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巨熊如同小山一樣站在半空,全身熊毛漆黑,唯獨額頭上有一片巴掌大小的紅色熊毛,格外醒目。

    熊屠腳下好像踩著水面一樣,半透明的白色波紋不斷向四面八方擴散,擴散到一丈外便消失,充滿毀滅性的力量,那便是妖王才能擁有的妖力水紋,是氣血之力增強到一定程度才會有的現象。

    「熊摩,本王前幾日給予你王者庇護,怎麼如此快就用了出來,你的手下怎麼全部死光,發生了什麼事?」

    這只是熊屠的一個投影,可他開口的時候,空氣自然震蕩,落在眾人耳中如洪鐘大呂,威勢無雙。

    凡是文位低於進士的人看到熊屠,本能地露出謙卑之色。

    熊摩伸出血跡斑斑的熊掌指著方運,道:「就是這個人族的進士……不,他是翰林,偽裝成進士,他一個人滅了我兩千手下,還差點殺死我!您若是能殺死他,我告訴您一個天大的秘密。」

    熊屠輕輕搖頭,道:「我出現的時候,為了救你,已經動用了王者庇護的力量,現在空有投影而無力量。殺他很難,但……救你輕而易舉。這血芒古地,沒有我熊屠保不下的人。嗯?哪位大學士在,何不出來相見?」

    方運一愣,沒想到竟然有大學士在暗中窺視,心中一緊,自己畢竟是翰林,大學士再弱,也有文台,有著天然的優勢。

    這裡的大學士雖然和血芒古地人一樣性格衝動,脾氣不好,可實戰經驗比聖元大陸大多數大學士都豐富。

    「唉,想不到這裡如此熱鬧。」

    舌綻春雷的聲音從東面的高空傳來,所有人向那裡望去。

    就見一朵白雲飛從山峰後面升起,白雲之上,站著一位雙手負在身後青衣大學士。

    「城主大人!」眾人失聲叫道。

    方運和所有人一樣愣住了,誰都沒想到,聚雲城城主雲照塵竟然出現在這裡。

    聶缺急忙翻身下馬,舌綻春雷道:「城主大人,您何必親來一趟?我們已經跟城主府的人說過,自會把所有的聖血玉便宜賣給城主府。」

    聽到聶缺的話,方運和雲菏等人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聶缺與雲奧那麼有信心搶奪龍紋米與聖血玉,原來早就跟城主府勾搭上。

    雲菏咬著牙,敢怒不敢言。

    連脾氣暴躁的康行知也沉默不語。

    方運警惕地看著緩緩飛近的雲照塵。

    雲照塵立於平步青雲之上,掃視所有人,似是在方運身上多停留了剎那,微笑道:「區區龍紋米田,不值得老夫親自前來。不過,總有先來後到,你們先忙你們的事,等你們忙完,老夫再說來此的原因。」

    眾人如墜五里霧,摸不清頭腦,也不敢再說什麼。

    半透明的熊屠轉身看著雲照塵,露出傲然之色,昂首問:「你現在能接下本王幾掌?」

    眾人大驚,這熊屠太自大了,就算人人都知道熊屠能勝過雲照塵,可在如此多的人面前說,簡直就是**裸的羞辱。

    雲照塵面不改色,蒼老的面容上浮現坦然的微笑,道:「當年只能接你五掌,現在,最多四掌。」

    「不錯。我跟過半的大學士交過手,就你最識時務,你若在聖元大陸出生,必然可成大儒。」熊屠稱讚道。

    「熊屠兄過譽了,倒是你若在妖界,現在必然是大妖王。」雲照塵道。

    熊屠道:「我在這裡說話很浪費氣血,也不與你多說,這個熊摩,我帶走了。」

    雲照塵看著熊屠,微笑不語。

    熊屠面色一變,大嘴微微張開,露出鋒利的牙齒,厲聲道:「怎麼?雲照塵,你敢不給本王這個面子?信不信本王親自率領大軍毀了你的聚雲城!」

    雲照塵呵呵一笑,道:「熊屠兄誤會了,我只是旁觀之人,跟熊摩與那位翰林文友並不相識,熊摩留與不留,我說的不算,您要問正主!」

    大多數讀書人都沒有多想,可少數人卻覺得「翰林文友」四個字大有文章。

    熊屠疑惑不解地看了一眼方運,又對雲照塵道:「你莫要誆騙我,你是大學士,又和他一樣姓雲,他必須聽你的!」

    雲照塵嘴角卻露出神秘的笑意,道:「熊屠兄,你覺得我會為了這等小事誆騙你嗎?你還是問問這位或許叫雲方的正主吧。」

    方運目光一閃,仔細打量雲照塵,那「或許」二字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雲照塵正好看過來,他微笑著沖方運輕輕點頭,像是在打招呼。

    方運不知道雲照塵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也輕輕點頭,算是回禮。

    熊屠仔細看了看雲照塵,確定他沒有開玩笑,才轉身看向方運。

    「你是什麼人,怎麼能以一己之力勝過熊摩的大軍?」

    「因為我比熊摩厲害那麼一點點。」方運微笑道。

    方運身邊的讀書人都很無奈,這個回答實在不算是好答案。

    「你敢消遣本王?」熊屠勃然色變。

    方運早就知道妖蠻性情暴虐,完全沒有道理可講,血芒古地更是如此。

    「是你在浪費我的時間!」方運毫不客氣回敬。

    「有膽色!哼,給本王一個面子,讓熊摩離開,以後若在血芒古地遭到熊族圍攻,提我的名字,可以饒你一命。」

    方運淡然一笑,道:「你,不配在本聖面前提面子。」

    方運的聲音不大,可語氣里充滿不容置疑的堅定。

    「好大的膽子!」熊屠大怒。

    上千人嚇得後退半步,這可是熊族最強的妖王!

    包括雲照塵在內,所有讀書人都疑惑不解,因為方運確確實實說出「本聖」二字,可一個如此年輕的翰林口稱「本聖」實在匪夷所思,所有人都本能認為這是方運的口誤。

    「別人都這麼說。」方運老老實實回答。

    那立於高空的雲照塵莞爾一笑,頗感有趣,只是目光中的疑惑之色更濃。

    「你是半聖分身?」熊屠質問。

    「不是。」方運道。

    熊屠怒不可遏,道:「一個小小的翰林在本王面前稱聖道祖,簡直不把本王放在眼裡。告訴你,熊摩若死在斧山,我讓你全城人陪葬!」

    雲奧與聶缺看著方運,目光中流露出可憐之色,彷彿在看一個傻子。

    熊屠的投影是沒有力量,可熊屠本尊有能力輕易滅殺血芒古地除衛皇安之外任何一人!

    「那就連你一起宰了。」方運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