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在兩界山與妖蠻大戰,突然遇到少見的黃鼠狼妖王,那黃鼠狼妖王使用恐怖的妖術,剎那間濃煙滾滾,惡臭瞬間遍布方圓十里,許多讀書人還沒來得及使用文膽之力,便被臭暈過去。

    方運猛地睜眼,這才發現自己在做夢,但隨後皺起眉頭,鼻子嗅了嗅,一股淡淡的臭味出現在帳篷中。

    方運起身一看,房間沒有任何變化,於是向大門口走去。

    掀開帳篷的門帘,方運看到雲傑英的手下正在門口清掃,連土一起鏟走,雲傑英正低聲催促:「快點,別等堂哥醒了。」

    方運面色一沉,看向那些人正在打掃的地方,赫然是令人作嘔的排泄物。

    雲傑英餘光看到方運,面露驚色,隨後苦著臉道:「堂兄,您還是看見了。」

    方運壓下心頭火,面色極冷,緩緩道:「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在家門口潑糞。」

    雲傑英輕咳一聲,道:「這件事還沒有查清楚,或許是有人早起不小心灑的,我正在調查。」

    「嗯,我也希望是不小心。」方運說完向外走去。

    「您去哪裡?」

    「雲菏伯父昨日找我,說早上陪他說說話。」方運頭也不回往前走。

    等方運走遠,雲傑英面色一變,壓低聲音怒道:「三房的人也太過分了!雲方無論如何,也是咱雲姓人,一起在聚雲城,何至於潑糞侮辱?得虧雲方堂哥涵養好,換成我,早就破口大罵!」

    清理地面的親兵一起苦笑,一個圓臉親兵嘆氣道:「雲方大人何止涵養好,我這個不相干的人看到都差點氣炸了肺。哪有這麼對一個進士的?」

    「關鍵是,也沒聽說他與三房的人有什麼仇啊。」

    「他與雲捷少爺交好,那就是大仇!」

    「唉,少爺,您一定要爭氣考上進士。雲捷少爺在的時候,我們不擔心,畢竟雲捷少爺人不錯,可換成雲奧……」

    雲傑英急忙眨了一下眼,制止親兵繼續說下去。

    「無論怎樣,都太過分了,太過分了……」雲傑英望著方運背影,低聲呢喃。

    方運剛走近家主大帳,雲琥從中走出來,看到方運后一愣,微笑道:「雲方世侄,遇到什麼事了?」

    方運微微一笑,道:「三伯父晨安。有人在我門口不小心灑了一些穢物,我正好找不到人,伯父您幫我找找,我們之間或許有什麼誤會,我想問清楚原因。」

    雲琥愣在原地,方運走進家主大帳。

    雲琥想了想,嘴角浮現一抹冷笑,漫步離開,然後把兒子云奧和其他關係不錯之人召集到自己帳篷。

    十四五個人站立在雲琥前方,目光充滿疑問。

    雲琥微笑道:「今天早上發生了一件趣事,有人把屎尿灑在雲方門前了,誰做的?都告到我面前了。」

    過半的人一愣,雲奧面色不悅,道:「他告狀,什麼意思?就算有人潑糞,也是對他不滿,讓他老實點,竟然告到您面前,這是在逼您交人?當真放肆!區區進士,一個不知道從大後方什麼地方鑽出來的新秀,把我們雲家當什麼地方了!」

    一個秀才立刻道:「這本是小事,跑您面前告狀是什麼意思?這種氣度,也配當進士?」

    「是啊,此人心胸狹窄,這糞一點沒潑錯。」

    「潑個糞怎麼了?小地方來的新進士就是事多。」

    大多數人指責方運心胸狹窄,但還有幾人沉默不語。

    眾人你一眼我一語說著,過了好一會兒,一直微笑的雲琥道:「好了,無論發生了什麼,你們都是自家人,不用你們出面,我會與雲方聊。」

    「伯父您這才是有氣度!」

    「是啊,那雲方要是有伯父您一半的胸懷,我也不至於看不慣他。」

    「身為一個進士,竟然追究這種糞土般的小事,也不怕遭到唾棄!」

    「沒事了,你們出去吧,小奧留下來。」雲琥道。

    其他人走出雲琥的帳篷,幾個年輕人聚在一起,低聲聊天。

    「怪不得雲奧說此人不堪,說他吹噓自己與雲捷多好,還吹噓殺了多少熊妖,對了,他還說自己比雲捷厲害!」

    「放屁!雲捷也是他能比的?」

    「一個窮鄉僻壤來的進士算什麼東西?也配找雲琥伯父告狀?」

    「這小子,以為自己是進士就了不起,真瞧不上他這個樣子。」

    「他不是討厭潑糞么,那我們就……」

    早飯之後,山谷所有人列隊。

    兩千餘私兵站在山谷空曠的中心,站在私兵前面的是童生,這些童生身體遠比普通私兵強壯,他們幾乎人手一把弓箭或勁弩。

    童生的對面,則站著所有的秀才、舉人和進士,這些讀書人面朝私兵與童生,在家主雲菏的兩側站立。

    雲菏掃視眾人,舌綻春雷道:「先祖自進入血芒聖地,披荊斬棘,篳路藍縷,殫精竭慮,用血與肉鑄就人族輝煌,與熊妖共分聖地。但,熊妖狼子野心,殺我人族,我等能在家枯坐承受侮辱嗎?」

    「不能!」千軍齊吼,憤怒的聲音在山谷中回蕩。

    「熊妖欲奴役人族,我等願成熊妖之奴嗎?」

    「不願!」兩千士兵再次大吼。

    「那麼,今日我們就以妖族之血,祭奠死去的親人!殺!」

    「殺!」

    千人怒吼,氣壯山河。

    方運看到這一幕,心中熱血涌動,無論是聖元大陸還是血芒古地,人族都有其相同的地方。

    為生存而爆發強大力量!

    檢閱之後,雲菏親自指揮,讓雲旦與聶丞帶著一部分士兵看守山谷,其他人則隨他外出。

    日上三竿,一支一千兩百人的隊伍離開山谷,向西面進發。

    除了進士和舉人騎著蛟馬,其餘人都步行,而且每個人除了背著兵器,還背著十天的口糧。

    方運騎在蛟馬之上,越發覺得背十天口糧奇怪,因為若去探查尖石部落,帶四天口糧已經足夠。

    方運仔細回憶雲菏這兩天的安排,驀然發現,雲菏沒想過在一開始就攻打熊妖部落,這一千兩百人,必然是直接前往龍紋米田,到了那裡后,收穫龍紋米和血玉,再讓眾人偽裝成乾糧帶回來。

    「雲菏如此謹慎,此番前往龍紋米田應該會很順利。」

    方運看了看前方,血雲依舊,紅霧不減。

    一個時辰后,方運目光一變,因為前方百丈之外,有一道山坡,而這道山坡出現在地圖上,是通往龍紋米田的山路起始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