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聶缺帶領的龐大隊伍面前,所有人已經忘記了方運。

    一個年輕進士的想法,在這個時候無足輕重。

    「聶缺,你真要如此?」雲菏雙拳緊握,咬牙切齒盯著同樣蒼老的聶缺。

    「雲菏啊,你果然還是像以前那般幼稚。都到了這種時候,還有什麼可說的?血芒古地是什麼地方你會不清楚?你們長樂雲家還是翰林家族的時候,對我們富源雲家聶家做了什麼,你會不清楚?收割稻穗吧,分成四份,我們兩家拿一份。收穫完稻穗,然後再挖聖血玉!」

    「聶缺,此事老夫記得了!」雲菏怒道。

    但是,其他人卻不在乎雲菏,雲奧大手一揮,道:「收割龍紋米稻穗,誰也別想藏私,誰膽敢藏一粒米,抄家滅門!等收割完稻穗,掘地三尺,挖走所有聖血玉!」

    雲奧手下的一百餘人立刻快步跑向那裡,開始收稻挖玉。

    雲菏扭頭看向方運,帶著沉重的歉意道:「雲方,伯父沒想到雲琥父子如此下作。胳膊扭不過大腿,此事暫且不爭,等回到聚雲城,我再想辦法。如果實在拿不回你應得的,我把為雲捷報仇所需的龍紋米和聖血玉分你一半。」

    雲菏說話的聲音越來越輕,臉上滿是愧疚之色。

    方運道:「他們幫我收割龍紋米,幫我挖聖血玉,是好事,伯父您不必著急。是我的,誰也奪不走!」

    雲菏面色微變,壓低聲音道:「你想要做什麼?你出身大後方,如果沒有驕人的戰績,永遠會被前線城市的人看低。你也只是進士,在這種時候千萬不要衝動,這些都是身外之物,連我都拿他們毫無辦法,你更難以做什麼。」

    方運微笑道:「您放心,我絕對不會做衝動的事,我只會感謝他們幫我,畢竟我一個人收割挖玉的話,比較麻煩。」

    雲菏詫異地看著方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雲方,你患了失心瘋?我知道,你有一個所謂的大學士借給你的含湖貝,但堂堂大學士絕不可能為了你一個人得罪聚雲城的三家進士家族。更何況,這片龍紋米田,已經在聚雲城報備,乃是我雲家之物!無論是比拳頭還是講道理,都是我們雲家說的算!若前幾日你交出地圖,我或許會賞你一點龍紋米,但現在,一粒都別想要!」雲奧輕蔑地看著方運。

    方運淡然道:「雲奧,看在雲捷與雲伯父的面子上,我給你指一條活路。」

    「哈哈!好!說說聽聽,我倒想知道你給出的是什麼活路,我也想知道什麼是死路!」雲奧大笑不已。

    「乖乖撕掉文書,到雲菏伯父面前磕三個響頭,然後承認錯誤,你可以活著走出斧山。」方運道。

    「哈哈哈哈……」

    雲奧仰天大笑,差點連眼淚都笑出來,一邊笑一邊道:「你……你真是我見過最會逗人發笑的人,你看看,這麼多人都被你逗笑了。來,再說幾個笑話,長這麼大,我還是第一次笑得如此開心。」

    雲奧附近的讀書人也跟著笑起來。

    聶缺騎馬停在雲奧身邊,笑道:「雲奧世侄,這個叫雲方的還真是有趣。這種毛頭小子,自以為他所看到的就是真實的世間,可永遠不知道,他會不斷被這個世間教化,不斷被改變!不過,這人本質不錯,如果他不作不鬧,留他一條命。當然,文膽和文宮別想要了!」

    聶缺開始的話如陽光和煦,但說到最後,卻又好似嚴冬的寒風,讓人瑟瑟發抖。

    雲奧微笑道:「那我就聽聶伯父的,碎他文膽,毀他文宮!雲方,過來認罪吧,若你態度誠懇,我給你留一條命!」

    雲菏怒道:「你們兩人不要太過分!誰敢碎雲方文膽,就等於逼老夫動手!」

    雲奧和聶缺等人臉上的笑容消失。

    「大伯父,您何必呢?為了一個外人,值得與自家人翻臉嗎?您看看我身邊這些人,他們都是雲家人,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向您動手,難道您會為了方運殺他們?」

    「龍紋米和聖血玉,你們搶就搶了,但要殺他,老夫絕不答應!行知,此事現在已經與你無關,你先離開吧。」雲菏道。

    康行知老進士呵呵一笑,道:「一個雲方的確不值得我廝殺,但老雲你值得!只要你動手,我也動手!我康家雖然不如你長樂雲家,但比雲奧這些畜生有種!康家的兒郎,過來!」

    「諾!」

    康行知帶來的人快步包圍他,隨時準備作戰。

    「好!不愧是我雲菏的老友,我眼瞎認錯了三弟和侄子,但沒認錯朋友!長樂雲家,願意為老夫而戰的,一起過來!」雲菏大喝道。

    兩百多人想都沒想,直接跑向雲菏。

    雲奧臉上閃過一抹陰影,舉起族老的文書,舌綻春雷道:「有族老文書為證,此刻幫雲菏和雲方,就是背叛家族!待到我成為族長那一天,凡是站在對面之人,以叛族之罪盡數誅殺!」

    原本跑向雲菏的人,竟然有許多人減緩腳步,最後有五十幾人羞愧地後退。剩下的人也有些猶豫,但最後依舊站在雲菏身邊。

    其餘人茫然地看著眼前的場面,不知所措。

    一方是現任家主,一方是下一任家主,不去,能保命,可去了,有可能死。

    「好!好!好!雲奧,你終於暴露出狼子野心!恐怕在得知雲捷死訊的時候,你就把自己當成未來家主!當年有人勸我阻你科舉,我果斷拒絕,沒想到,我這是養虎為患!你們若敢動手對付雲方,老夫拼了這條命,也要先殺你!」雲菏一步邁出,正氣凜然。

    「咴咴……」雲奧的蛟馬竟然被嚇得噗通一聲四蹄發軟,倒在地上,雲奧狼狽地跳下馬。

    「伯父,沒想到您竟然被一個外人蒙蔽了理智,鬼迷心竅,連叔侄之情都不顧!您若如此,等於逼我大義滅親!」雲奧滿面陰狠。

    「你……」雲菏氣得身體一晃,親兵嚇得急忙上前扶著他,連方運都急忙靠近。

    「放肆!怎麼對你伯父說話?」雲琥瞪了一眼兒子,然後陪著笑臉面向雲菏,「大哥,雲奧年紀小,因為厭惡雲方所以說了過激的話,您千萬別介意。您既然不想雲方文位盡毀,那我們就放過他,自家人不能為外人傷了和氣。」

    雲琥說完,分別給雲奧和聶缺使了一個顏色。

    兩人心領神會,雲琥的意圖很明顯,等事情結束,暗中殺死雲方!

    「可惜,你們還是選擇了死路。」方運緩緩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