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星之王」,眾多人族讀書人臉上露出怪異之色。

    「星之王?不是只有進聖墟才能得到嗎?我們血芒古地上一次有人進聖墟,已經是七十年前的事了。這個人,到底是用了什麼辦法進入聖墟?」

    「聖墟只是一個特別的古地,或許他是誤入其中。」

    「不可能!我懷疑……他不是血芒古地人!」

    「難道,他是聖元大陸的天才?」

    「他那首三境戰詩喚出了虛聖意念,那是誰啊?有點認不出來。」

    眾多讀書人全部陷入混亂之中,完全無法理解這種事,因為雲方展現出的每一種力量都讓人難以理解。

    在這個時候,方運再次三詩同發,這一次,是三首《風雨夢戰》,伴隨著鵝毛大雪,喚出一千五百餘寒鐵騎士,其中一千是槍騎兵,另外五百是弓騎兵。

    霧蝶再一次噴吐弱水與奇風。

    隨後,方運分別書寫或吟誦強弓詩《擒王》、增護詩《與子同袍》和壯行詩《常武》。

    挽弓當挽強,

    用箭當用長。

    射人先射馬,

    擒賊先擒王。

    強弓詩《擒王》化為點點銀色光芒,落在奇風騎兵身上,奇風騎兵身上的弓箭立刻被銀色的光芒籠罩,散發著森森寒意。

    而增護詩《與子同袍》與壯行詩《常武》分別化為兩片光芒,落在一千五百位弱水寒鐵騎士身上。

    那一千五百寒鐵騎士的身形全都大了一圈,而且身體表面都多了一層白光鎧甲。

    三境的《風雨夢戰》形成后,本來會天降蘊含弱水奇風的冰雪,配合戰詩的光芒,讓寒鐵騎士顯得更加英武不凡。

    「得寸進尺!是絕頂文心得寸進尺!」康行知興奮地大叫。

    下品得寸進尺只能讓戰詩兵將獲得增強類戰詩一半的力量,中品可獲得七成的力量,而上品得寸進尺能讓增強類的戰詩詞的威力完全發揮出來。

    妖侯熊摩第一次感到不妙,隱隱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眼前這個讀書人實在太強了,有了得寸進尺配合增強類戰詩,每一個兩千寒鐵騎士都強於普通妖帥,接近妖侯。

    一支支奇風箭帶著刺耳的尖嘯聲落在熊妖陣營中。

    那些熊妖根本不當回事,箭矢而已,都只是稍稍避開要害,就算被射中,拔出來扔掉,妖蠻軍旗可以輕鬆治癒。

    噗噗噗……

    一連串的聲音響起。

    七頭熊妖將和兩百餘頭熊妖兵中箭。

    兩百餘頭熊妖兵接連慘叫,在兩息內七竅流血而死。

    強弓詩、星之王、文星龍爵、文心信口雌黃以及奇風的力量聯合起來,直入熊妖兵的心臟和大腦,區區妖兵根本無力抵抗。

    那七頭熊妖將同樣大吼大叫,但維持了幾息之後,同樣七竅流血而亡。

    一輪箭雨,滅殺熊妖十分之一的力量!

    「我記起來了!那是霧蝶!那些箭矢蘊含奇風的力量!」熊摩的聲音里有些瘋狂,更有些絕望,他根本沒想到區區翰林身上竟然有霧蝶。

    熊妖一聽到是奇風,全都為之色變,在第二輪箭雨落下的時候,陣形立刻變得鬆散下來。

    哪怕陣形再鬆散,第二輪箭雨殺死了上百熊妖。

    「沖!衝過去,衝過去殺人!」一頭熊妖帥拚命衝鋒。

    雲菏舌綻春雷道:「長樂雲家之人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快隨我保護雲方,共抗熊妖?眾人隨我來!」

    雲菏與康行知兩人率領麾下三百餘人快步跑向方運,擺好陣列,施展戰詩詞,在方運前方喚出形色各異的戰詩兵將,足有兩千餘人,雖然遠不如方運的寒鐵騎士,但好歹也是一股力量。

    這個時候,一千五百餘槍騎兵與熊妖大隊相遇。

    一方是手持長槍的騎士,他們走到那裡,那裡就會降下大雪,周身散發著寒氣,連盔甲都包裹著潔白的堅冰,藉助自上而下的衝鋒,齊齊出槍。

    一方是全身漆黑的熊妖,個個身形高大,全身包裹著紅色的氣血之力,雙目通紅。

    兩種顏色的隊伍轟然相撞,黑色與寒冰交錯。

    雜亂的戰鬥聲不絕於耳,但以熊妖的慘叫聲居多。

    槍如強龍,箭似毒蛇,完美配合,更有漫天蘊含弱水與奇風的大雪,落在哪頭熊妖身上,哪頭熊妖身上就會出現一個大血洞。

    大雪之下,熊妖與寒鐵騎士戰作一團。

    一個又一個寒鐵騎士被熊妖撲下戰馬,一頭又一頭熊妖被長槍或利箭刺穿。

    熊妖很強,但在各種力量加身的騎兵面前,卻弱得可憐!

    只需要一擊,熊妖兵必死無疑!

    最多三擊,熊妖將必死無疑!

    這是一面倒的戰鬥。

    妖蠻軍旗很快崩潰。

    那些熊妖帥,並不參與混戰,而是與妖侯熊摩一起沖向方運。

    在衝鋒的過程中,熊摩扭頭看了一眼後面的戰場,睚眥欲裂。

    「雲方,我要殺了你!」熊摩身後浮現一隻巨大的熊爪,形成強大的祖靈。

    「你?差點。」方運微笑說完,伸手一指熊摩。

    之前,方運一共連續作了四次《風雨夢戰》,而《風雨夢戰》是三境戰詩,能喚出虛聖虛影,額外形成強大的力量。

    韓信的虛影一直屹立在方運身後,隨著方運一指,韓信兵法「斷水塞流」的力量出現,整整疊加到四層的洪水猶如山洪暴發一樣衝下去。

    強如熊摩,竟然不得不用雙臂擋在前方,對抗水流。

    其餘熊妖帥直接被洪水沖走。

    三境力量發威后,文星龍爵的力量不甘示弱,水中出現了整整十二個微型海眼。

    一頭又一頭水妖從微型海眼中鑽出來。

    最後,微型海眼冒出整整三千水妖!

    熊摩傻眼了,喃喃自語:「這不是藍湖部落的水妖嗎?那些妖帥我都認識,它們怎麼了?」

    藍湖部落的所有妖帥、妖將和妖兵全部出現在這裡,還有一些妖民充數。

    就見所有的水妖目光獃滯,拚命沖向熊摩和其他熊妖帥,張口就是水族妖術,鋪天蓋地的水箭水槍籠罩熊妖,白花花一大片。

    最可怕的是,有方運這個文星龍爵在,這些水族妖術威力翻倍!而且,這些妖術身上也有上品信口雌黃的力量,直接抹除妖族的部分防護力量。

    跟隨熊摩衝鋒的十六頭熊妖帥,全部陣亡!

    三千水妖一起殺向熊摩。

    熊摩感覺自己要瘋了,自己再厲害也沒辦法對付三千水妖,更何況它們明顯比平時強很多。

    身為妖侯,熊摩掌握天相一擊,可那是準備留給方運的,若是提前用了,哪怕到了方運面前,也無法擊破玉門關。

    方運放下筆,兩手負在身後,微笑觀戰。

    聶缺和雲奧以及附近的讀書人看到這一幕,只覺渾身發冷。

    一個年輕的新晉翰林,在跟一頭熊妖侯和兩千熊妖對戰的時候,只用了十幾息釋放戰詩,然後就收筆不動,充當觀眾,這是何等的洒脫!這是何等的蔑視!這是何等的自信!

    「你這是在侮辱偉大的熊妖侯!」熊摩氣炸了肺,活了這麼久,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同位階的敵人如此對待,這不僅僅涉及到尊嚴,簡直是在否定熊族的血脈!

    熊摩一邊瘋狂喊叫,一邊左衝右突,甚至試著跳躍,但都被悍不畏死的三千水妖攔截下來。

    尤其是水妖將和水妖帥,會使用各種水牆冰牆,讓熊摩寸步難行。

    「我要殺光你們!」

    熊摩大吼一聲,突然舉起右前掌,一個微型的斧山虛像出現在天空,融入他的右前掌,猛地拍擊地面。

    妖侯最強力量,天相之擊。

    無形的力量藉助地面向四面八方傳播,環狀的泥土衝天而起,不斷擴散。

    水妖也有著強大的戰鬥本能,大量的水妖使用妖術或各種力量對抗天相之擊。

    就見以熊摩為中心十丈內的水妖一個接一個爆開,猶如燦爛的鮮紅煙花。

    最後,整整一千水妖死在這一擊之下。

    「呼呼……」熊摩站在空地之上,大口喘著氣,一刻鐘內,他無法運用第二次天相之擊。

    「人族!」熊摩雙眼通紅,四爪著地,撲向方運。

    方運卻面帶微笑道:「你看看後面。」

    熊摩本能一扭頭。

    所有熊妖戰死!

    七百餘傷勢不同的寒鐵槍騎兵組成一支隊伍,自下而上向熊摩發起衝鋒。

    弓騎兵隊伍中,弓弦嘣嘣聲不絕於耳。

    五百餘奇風長箭飛向熊摩,展開覆蓋性打擊。

    兩千水妖的妖術再一次齊齊攻到。

    方運一身白衣,雙手負在身後觀戰。

    「嗷……」熊摩大吼一聲,頂著所有的攻擊向前沖,身為熊妖侯,有妖煞,有熊族天賦,他完全能頂住這種攻擊,哪怕充滿了無盡的疼痛,哪怕氣血劇烈消耗。

    可是,阻攔他的力量太多太強,很快,寒鐵騎士從後面追上來,把他團團包圍。

    所有人沉默地看著,堂堂王族熊妖侯左衝右突,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越來越狼狽,吼叫聲也越來越弱。

    「你不敢殺我!你不敢!雲方,是你逼我的,我不想死!熊屠陛下,請助我!」

    熊摩大吼一聲,就見眉心突然滲出一滴鮮血,隨後鮮血化為一個半透明的巨熊,那巨熊直立著,足足有三層樓那麼高。

    在巨熊出現的時候,一股充滿毀滅性的力量向四面八方傳遞,地面的土壤竟然形成了波浪,滾滾擴散。

    附近的所有寒鐵騎士與水妖接連化為粉塵,陸續死亡!

    最後,只剩下最遠處的兩百多頭水妖尚在。

    熊摩已經無法站立,趴在地上,面帶得意而扭曲的笑容望著方運:「熊屠陛下,就是這個人族要殺我,請您祝我一臂之力,救我離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