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若是今日走了,我怕會成為熊妖一族的笑柄,血爪部落的熊妖必然會大肆攻擊!」熊崆道。

    「那……先打打試試?」熊煞低聲問。

    「你先沖?」

    熊煞迅速閉上嘴。

    一頭黑熊妖王老老實實站在比他高一尺的白熊妖王身邊,眼珠子骨碌碌直轉,不知道在想什麼。

    熊妖王的對面,連平潮已經歸隊,也不去管別人,盯著方運的手中的瓷瓶,目不轉睛。

    葉放歌厭惡地看了連平潮一眼,穩穩握住聖血瓷瓶。

    方運看著不遠處冰山上的熊崆,道:「熊崆酋長,是戰是和,由你決定。就算你們能勝利,也是慘勝,而且我們所有人會全力攻擊你!就算你活下來,也無力進入五龍大殿之中,更不用說爭奪什麼寶物。」

    「若是沒有好處,我們怎能離開!」熊崆道。

    「你們能完好無損離開這裡,就是最大的好處!」方運道。

    熊煞氣道:「你聽到沒?這個叫雲方的小子太猖狂了,說的話能噎死妖!」

    熊崆瞥了熊煞一眼,低聲怒道:「別說這個,快給我找個理由撤退。」

    「理由……有了!熊屠殿下點名要殺這個雲方!」

    「你怎麼不早說!」

    熊崆立刻沖方運大喊:「原來你就是那個雲方!既然是熊屠要殺之人,我們若是對你動手,就壞了規矩!走!」

    接著,三十一頭妖王一句話都不多說,轉身就跑,很快消失在血色黑霧之中。

    方運哭笑不得看著那些熊妖王消失的地方,熊妖真是耿直,撤退兩次都找相同的理由,而且這次連狠話都不說。

    方運轉頭看其他大學士,發現這些大學士看自己的目光有一些異樣,心中一凜,猜到原因,既然這些大學士不說破,自己也沒必要說出來。

    葉放歌把聖血遞給方運,道:「你這是第四次立下大功了。」譚禾木也一起遞過來。

    「若只是我一個人,就算有聖頁和聖血也嚇不住這些妖王,諸位大學士才是根本,我不過是錦上添花。」方運笑著收回兩人的聖血,和手中的三瓶聖血一起收入飲江貝中。

    方運說完,望向連平潮。

    連平潮的態度有明顯的變化,和善地微笑道:「雲賢侄,四千斤龍紋米!我城中只剩兩千餘斤,那剩餘的兩千斤龍紋米,將由城外的龍紋米田代替。」

    「也好。」方運道。

    劉山阿好奇道:「平潮,你何時變得如此大方了?」

    「雲方既然如此信任我等,拿出秘藏的寶物,雖然沒有使用,但足以證明他的實力。既然他有大學士的實力,我便心服口服,承認他是隊伍的一員。」

    「我們繼續前行。」方運道。

    其餘六個大學士如同聽從隊長命令的隊員一樣,跟著方運出發。

    除了雲照塵,所有大學士的戰詩龍馬都比方運落後一尺多。

    又前行了半刻鐘,就見前方的血霧沸騰,似乎有強大的力量外散。

    「小心,放緩速度,我們已經接近五龍大殿,容不得半點馬虎!」方運道。

    六個大學士輕輕點頭,做好戰鬥準備。

    眾人繼續前行,很快看到前方出現五十多具戰像,包圍四個大學士,地面有一些血跡碎肉和破損的大學士青衣。

    方運仔細掃視戰場,推斷出至少有兩位大學士戰死,由於敵人都是五層樓高的巨大戰像,兩個人族大學士已經被打成肉泥並且七零八散,難見全貌。

    那四個大學士面色慘白,額頭不斷冒汗,無論是體力還是才氣,都到了油盡燈枯的程度。

    戰像的大體型,成為大學士活著的唯一原因,因為四具戰像在四方一站,就包圍住他們,其他戰像根本插不進手。

    戰像體形太龐大,如同一群大象圍住四隻老鼠一樣,當兩個戰像發起攻擊的時候,另外兩具戰像沒辦法攻擊。

    其餘的幾十具戰像都在外面不斷走動,防止四個大學士逃跑。

    四個大學士外放文台力量,與戰詩詞的光芒交替閃爍,持續阻擋戰像不斷落下的巨拳。

    這些戰像只有相當於妖王的實力,若是有一頭大妖王戰像,這些人堅持不到一刻鐘。

    「諸位文友,請救救我等!此等大恩,永世銘記!照塵兄!」一人突然舌綻春雷。

    「山阿兄,丘猛老弟!」

    「放歌,是我啊!當年我也曾相助過你!禾木,當年你我並肩與熊妖作戰,可曾記得?」

    方運心中輕輕一嘆,若是尋常時候這些大學士求救,誰都會覺得這些大學士沒有風骨,可親眼看著友人被戰像打成肉泥,連個全屍都沒有,又被如此多的戰像圍攻,才氣即將耗盡,此刻哪還顧得上其它,自然要盡全力呼救。

    「這……」雲照塵這個前領隊竟然拿不定主意,本能看向方運,但很快發現自己的舉動略顯不妥,只是無奈一笑,默認了以方運為首的事實。

    其他五個大學士也看向方運。

    方運一見如此,道:「還是由六位大學士決定吧,我與他們四人不熟,先不做決定。」

    若是只有二十多戰像,方運絕不會考慮,直接救出來,但這裡有五十頭戰像,一旦被困住,幾乎沒有逃出去的可能性。

    等方運說完,那四位被困住的大學士也不喊了,透過巨像胯下的縫隙,可以看到四個大學士絕望的面容上多了一些疑惑和詫異,在戰鬥的過程中不時觀察方運。

    連平潮態度堅定,道:「這四人與我關係並不深厚,若力所能及之事,我定當相助,若是要用性命相拼,我絕不救!」

    劉山阿臉上的笑容消失,露出為難之色,道:「我欠劉苑一個不小的人情。」

    雲照塵輕嘆一聲,道:「我與蘇濛兄在翰林時曾並肩作戰。」

    「我就不用多說了,當年孫展帆幫助過我,如果可能,我會儘力相助。他此次也要請我,但我與照塵關係更好,所以才加入照塵的隊伍。若照塵不領隊,我必然會與他在一起。」葉放歌道。

    「孫展帆此人素來高義,我也想救他。」譚禾木道。

    丘猛道:「我與劉苑也相識,能救則盡量救。」

    「以我們之能,面對五十餘戰像,必死無疑!」連平潮道。

    「但是,有了雲方必然不同。」

    「所以,最後還需要雲方賢侄決定。」雲照塵無奈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