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菏老弟,你也看到了,我本想大發慈悲放他一馬,他倒好,大放厥詞,口不擇言,你說,我們能放走他嗎?你若再攔著我,可不要怪我們不顧兩家多年的情誼!」

    聶缺說著,口吐唇槍舌劍,毫不掩飾眼中的殺機。

    雲奧面前的唇槍舌劍輕輕一震,發出一聲清脆悅耳的劍吟。

    「家主伯父,您終究是雲奧的親人,我給您足夠的時間考慮。在收穫所有龍紋米和聖血玉后,您如果依舊執迷不悟,護著這個外人,侄兒……只能為雲家而動手了!」雲奧面容堅毅,徹底攤牌。

    聶缺道:「我便給雲奧一個面子,等稻米和聖血玉收穫完再做決定,讓雲方多活片刻!來人,幫助雲奧的人去挖掘聖血玉,挖好后平均分成四份,誰也不準動,要是敢貪一塊聖血玉,誅三族!」

    上百人背著機關部件跑向被收割過的龍紋米田,組裝好機關后,開始快速掘土,一旦挖到堅硬的山體便不再深挖。

    機關挖土的速度非常快,不到一個時辰,大片的土壤被挖空,所有的龍紋米與血玉分成四份排列。

    聖血玉紅中透著金色,晶瑩剔透,狀如玉石,除了血金色,沒有任何雜色。挖的時候,只要手持聖血玉輕輕一抖,泥土自然下落,不沾染絲毫的泥塵。

    聖血玉大小不一,小的有指甲蓋大,而大的有拳頭大,經過稱重後分成四份。

    稻米沒有剝殼,一穗穗金燦燦的稻穗擺在田頭,同樣分成了四份,收穫喜人。

    濃郁的米香傳播數十里,一些普通士兵拚命地呼吸,對於他們來說,龍紋米的香氣是大補。

    幾乎所有人都看著龍紋米或聖血玉,唯有方運盯著被挖空的田地。

    野生龍紋米的株距比較稀疏,整片地差不多有六畝左右,所有的泥土都已經被挖空,裸露出黑色的天斧山山體。

    露出的地方一片漆黑,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並沒有人在意。

    方運眼中閃過一抹難以覺察的喜色,收回目光,這才認真去看龍紋稻米和聖血玉。

    仔細看過之後,方運輕輕點頭,無論是龍紋稻米還是聖血玉,一眼能看出不凡。

    方運露出滿意的笑容。

    不等方運開口,那聶缺突然道:「老夫有話要講!」

    所有人望向聶缺,看樣子,現在他們要在這個時候徹底解決整件事。

    雲奧面帶微笑,只要這件事做得好,自己在長樂雲家的地位將空前穩固,甚至能聯合族老架空家主雲菏。

    聶缺看向雲奧,微笑道:「雲奧世侄,按照約定,我們只要幫你解決雲菏與雲方之事,你就給我們兩家兩成半的龍紋米和聖血玉,對吧?」

    「自然,我雲奧言出必行!龍紋米和聖血玉與其便宜了外人,不如給自己人。」雲奧就差沒拍著胸脯表現自己的義氣。

    聶缺點點頭,道:「雲奧世侄果然將信用。這件事談完了,那我們談第二件事。」

    「第二件事?」雲奧的臉色一變。

    雲琥等人也愣住了,因為之前跟富源雲家與聶家聯手的時候,只討論過這一件事,並沒有涉及其他事情。

    聶缺微笑道:「雲捷前去尋米,不止他一人,還包括幾個好友,其中就有一個我聶家的聶洪。聶洪雖然是舉人,但他在臨行前說,他懷疑天斧山亂雲峰附近可能有龍紋米,一定會帶著雲捷前往亂雲峰。而這裡,恰恰離亂雲峰很近。聶洪的功勞,至少可分得兩成半,所以,我們聶家會代聶洪拿走屬於他的龍紋米和聖血玉。」

    「你……你卑鄙無恥!」雲奧暴跳如雷。

    聶缺收斂笑容,呵斥道:「放肆!你們長樂雲家的年輕人一點家教沒有嗎?如此尊卑不分,若是城主大人在,定然滅殺你這個不守禮儀的後輩!」

    雲奧終究年輕,氣得滿面通紅。

    在兩人說話的時候,聶缺帶來的人已經做好戰鬥準備,堵住了下山的路。

    雲琥向聶缺一拱手,笑呵呵道:「聶兄,雲奧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稍有失言實屬正常,回家之後重重責罰。不過據我所知,雲捷前往尋米,是給了同行者銀錢的,並說如果尋到龍紋米與聖血玉,全部歸雲捷,但會獎勵其他人金銀或財物。你們聶家現在如此說,那簡直是在明搶!」

    「不不不,別人或許是雲捷雇傭的,但聶洪與雲捷關係極好,怎會是雇傭的。聶洪親自跟我們說的,絕對不會有錯。雲奧,雲琥,你們長樂雲家不會想獨吞龍紋米和聖血玉吧?若是這種事傳出去,你們長樂雲家必將臭名遠揚啊!」聶缺又恢復了笑眯眯的樣子,他身後的人不斷幫他說話。

    方運笑著插嘴:「聶缺老賊,據我所知,聶洪在聶家遭到打壓,他甚至親口對我說,只要有機會,就脫離聶家!聶洪怎會告訴你們這些,你真是不要老臉!」

    「放肆!這裡沒有你這個小輩說話的資格!以下犯上,任何地方都會判你一個死罪!你若再敢多嘴一句,老夫將你就地斬殺!」聶缺道。

    「不要臉的老奸賊,以下犯上的,是你,不是我!」方運看著聶缺,毫不掩飾目光中的譏諷。

    「好!長樂雲家果然不一般,兩個進士一起以下犯上不說,還強奪原本屬於我富源雲家與聶家的財物,既然這樣,那我們便不能再客客氣氣了!備戰!」

    聶缺一聲令下,他身後的所有人放下胸前擋板,有的書寫《易水歌》喚出黑霧刺客,有的書寫《白馬篇》喚出白馬將軍,還有的使用強弓詩、增護詩等。

    長樂雲家的人急忙改變隊形,面向聶缺的獵妖隊,同樣吟誦相同的戰詩詞備戰。

    絢麗的光華在兩支隊伍中閃現,冷酷又美麗。

    「聶缺老賊,你怎敢如此對我!」雲奧怒髮衝冠。

    方運、雲菏與康行知面帶冷笑,旁觀狗咬狗。

    「雲奧,我勸你接受吧。我們富源雲家和聶家只要拿走一半的龍紋米與聖血玉,調頭便走!如若你們不同意,那我們只能動手了。不要忘記,我們隊伍比你們多了一個進士、七個舉人和二十餘秀才,士兵更是多了近千!這一戰,你們必輸無疑。到時候,聚雲城中只會知道,你們遇到妖熊,全軍覆沒!」聶缺舌綻春雷的聲音在上空回蕩。

    「是誰要嫁禍我們熊妖啊?來,站出來讓本侯看看!」一個腔調古怪的聲音在天空炸響,明明是人族語,可帶著一股妖族的口音。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