整個喪禮要持續三天。

    在聖元大陸,只有國君或大儒乃至半聖的葬禮才會持續數天,其他的葬禮從簡,像墨家崇尚「節葬」,有的人根本不辦葬禮。

    雲家第一天進行了招魂和祭品,但這裡的人都不給死者送衣衾,只是洗乾淨屍體然後穿上新衣服,擺放在正堂,同時命人去做墓碑。

    在第一天,雲家發送請帖,說在兩日後舉辦喪禮,下葬雲捷,只有與雲家關係極好的人前來。

    第二日,則進行最後的準備,今天是第三天,正式舉辦喪禮。

    長樂街雲家乃是聚雲城有名的家族,時間一到,整條長樂街都被馬車堵住,連城主都派了自己的長子前來,整個過程很順利。

    過了一個時辰后,雲家幾乎都被來賓擠滿。

    靈堂之上,雲家主家共四房的人跪於左側,方運則與雲家其他親屬或雲捷的好友站在右側,並未下跪,但有來賓弔唁會行禮。

    方運對雲捷沒有太深的感情,但也算是共同殺妖蠻的戰友,自己又得了那麼多的龍紋米,以好友之身參與葬禮是讀書人應該保證的基本禮節。

    方運並不覺得虧欠雲家,自己編造身份,不是為了獲取不應該的利益,而是為了自保,沒有傷害到誰,這便是不作惡。

    孔聖坦然違背被迫簽訂的盟約,說這種盟約神靈是不會聽,讀書人在死亡的危險下偽裝自己,不去害人,並不違反讀書人的基本準則。

    若是連這種道理都不懂,不配當讀書人。

    滿堂縞素,一屋哭聲,哀樂陣陣,整個雲家愁雲慘淡。

    臨近中午,外面突然有人帶著哭腔大喊:「怎麼回事?前些天還見到大哥,大哥怎麼說走就走了……」

    方運一愣,這聲音太熟悉了,在雲鎮說自己壞話最多的就是這個聲音的主人,進士雲奧,雲捷的堂弟。

    隨後,就見雲奧帶著其餘好友衝進屋裡,快步走到雲捷靈前,跪地磕頭。

    其他人額頭並不觸地,但云奧砰砰砰連磕三個響頭,震得房樑上的灰塵簌簌下落,讓靈堂的哭聲為之一停。

    方運仔細看去,五個人都沒來得急穿喪服,風塵僕僕,看來是在外面得到消息后急忙趕回來。

    雲奧抬起頭后,額頭上出現清晰的淤血。

    就見雲奧哭著跪行到家主雲菏面前,先是重重磕了三個同樣結實的響頭,哭著道:「侄子罪該萬死,竟然沒能及時回來見到大哥的最後一面,請大伯父責罰!」

    雲菏眼圈通紅,起身扶雲奧道:「回來就好,我知道你們在外地。」

    雲奧哭著道:「小時候我與大哥聊天,曾經聊到自己死後如何,大哥說,若是我這個當弟弟的戰死,那他便認我爹當父親,為我爹養老送終。當時,我也對他說,若是他戰死沙場,我必奉大伯為父!從今日起,您也是我的父親!」

    雲菏終於忍不住,老淚縱橫,抱著雲奧放聲大哭。

    看到這一幕,許多人輕輕抹淚。

    若不是知道雲奧是什麼人,方運肯定也會眼眶發紅。可惜,雲奧在酒樓的話歷歷在目,哪怕雲奧今天的話的確有真情,方運也無法相信。

    弔唁完畢,眾人在雲家吃飽,然後一起下葬雲捷。

    之後那些賓客離開,只有少數人與雲家人一起回到雲家正堂。

    正堂之中,只有進士、舉人和少數輩分較高的人坐著。

    其餘人都站在正堂中,至於沒有文位的人都遠離正堂,甚至沒有旁聽的資格。

    「關上門。」

    雲菏坐在上座,面色沉靜,眼部微微腫起,更顯蒼老。

    靠門的兩個年輕童生急忙關上門。

    方運掃了一眼,這裡的人除了自己,都是真正的長樂街雲家人,除了四房的主家,其餘都是旁支。

    家主雲菏是進士,老三雲琥的兒子云奧是進士。

    除此之外,還有五個舉人、十二個秀才和二十一個童生。

    這個家族放在聖元大陸,足以成為一府名門,而且是地位極高的那種名門。

    血芒古地的文位不值錢,這是聖元大陸一位大儒說的。

    血芒古地非常古怪,這裡的讀書人只需要獲得極少的聖廟才氣就能晉陞,但實際注入他們文宮的,不只有聖廟才氣,還有血芒古地的力量。兩種力量加一起,從讓他們變得容易晉陞文位。

    但是,這裡的讀書人不被聖院認可。聖院本身就是人族最大的聖廟,不是眾聖不認可,而是聖院和聖元大陸所有聖廟所組成的力量,不認可血芒古地的讀書人。

    至於原因,無人知曉。

    而且,血芒古地的讀書人若是離開,實力會暴降一半甚至一個文位!

    血芒古地的人仇視外面的讀書人,骨子裡源於對力量降低的恐懼。

    家主雲菏的聲音響起。

    「諸位已經知道,我兒雲捷被妖熊殺死。身為雲家之主,身為他的父親,這個仇,不能不報!所以,明日準備,後天,雲家將出征妖族,不殺滿兩千妖熊,絕不回到長樂街!」

    眾人愕然,這個消息太過突兀,萬一出征失利,極可能葬送整個家族。

    雲奧立刻大聲高呼:「侄兒誓死追隨大伯,為堂兄報仇,殺光熊妖!」

    雲琥面色帶著些許陰沉,盯著眾人道:「雲捷乃是我雲家人的希望,被熊妖殺死,若不報仇,我雲家有何顏面在聚雲城立足?雲捷墓前,當有千耳陳列!」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