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妖皇?」好幾個大學士都坐不住了。

    妖族和人族不一樣,有尊卑,有強弱,但沒有嚴明的秩序,很多本應該隱瞞的事也不注意,經常會傳開,而且這種傳開的事,最後基本都會被證實。

    哪怕是血芒古地,所有讀書人也知道妖皇,更聽說過本代妖皇的大名。

    毫無疑問,妖皇絕對是半聖之下最強者,若不算古妖和異族,唯有龍族的敖雨薇可以相提並論。但敖雨薇比妖皇年輕許多,而且還沒晉陞為龍皇,在眾人看來,敖雨薇比之妖皇仍舊差一線。

    哪怕算上那些異族或古妖,妖皇也是半聖之下最強者之一,甚至可能是去掉「之一」。

    「妖皇乃是最頂級的大妖王,一旦進入血芒古地,很可能被侵蝕失去理智。他若進入龍族大殿,恐怕會陷入瘋狂之中,甚至死在裡面。」丘猛道。

    劉山阿回答道:「熊妖的傳言說,妖皇進入血芒古地,不是為了龍族大殿,而是為了其他事,最多只停留一兩個時辰。具體是何事,我們也不清楚。不過,既然在龍族大殿出世前後降臨,說跟龍族大殿無關,我不相信。」

    「妖皇雖強,我等避開他即可。」雲照塵。

    「照塵說的是,那等絕頂的大妖王,不至於為難我等。」

    方運的表情出現細微的變化,心中卻猜到妖皇的真正目的,為了殺他!

    別說是無法確定的龍族大殿,就算裡面真有斬龍刀碎片,也不值得妖皇親自下來冒險,因為妖皇很快就會成為半聖,而且是絕強的半聖,甚至有希望晉陞大聖,沒必要為了斬龍刀碎片冒險。

    斬龍刀是珍貴,但碎片的價值就一般了。

    若是完整的斬龍刀流落在血芒古地,那才值得妖皇親自前來。

    方運一邊聽其他人談話,一邊在心中思索。

    「妖皇實力太強,堪稱無限接近半聖,之所以一直不封聖,是為了等葬聖谷。他那種層次的妖蠻進入血芒古地,力量會被瘋狂壓制,實力會下降的厲害,可他還敢來這裡殺我,必然帶了了不得的寶物。幸運的是,他不能逗留太長時間,甚至也應該不能進入龍城廢墟,畢竟龍城廢墟的血芒之力更多。而且據說他身上有龍族的血脈,這對他來說大為不利。」

    方運想了想,妖皇若真能找到自己,無論在那裡都避不開,在龍族大殿那種血色霧氣稠密的地方,反而最安全。

    「我也得到一個消息。」那面色呆板的葉放歌道。

    「葉兄請講。」雲照塵道。

    「莫遙為了拉攏我,告訴我一件事,六大亞聖世家,會各派出一支大學士隊伍進入血芒古地,目的也是為了龍族大殿。壞事是,我們的對手又多了一批人,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對我等還留有三分情面,六大亞聖世家之人恐怕除了給衛皇安面子,不在乎任何人。好事是,能引得六大亞聖世家覬覦的龍族大殿,必然不凡,我等哪怕得不到最好的神物,但也能有所收穫。」葉放歌道。

    「哼!聖元大陸的人族真是一點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平日里對我們不管不問,一聽說有了寶物現世,馬上派人來搶奪!」連平潮抱怨道,眼中的紅光輕輕閃動。

    「除了孔子世家,哪有一個好東西?看看孔家,這麼大的好處都不下來分潤,這才是氣度。」

    雲照塵卻微微一笑,然後看向方運。

    方運明白雲照塵的意思,略一思索,輕輕點頭,但點頭的幅度很小。

    雲照塵欣然一笑,表示感謝。

    雲照塵的意圖很明顯,想知道方運與六大亞聖世家是否交好,能不能得到援助,方運則表示和其中一些世家關係很不錯,關鍵時刻能得到幫助。

    「諸位不要多慮,他們畢竟是亞聖世家,臉面還是要的,進入龍族大殿後,我等若是遭遇妖蠻,他們有六成的可能出手相助。若是稍稍哀求,至少有八成的機會。」雲照塵道。

    譚禾木搖搖頭,道:「未必。聖元大陸的人向來敵視我等,甚至有人說我們就是逆種,把我們視為妖蠻。若不是血芒古地有聖血玉和龍紋米,聖院早就放任我等自生自滅。」

    「是啊,幸虧早在幾百年前各城主就立下誓言,絕不能讓聖血玉和龍紋米種流入聖元大陸。聖院有了聖血玉和米種,我等必將被棄之如敝履。」

    雲照塵輕咳一聲,道:「無需太過敵視六大亞聖世家之人,我們真正的敵人是熊妖十大部落,他們一旦見到我們,絕對會動手搶奪。」

    「雲兄說的是,妖蠻才是我等主要敵人。」劉山阿道。

    「你們還有什麼消息,現在拿出來一起分享,為進入龍族大殿減少阻礙。」雲照塵道。

    劉山阿思索片刻,道:「應該沒有太重要的消息。非要說重要的話,衛皇安與莫遙似乎對那個聖元大陸的方運十分關注,而且兩人似乎都想殺他。」

    「哦?這也是大事,說說。」雲照塵道,根本就沒有看方運。

    方運暗道雲照塵不愧是一方城主,做這種事絕不露一絲痕迹。

    「其實也沒什麼。聖元大陸有大人物想讓方運死,應該分別許給莫遙與衛皇安天大的好處。不過,現在有了龍族大殿在,兩人無法分身,只能讓翰林負責這事,這才被我等知曉。」

    眾人正在討論,遠方突然傳來一聲舌綻春雷聲:「照塵兄何在?」

    眾人一愣,丘猛道:「那不是湯劍秋的聲音嗎?他已經背棄我等投靠莫遙,怎麼還會找來?」

    葉放歌露出譏諷之色,道:「湯劍秋此人兩面三刀,卑劣無恥,做出什麼事都不足為奇。」

    「那……要不要見他?」

    大帳陷入沉默。

    過了一會兒,湯劍秋的舌綻春雷聲又響起,顯然湯劍秋知道雲照塵在斧山附近,但不知具體在何處。

    過了片刻,雲照塵道:「算了,見見他吧,畢竟當年一起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是他差點害死了咱們!」葉放歌平日木訥呆板,可提起湯劍秋就變得衝動起來。

    「走吧,見見他吧。」雲照塵無奈起身,其餘人也跟著走出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