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道道橙光從雲奧的頭部向外發散,橙色才氣離體后,如煙霧飄散。

    「不……」雲奧瘋狂地大叫,伸手去捕捉那些煙霧。手指掠過,留不住半縷才氣。

    雲奧旁邊的所有人包括他的父親雲琥,都下意識地向後退。

    眾人面帶驚恐之色,難以置信看到傳說中的才氣消散,只有在逆種被殺死的情況下,才會發生這種現象。

    若是正常讀書人死亡,會形成才氣歸天地的場面,和這種場面完全不一樣。

    「我的才氣!這都是我辛辛苦苦修鍊的才氣啊!」雲奧如同瘋了一樣,一邊伸手去抓才氣,一邊在原地打轉。

    「天啊,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為什麼,這是我的才氣啊!」

    「不行,誰也奪不走,誰都不能奪走!」

    「我的,這些才氣都是我的!誰也不能搶!滾,你們都滾開!」

    雲奧一邊哭著一邊大喊。

    不多時,雲奧的眼角有血絲流出,雙目猶如被血網籠罩,眼球隨時可能爆開。

    所有讀書人都看得出,這是文宮出問題的前兆!

    雲奧的才氣古劍平靜地懸浮在半空,如同無情之人在觀看一場鬧劇,劍光微寒。

    「兒啊!不要管了,不要管了!」雲琥終於看不下去,撲向前抱住雲奧,老淚縱橫。

    「滾!你是誰?滾!不要跟我搶才氣,滾!不要搶我的才氣啊!」雲奧用力去推雲琥。

    「兒啊,你醒醒,你的才氣要散了,是正氣反噬!堅定文膽,還有機會止住,還有機會!」雲琥繼續用力抱著雲奧。

    「你敢搶我才氣!你死定了!我雲奧用不了幾年就能成為翰林,然後就殺了雲方,再過幾年我就會成為大學士,把老匹夫雲照塵趕出聚雲城!到時候,我就是聚雲城主,聚雲城的讀書人之主!跪下!所有人都給我跪下!」

    「雲奧,我是你爹啊!醒醒!你醒醒!」雲琥不斷地勸說。

    「不要逼我!你不是我爹,你一定是雲方易容的對不對?你就是雲方!那天在酒樓上我就看出你不懷好意,故意裝出一副紈絝子弟的樣子輕視我,激怒我,然後逼我在背後說你壞話!你又易容裝扮成雲方,這龍紋米田也好,城主來訪也好,都是你精心布置好的,專門為了讓我出醜!說,是不是!是不是你精心謀划好的?」

    雲奧死死掐著雲琥的脖子,大聲質問,雙目充血。

    「兒……你……呃……不……」

    「你不說,那你就是默認了!你就是雲方!雲方該死!你該死!若是沒有你,我就是未來長樂雲家的家主,我會獲得長樂雲家的一切!都是你,你害了我!都是你!我要殺了你!」

    雲奧狀若瘋魔,面目猙獰,在他說完話的一剎那,他的才氣古劍嗖地一聲向下刺去。

    雲菏驚道:「不要啊!」

    許多人本能控制唇槍舌劍去阻攔雲奧,但終究遲了。

    雲奧的舌劍從雲琥的頭顱正中刺入,貫穿身體。

    「你……」

    雲琥在瀕死前看著雲奧,淚水混著血流淌。

    他目光中最後流露的,是後悔。

    雲奧突然清醒,用力眨了一下眼,發現自己正掐著父親的脖子,自己的舌劍殺死了父親。

    「爹!」

    雲奧跪在地上,抱著父親的屍體大聲痛哭。

    橙色的才氣繼續向外散逸。

    「爹!」

    雲奧不斷哭喊,悲聲驚天。

    「三弟!」雲菏的淚水如決堤的洪水流出,就要前往雲琥屍身那裡,但被旁邊的人攔住。

    「現在不能去,雲奧瘋了,會連你一起殺死。」

    雲奧猛地扭頭,望向方運,他的雙目中的血絲已經結成網,眼睛猶如鬼魅,讓人背後直冒寒氣。

    「雲方!你為什麼迷惑我,讓我殺死我的父親?你可以殺我,但你不能用這種方式折磨我!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我要生生世世詛咒你……」雲奧不間斷地大罵。

    方運沉默片刻,嘆息道:「雲奧,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你為何還為自己的錯誤找借口?若不是你不肯承認他人的成就,若不是你死死認定別人不如你,何至於會在背後污衊他人?你不在背後說我壞話,我何至於冷落你?當你才氣散逸的時候,你明明可以堅定本心,立志聖道,幡然悔悟,從而阻止正氣反噬!但……」

    方運又嘆了口氣道:「但你沒有!自始至終,你都不承認自己的不足!自始至終,你都把一切的錯都歸咎於他人!自始至終,你就不相信別人的優秀之處!自始至終,你就是一個糊塗之人!你父親不僅僅死在他的貪婪之下,也死在你的愚昧和自大之下!你,心中無聖道,何敢引正氣!」

    方運的話如同晴天霹靂,震得雲奧呆若木雞。

    片刻之後,雲奧咬著牙,緩緩道:「我……我沒錯!錯的是你!我願意怎樣想就怎樣想,我願意怎樣做就怎樣做,我之所以失敗,是我文位不夠高,是我力量不夠強!」

    「你這種不知自省之人,永遠也得不到足夠的力量,永遠也到不了更高的文位!」城主雲照塵突然開口,語氣充滿沉痛。

    「我不信!你們都是雲方易容的人,你們都要殺我!我要殺光你們!」雲奧扔下雲琥的屍體,就要控制才氣古劍殺向方運。

    才氣古劍僅僅飛行了兩丈,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化為一道光芒返回雲奧的眉心。

    雲奧的頭顱原本向外散逸橙色的才氣,現在,已經中止。

    才氣散盡。

    咔嚓!

    雲奧的文膽崩潰!

    「啊……」

    雲奧痛苦地慘叫著,雙手捂著頭顱,在地上打滾。

    就見雲奧的頭顱之上,飛出細微的晶狀物,如碎成細粉的寒冰,徐徐上升。

    附近的人不斷後退。

    康行知驚道:「這次正氣反噬如此異常,莫非是雲方的的話導致雲奧正氣反噬?」

    「可是,只有聖人的話才能引發如此嚴重的正氣反噬!」

    「雲方,您自稱『本聖』,敢問,是何處之聖?」康行知小心翼翼問。

    「去年,聖院冊封詩祖,進而成虛聖。」方運已經懶得掩飾,在雲照塵出現的時候,方運就意識到自己的身份暴露,那就乾脆暴個乾淨。

    「啊!」

    千人驚叫,甚至壓下雲奧的慘叫聲。

    聶缺等人望著方運,面如死灰,全身瑟瑟發抖。

    聶缺用顫抖的聲音道:「我……我們搶的是虛聖的龍紋米田?」

    「作孽啊!老夫有愧列祖列宗,有愧天地正氣,有愧聖廟孔聖!以死謝罪!」一個老舉人突然手持書生劍,抹過自己的脖子。

    鮮血噴濺,老舉人倒地身亡。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