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位大學士神色各異,偏殿的氣氛顯得有些怪異。

    血芒古地的人都清楚龍族進入這裡實力必然暴降,就算偶爾進入也會很快離開,但即使這樣,這裡的所有人也沒有看低龍族。

    龍族,那是曾經的萬界之主,甚至可能是龍族、古妖和妖蠻三大族群中實力最高的。

    古妖是實實在在被妖蠻超越,而龍族失敗則是因為祖龍離開,甚至連祖龍九子也沒有參與和古妖的大戰。

    連古妖眾聖都承認,若有祖龍在,古妖萬世臣服!

    古妖當年造反,打出的第一個口號就是「祖龍拋棄龍族,龍族不再是萬界正統」。

    哪怕龍族現在已經跌到低谷,也沒人敢小視。

    一個翰林竟然敢說去龍族要神物,這已經不是吹牛皮的範疇,而是在踐踏龍族尊嚴。

    只有雲照塵的表情有所不同,他和其他人的懷疑不一樣,而是再度震驚,他相信方運的話!

    龍族的脾氣天下皆知,要是看不順眼,對人族半聖都愛理不理,可現在方運能說出那些話,讓雲照塵明白,這個方運和龍族的關係不是一般深,甚至可能得到一方龍宮的鼎力支持。

    其餘九個大學士有的懷疑,有的根本就不相信,甚至有人稍稍低頭,似乎怕被別人看到他們目光流露的真實念頭。

    連平潮看著方運,輕聲嘆息,道:「雲方啊雲方,有些事,甚至你的來歷,大家都已經猜到。是,你是有聖頁,有聖血,甚至有別的神物。雖然我們不清楚你的地位,但恐怕我們這十個大學士加起來也不如你。但你說出這種話,一個翰林敢去龍宮要神物,太過了。」

    丘猛輕嘆道:「雲方啊,我兼修兵家,性子直,你別怪。你這種口氣,有違讀書人的『禮』啊。若是被聖院禮殿的老學究們知道,恐怕會直接圈禁你。」

    聽到禮殿,方運微微一笑,自己在進入血芒古地前,禮殿的「老學究」們為了自己不惜斥責雷家家主甚至宗家家主,而宗家家主宗甘雨是宗聖的親生兒子。

    「禮殿不會怪罪我。」方運實話實說。

    丘猛卻輕輕搖頭,唉聲嘆氣,臉上充滿了失望之色。

    雲照塵暗中傳音給方運:「算了,不跟連平潮那般人置氣。您的身份,能不公布就不公布。不過,估計掩蓋不了多久了,現在有六大亞聖世家在,他們做事還有顧忌,一旦亞聖世家的人離開,五龍大殿的事情結束,各方必然會圖窮匕首見。」

    「我明白。」方運傳音回答。

    隨後,方運掃視十個大學士,拿出慣用的文寶扇,輕輕在胸前扇動,微笑著問:「無論你們如何看我,龍族碑文我要定了。誰反對?」

    連平潮暗暗打量其他人,發現其他人竟然大都默不作聲,頓時露出急切之色,看來誰都知道繼續深入鎮罪殿必然靠方運,這碑文雖然珍貴,但也不足以與方運翻臉。

    連平潮輕咳一聲,道:「雲方啊,我並非反對,只是要跟你講一講道理。進入龍城廢墟,你的確有功勞,但若是沒有我們,你恐怕在路上就會被妖蠻或其他的讀書人殺死。我們隊伍功勞若有十,那你最多佔三,這個說法沒錯吧?」

    「少了。」方運收斂笑容,面色如常。

    連平潮道:「好,我退讓一步,就算你佔一半的功勞,這些碑文也不能說拿就拿。不如這樣,我剛才數過,這裡有兩百八十面碑文,哪怕再便宜,一面碑文也能值一百斤龍紋米,也就是說,這些碑文相當於兩萬八千斤龍紋米。如此多的龍紋米,你說拿就拿,過了。既然你功勞佔半,一百四十面碑文你可以無償拿走,但另外一百四十面碑文,你用一萬四千斤龍紋米或等價的物品換,如何?」

    丘猛輕輕點頭,道:「平潮兄這個建議很不錯。」

    其餘的大學士默不作聲,至少過半的人認可這種交換方式。

    方運再一次掃視所有大學士,點頭道:「諸位表決吧,只要五個人同意如此分配,我就用龍紋米換碑文。」

    「我同意!」連平潮道。

    「老夫也同意。」丘猛道。

    「我也支持平潮先生。」被救四人之一的曲桉道。

    同樣是被救的孫展帆看向曲桉,眼中閃過一抹怒意,隨後流露出失望之色。

    曲桉眼神一亂,扭過頭,不敢看孫展帆。

    「我也同意。」譚禾木道。

    「四個了,還缺一個。諸位無需擔心什麼,若是不滿意,盡量提出來。」方運道。

    其餘六個大學士沉默不語,有幾人明顯在猶豫,但始終沒有張口。

    連平潮急忙道:「諸位,人情歸人情,但寶物是寶物,不能混為一談。在這種時候,就應該站在絕對中立的位置考慮此事。我等是應該感謝雲方,可我們已經白白送他一百四十面碑文了。你們難道捨得掉上千斤龍紋米嗎?」

    依舊沒人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點點頭,道:「其實連大學士說的沒錯,這種分配方案不用考慮人情,很公正。六位不同意的大學士,若是也不需要我雲方的人情,可以站出來說,無妨。沒了人情,大家依舊是隊友。」

    方運一邊說,一邊看向那六個大學士。

    從來沒有笑模樣的葉放歌一本正經道:「在下覺得,和幾千斤龍紋米比起來,與雲方在一起的情誼更重要。就算最後有五人同意,我也不要龍紋米,我要雲方的人情。」

    方運被葉放歌的這種說法逗笑了,半開玩笑道:「放歌先生,我覺得你賺了。」

    「是啊,我也覺得我賺大了。」葉放歌認認真真道。

    雲照塵微笑道:「龍紋米是好東西啊,可是我覺得雲方的人情更值錢,原諒老夫太市儈,老夫不想虧本。」

    「別人的龍紋米我拿著問心無愧,雲方的龍紋米我不能要,燙手,燒心。」孫展帆道。

    六個大學士遲遲不同意。

    方運微笑道:「六位,如果我同意,那就是五個人同意。我就要給他們四人每人一千四百斤的龍紋米,但我不會給六位。六位不再想想?那可是一千四百斤龍紋米。」

    六人依舊不做聲。

    「好!四位大學士,我也同意,滿五個人,即刻生效。從現在起,我與你們四人,只談生意,不談情誼!」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