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在薇信里更新了讀者問答一,以後會陸續回答一些讀者的問題。老火的薇信號:laohuo13141,就是「老火」二字的拼音加上數字13141.

    .

    到了中午,方運見到雲菏,得知這次富源雲家與聶家各出一個進士、兩個舉人、五個秀才和一支百人私兵。

    雲家的進士是雲旦,方運曾在酒樓上見過,聶家的進士是聶丞,兩人與雲奧交好。

    這是雲家的家事,方運也不多說,只等明天出發前往斧山。

    只要得到一半的龍紋米和血玉,一切都好說。

    十一月十四的清晨,方運起了個大早,洗漱完畢后前往正堂。

    方運一身白色進士服,腳穿黑色的布鞋,跨過一道門,抬頭看了一眼天色。

    血芒古地的時間按照聖元大陸計算,因為血芒古地本身沒有白天與黑夜,天地間都被血色的雲朵與淡淡的血霧籠罩,永遠不明亮但也不太黑。

    在離正堂很遠的時候,方運就聽到紛亂而低沉的交談聲。

    轉彎一看,就見幾十個讀書人站在正堂前的庭院中,進士、舉人、秀才和童生皆有。

    見到方運進來,許多低文位的讀書人急忙拱手。

    「雲方堂弟晨安!」

    「雲兄晨安!」

    「進士大人晨安!」

    方運只是一拱手,便不再多禮,向正堂走去。

    正堂內空空如也,相互見禮后,方運便和其他幾個進士一樣站在門口。

    方運平時很少參加社交活動,大部分時間都用來讀書。現在一個人站在眾人之中,環視四周,卻沒有一個熟悉之人,頓時有種孤獨感。

    「不知道玉環在聖元大陸如何了,不知道敖煌晉陞龍王是否順利,不知道劍眉公的大儒歷練如何,顏域空他們大概在聖院學習吧……」

    方運想著想著,突然愣住了,隨後輕輕搖頭,以前自己不可能如此兒女情長,現在才明白有些詩的真正感受,只有在外地的人才能明白那種深入骨髓的孤獨。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現在哪怕不是佳節都感到孤獨,若是到了節日,必然更加難熬。

    方運突然愣了一下,想起一件事,如果不出意外自己將在血芒古地過年。

    現在離春節只有一個半月。

    「唉……」方運忍不住輕聲嘆息,這才發現,自己最近似乎有些凄慘。

    「雲方堂兄。」

    方運循聲望去,就見一個年輕舉人面帶微笑走過來,臉上有些許尷尬和擔憂,兩手似乎不知道放在哪裡。

    方運記得這個人,二房的雲傑英。

    雲家上任家主有四個兒子,所以分了四房,老大和老三都很有出息,一個進士一個舉人,所以大房和三房很強勢。可老二和老四都只是童生,在家裡幾乎是透明人,而且年紀已大,活動不便,最近西征獵妖都不會出面。

    二房中只有雲傑英出面,帶了自己的十個私兵。

    在血芒古地,只要到了秀才都會招募私兵,身為秀才卻沒有私兵,不會被人重視。

    方運微笑道:「是傑英啊。」

    雲傑英見方運的稱呼很親近,又高興又激動,道:「堂兄,您吃過飯了嗎?」

    「還沒有,在出發前和大家一起吃吧。」方運道。

    「堂兄您真隨和,對了,聽說您的甲牛車是家主親自準備的,您要是不介意,可以和我們二房的車一起同行。嘿嘿,您文位高,又經歷過實戰,在您身邊安全。」雲傑英有些不好意思。

    方運仔細看了看這個略顯羞澀的青年,面色比尋常人紅潤,一雙眼睛清澈透明,嘴唇略厚,臉上有少許雀斑,看著十分老實。

    方運對雲家四房也有所了解,二房與大房的關係尚可,與三房並不和睦。這雲傑英與雲捷的關係很不錯,但與雲奧卻有些小矛盾,雲傑英與其說是邀請自己,不如說是尋求保護。

    雲傑英看方運沒有立刻回答,急忙道:「堂兄您從外地來,許多事都不方便,我這裡有十個私兵,都是自己人,用著順手。家主伯父雖然分撥給您的五十私兵,但都是士兵,戰鬥的時候有用,別的時候不順手,您說是不?」

    方運聽說這雲傑英挺木訥,今天突然變得能說會道,很可能是他父母出的主意。

    方運目光變得柔和,問:「聽說你與雲捷關係不錯。」

    聽到雲捷,雲傑英神色立刻變化,眼中浮現一絲霧氣又迅速消失,重重點了點頭,道:「大哥待我極好,所以家父原本不想讓我去,可我主動要求一定要去,為大哥報仇!」

    「你這麼小,可能沒參加過獵妖吧?」

    「我……說來慚愧,當秀才的時候與練習場的妖兵戰鬥過,也經歷過戰鬥但沒親自上場。我爹娘一直怕我有個閃失,說等我成舉人再允許我獵妖,我去年才成舉人,所以現在還沒參加過獵妖。」雲傑英老老實實回答。

    「嗯,也好,我最近才來前線城市,雖然與雲捷結伴同行,實則連走過的路都記不太清,有你在,我方便得多。」方運故意這麼說。

    血芒古地的讀書人成進士的天賜也是唇槍舌劍,但其他方面弱一些,過目不忘至少要大學士才能擁有。

    「那好!謝謝堂兄!」雲傑英愉快地笑起來。

    「那你站在我身後吧。」方運道。

    「是!」雲傑英無比認真走到方運身後。

    過了一會兒,雲家家主雲菏出現,他身邊多了一位老進士,方運認得這位,是雲菏多年的友人,叫康行知,此人脾氣火爆,與雲菏一樣都是值得尊敬的老人。

    由於一切都準備就緒,雲菏也沒有嘮叨什麼,講了幾句話后,便請眾人吃飯。

    雲菏特意把所有進士叫到他身邊。

    雲菏、康行知、雲奧、方運、雲旦和聶丞共六人坐在一起,構成了此次獵妖隊的最上層力量。

    吃過飯,眾人離開雲家,抵達聚雲城的西門。

    西門外,站立著整整兩千身披甲胄的士兵,其中一半是讀書人的私兵,另一半則是長樂雲家的家兵,也相當於家主雲菏的私兵。

    在西門口,還有一位翰林和幾十名讀書人。

    血芒古地有自己的規矩,獵妖隊西征,城內文位較高的讀書人會書寫一首壯行詩,用來增強所有人的力量,鼓舞士氣。

    那翰林寫完壯行詩《常武》后,每個人的身形都增大,力量、耐力和身體各方面都有明顯的長進。

    之後,所有讀書人或上甲牛車或騎乘蛟馬,普通士兵步行,離開聚雲城,向斧山前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