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讀書人都關注「本聖」兩字的自稱,但其餘人卻更看重方運說的檢舉有賞。

    「就是他,這個童生方才大罵雲翰林,說活該被熊摩打死!推他出去,不要害我們!」

    兩側的逃兵急忙把之前攻擊方運的人推出去,足足有一百多人。

    那一百多人嚇得魂飛魄散,不斷在地上磕頭。

    方運冷冷地看著那些人,道:「我不需要你們做到仁義禮智信,哪怕達不到普通人的標準也無所謂,但是,你們明知道是聶缺與雲奧搶奪我財物,明知道他們兩人叛族逆種,依舊為他搖旗吶喊,依舊巴不得我死,這種行為,不當人子。一個人,對無辜之人的底線就是不開口,因為你們並非被脅迫。當你們開口支持叛族逆種者,去攻擊辱罵無辜者,你們便已經不配當人!」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那一百餘人紛紛磕頭。

    方運卻不理他們,看向雲菏,微笑道:「雲菏伯父,這些人,按照血芒古地和聚雲城的規矩,如何處置?」

    雲菏一咬牙,道:「自當誅殺!眾人與我一起聯手,誅殺這一百餘叛徒!」

    「諾!」

    不等方運動手,那些人主動出擊,箭矢和戰詩齊飛,雲菏與康行知的唇槍舌劍閃爍,不到十息便殺光百餘人。

    屍骸遍地,血染黑土。

    雲奧與聶缺等人兩百餘人站在被挖空的龍紋米田邊緣,一些人瑟瑟發抖。

    終於,一部分人撐不住,跪地求饒,哭號陣陣。

    雲奧大聲問:「雲方,你真的想殺光我們?」

    「是你們選擇了死路。」方運道。

    「那就拼吧!諸位,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就算死,也要與他同歸於盡!熊妖之所以輸掉,是因為他們只能近身,可我們有六個進士,有六把唇槍舌劍!六劍齊出,我就不信他能躲過!」

    「對,我們未必會輸!」聶缺大叫。

    「不管他是何人,我等讀書人絕不屈服!」

    「誰說翰林殺不得!」

    「他之前攻擊熊妖侯,已經消耗了許多才氣,他現在的才氣必然所剩無幾!」

    「既然雲方不給活路,那我等就拼盡一切殺他。我先以舌劍討教,雲翰林,請!」雲旦怒視方運,戰意勃發。

    方運記得雲旦,此人並不像雲奧那般惡毒,一直小心謹慎,但是,他終究站在自己的對面,終究站在逆種的一方。

    「如你所願。」方運說完,分別以出口成章和神來之筆形成戰詩。

    一首《龍劍詩》,一劍化兩劍。由於天演戰詩的力量,這首詩已經無限接近二境,威力隨時可以晉陞到翰林層次。

    一首是《寶劍吟》,這首藏鋒詩第一次作出的時候就是詩成二境,二境進士戰詩,相當於一境翰林戰詩,能同時為古劍本體與仿體加持藏鋒之力。

    兩把真龍古劍浮現在方運前方,每一把古劍的力量都勝過普通翰林的舌劍。

    而《寶劍吟》有原作寶光,還有傳世寶光。

    本來準備攻擊的雲旦等所有人目瞪口呆。

    城主雲照塵瞪大眼睛,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從來沒聽說過能喚出第二把劍的戰詩!」

    「那是進士藏鋒戰詩?」

    「雲進士,請,我不欺負你,我只用仿劍與你試劍。」方運看著雲旦道。

    聽到「試劍」二字,雲旦臉上浮現悲壯之色,大聲道:「不管你是什麼聖,接雲某一劍!」

    就見雲旦面前的舌劍直刺向方運。

    方運仔細一看,輕輕搖頭。

    雲旦在聚雲城算是小有名氣,放到整座血芒古地,只是普通進士,放在聖元大陸,連中等都算不上。

    身為進士,雲旦的舌劍竟然沒有突破音速,沒有達到一鳴,也就沒有才氣劍音。

    那只是一把光禿禿的舌劍,最多是散發著淡淡的銀光。

    「好久沒看到這種裸劍了。」

    方運說完,真龍仿劍飛出,迎向雲旦的舌劍。

    所有人都緊張地盯著兩人的舌劍。

    試劍,便是兩把劍毫無花俏地對擊!

    若雙方相差不多,兩劍自然會彈回,不會有太大損傷,若是相差懸殊,後果難測。

    一金一銀兩道光芒迅速接近。

    眾人發現,銀色舌劍並不慢,如同鷹擊長空,可跟金色光芒比起來,卻慢如蝸牛。

    「嗤……」

    兩劍相遇,既沒有勢均力敵的轟然對撞聲,也沒有弱勢利劍的破碎聲,只有利刃劃過薄紙的聲音。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真龍仿劍真的如同利刃劃破白紙一樣,把雲旦的舌劍一分為二。

    同樣是舌劍,品質猶如天淵之別。

    「噗……」

    雲旦口中噴出殷紅的血霧。

    啪!

    文膽崩潰的清脆聲音瞬間傳遍幾十里。

    「我,真蠢……」雲旦想起那天在酒樓看到方運的場面,瞪大眼睛,仰天向後倒去。

    「雲旦!」雲奧急忙抱住雲旦,把手指放在雲旦的鼻前。

    呼吸越來越弱,越來越弱,直到消失。

    雲旦的眼中的光芒逐漸暗淡,最後徹底失去光彩,灰濛濛一片。

    真龍仿劍的破壞力是滅絕性的,徹底廢了雲旦的舌劍,而雲旦無法承受這種打擊,文膽崩潰,神念失去支柱,徹底死亡。

    雲旦被方運擊敗,但被自己的絕望殺死。

    無論是雲旦的友人還是敵人,都沒有感到雲旦懦弱,因為方運的劍太強了,強到普通進士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那種速度,那種威勢,彷彿在說一句話。

    此間天地,吾為主!

    「雲方!我跟你拼了!」

    雲奧雙目通紅,隨後大聲道:「身之所在,義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十年之壽,換天地正氣!」

    雲奧一拍胸口,口吐鮮血,就要以碧血丹心形成戰詩的力量,一股奇異的氣息從天地間向雲奧所在之處涌動。

    方運輕哼一聲,舌綻春雷道:「心中無正氣,何物化碧血?」

    所有人愕然發現,方運的聲音裡帶著無上的威儀,如同此方天地之主,掌控天地間的所有元氣,同樣掌控那湧向雲奧的奇異氣息。

    天地間的浩然正氣突然停滯。

    方運的聲音浩然堂皇,彷彿他才是正氣之源頭。

    正氣逆流,向四面八方散逸。

    虛聖一言定順逆!

    雲奧體內的一切力量彷彿受到散逸的天地正氣的吸引,快速向外擴散。

    正氣反噬!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