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奧繼續在地上不斷打滾。

    不遠處的雲照塵直直地盯著方運,他知道方運的來頭很大,所以一直壓著聖院通緝令不在聚雲城發布,可怎麼也想不到,方運的來頭竟然大到這種程度。

    雲照塵望著方運,眉頭微皺,不知道在想什麼重要的事。

    「拜見雲虛聖!」雲菏急忙作揖。

    方運伸手托住雲菏,微笑道:「到了現在,我也沒有必要隱瞞,我真名叫方運,並非雲方。」

    「見過方虛聖!」其他人立刻作揖參拜。

    連已經被方運定為必死之人的聶缺等人,也不得不作揖參拜。

    見禮之後,聶缺似是更顯蒼老,道:「方虛聖,老朽若是早知您的身份,絕對不會做那等事。還請方虛聖您大人有大量,饒過我們。」

    方運卻道:「為私怨出賣人族進士,此乃叛族逆種,十惡不赦。我說過給你們生路,你們不走,那就必須死!不過,本聖給你們一個痛快,自裁吧。」

    聶缺長長鬆了一口氣,感激地作揖道:「多謝方虛聖開恩。之前種種,乃是老朽鬼迷心竅,卑劣無恥,罪大惡極,老朽絕不狡辯。只是,老朽做了錯事,應當彌補。還請方虛聖讓我們在臨死前把才氣注入文房四寶中,形成的文寶給您,作為賠罪之物。」

    「不必了,一起給長樂雲家。」

    「遵命!」

    聶缺身邊的人之前無比怨恨方運,但得知方運是虛聖后,怨恨消散,聽到方運賜死,反而和聶缺一樣,都鬆了一口氣。

    虛聖賜死,意味著方運饒過他們的家人。

    聶缺一抱拳,轉向各方,朗聲道:「老朽聶缺,出賣人族,罪該萬死,絕無怨言!希望諸位轉告老朽親友,方虛聖胸懷天地,對我等的懲罰已經不能再輕,實乃仁慈至極。老朽,心服口服,告辭!」

    說完,聶缺拿出一支毛筆,注入才氣,形成文寶筆,最後拔出書生劍,自刎。

    「多謝方虛聖開恩!」一個舉人把墨硯製成舉人文寶后,拔劍自殺。

    雲奧的慘叫聲越來越弱。

    砰!

    眾人驚駭地看到,雲奧的頭顱如同被無形的巨力從兩側擠壓,砰地一聲炸開。

    文宮徹底炸裂!

    雲奧死亡。

    不多時,兩百餘人倒在地上,屍橫遍野。

    龍紋米無法染透的斧山黑土,被眾人的鮮血染成暗紅色。

    雲菏長長一嘆,道:「一畝龍紋米,三百故人血。何苦!何必!」

    康行知卻非常淡然,道:「這還是死的少。為了一片龍紋米田,死上千人的事都發生過,滅家滅門更常見!也就方虛聖仁慈,換成別人,這兩千人都得陪葬!」

    「的確,老夫有些過於傷春悲秋了。」雲菏輕輕點頭,承認自己錯誤。

    方運道:「既然龍紋米田和聖血玉已經到手,那按照先前的方式分配,最後……」

    方運又掃視周圍,道:「行知先生,您負責把戰場清理一下。」

    「此事就交給在下!」康行知立刻開始命令眾人收拾戰場。

    方運看著雲菏,輕聲一嘆,道:「雲伯父,我需要說一下實情。」

    於是,方運就把自己遇到雲捷的真正經過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雲菏感嘆道:「您為雲捷報仇,甚至沒有和雲捷達成真正的約定,按理說一切東西都歸您,您卻願意拿出一半的龍紋米田給我們雲家,我們雲家上下應該感恩戴德。可誰知道出了……罷了,他們不提也罷,實在有些張不開嘴。」

    雲傑英在一旁點頭,雲琥雲奧父子雖然有大罪,可終究是雲家人,雲菏又是厚道人,再怎麼樣都已經死了,也不會說太過分的話。

    處理戰場需要不短的時間,方運與雲菏說完后,找不到話題,站在原地。

    其他人十分想攀附這位人族虛聖,可地位差距驟然加大,不知道該說什麼。

    附近的氣氛有些尷尬。

    雲照塵微微一笑,傳音道:「方虛聖,你那裡人多嘴雜,可願過來一敘?在下有兩件要事相告。」

    方運看向雲照塵,輕輕點頭,對雲菏道:「我去去便回。」

    目送方運腳踏平步青雲飛遠,雲菏感慨萬千,道:「人與人,果然不能比啊。方虛聖如此高的地位,臨行前都與我們打個招呼,乍一看不算什麼,可這細微之處恰恰體現他公開身份后,地位有了提升,對待我等也和以前一樣。這,才是真正的禮!」

    雲傑英輕輕點頭,隨後不好意思笑道:「方虛聖還真是平易近人,怪不得我向他討論有關經義的問題,他總能高屋建瓴,令我茅塞頓開。他的智慧高度,不僅僅是文位高,也不僅僅是頭腦高,而是有時代的差距,我至少落後十個甲子。」

    「落後方虛聖六百年?傑英啊,你當了虛聖的學生,就喜歡說大話了。」一位老舉人開玩笑道。

    眾人一笑,望向方運。

    方運飛到雲照塵的近處,雙方寒暄幾句,就腳踏平步青雲,徐徐在山間漂浮前行。

    「方虛聖,據我所知,聖元大陸的聖院若抓拿罪人,會發布通緝文書吧?」

    方運道:「的確有通緝文書,簡稱『聖院通緝令』,不過除非罪大惡極,否則至少是逆種大學士才會出現在聖院通緝令上。」

    雲照塵道:「血芒古地也有類似文書,叫做『聖廟通緝令』,只不過,您也知道血芒古地沒有統一的聖廟,所以各城的城主都有資格發聖廟通緝令。」

    方運一愣,道:「雲城主的意思是……」

    雲照塵頷首道:「您猜的沒錯,有人對您頒布了聖廟通緝令!」

    方運面若寒霜,沒想到自己的敵人竟然做出如此卑劣之事,無論是西海龍宮、雷家或宗家都有嫌疑,但現在自己沒有任何證據。

    雲照塵無奈道:「我知此事不簡單,所以在聚雲城一直壓著不頒布。我暗地裡派人查了,但查不出具體是何人所為,只能猜測跟外界有關。可惜,這裡是血芒古地,就算查到證據,也不能用聖元大陸的律法解決。」

    「那就用我的律法解決!」方運斬釘截鐵道。

    雲照塵目光一亮,微笑道:「方虛聖好膽氣!這事,您知道即可。我不同意,哪怕是衛皇安,也不敢來聚雲城中拿人!」

    「謝過雲城主。」方運客氣地道。

    「至於第二件事,則非常重要。就在一個月前,有人在斧山上空發現龍族大殿虛影!」

    「什麼?」方運異常驚訝,很清楚龍族大殿意味著什麼,因為敖煌念叨過不下十次!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