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界。

    新建的妖皇大殿。

    皇城大殿的王座之上,一位全身包裹著金色鎧甲的大蠻王端坐其上,鎧甲上的流光忽隱忽現,七色縈繞,美輪美奐。

    一絲絲聖位的氣息自鎧甲向四面八方散逸。

    無論是手部、頸部還是其他,都被金色鎧甲包裹得嚴嚴實實,唯獨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從面甲的縫隙中露出來。

    只是,他的雙眼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網狀血色裂痕,彷彿隨時可能破裂。

    在妖皇的前方,站立著一些妖王或大妖王,還有兩頭體長達三十丈的白龍騰雲駕霧,漂浮在半空中。

    「西海龍宮敖鏜,見過妖皇殿下。我等代西海龍聖陛下送來他的一片聖鱗。時刻一到,聖鱗自然發光,帶您進入血芒古地。送您一次,需要消耗千滴聖血以及五年聖力,還望您能斬殺方運,莫要辜負我家陛下的期盼。」

    妖皇的金色面甲遮住除眼睛之外的所有部分,也不見他張口,就聽面甲內傳來一個如潮汐起伏的渾厚聲音,甚至形成天地共振,整座妖皇殿都在輕輕顫抖。

    「本皇要帶一具『半聖戰體』前往。」

    大龍王敖鏜一愣,忙道:「那怎麼行?半聖戰體雖然只是半聖遺骸煉成,實力相當於半聖分身,但威能無邊,遠遠比大妖王的力量強大。若是帶半聖戰體前往,耗費的力量將是原本的十倍。我們之前說好,除了您的妖皇甲,您連吞海貝都不能帶,只能帶最小的含湖貝,而且不能放過於強大的物品。更何況,我們可以保證您在一個時辰內,擁有新晉大妖王的實力。血芒古地不過方圓數千里,您只要睜開『邪目』,可以瞬間看遍古地,找到方運。以您和妖皇甲之能,殺死區區翰林輕而易舉。」

    「對待方運,定要全力以赴,否則不如不去。」妖皇端坐皇座,雙目無情。

    敖鏜道:「我聽說您有妖界第一半聖戰體『龍威戰體』,據說乃是古妖用我真龍一族的半聖煉製,現如今已經無法打造。您一旦使用,半聖也未必能殺死您。這可是妖界重寶,萬一在血芒古地有個損失,妖蠻眾聖恐怕會嚴懲您。請您三思。」

    「只要能殺死方運,捨棄龍威戰體也值得。」妖皇道。

    「既然您捨得龍威戰體,那我稟報我家龍聖陛下。」

    敖鏜說完,閉上眼,全身白色光華流動,不一會兒,他睜開眼,露出金色的眼球和黑色的瞳孔,道:「我家龍聖陛下答應,連您和龍威戰體一併帶入血芒古地。待您殺死方運,就可使用聖鱗回返。我家龍聖陛下還說,上次妖蠻眾聖反悔,提前降下月樹神罰,導致您被人界偉力懲罰,失去金蟬脫殼,等於丟了一命。只要您殺死方運,我家龍聖陛下便送您『白龍魚服』,再添一命。」

    「替本皇謝過西海龍聖陛下。『金蟬脫殼』第二命雖亡,但本皇還有眾聖樹賜予的『枯木逢春』第三命,若能得『白龍魚服』,再好不過。方運之事,便交給本皇。」

    妖皇的聲音沉穩有力,在場的每頭妖蠻聽到后都本能地充滿信心。

    「希望我們第一次合作會順利進行,等奪了方運的『星之王』,我們再幫您奪敖雨薇的『星之王』力量。到時候,您就可以融合妖祖力量,一旦進入葬聖谷,至少可以開啟葬神峰,之後以無上之姿晉陞半聖,威臨天下!」

    「借你吉言。」

    熔岩海。

    海水蒸騰,海面布滿厚厚的水霧。

    水霧之下,方圓幾十萬里的海水竟然全部被加熱沸騰,不斷翻滾,

    熔岩海的海底,遍布大片的熔岩,不斷有岩漿從海底噴發,化為熔岩,熔岩冷卻后,經常開裂,裂縫中又不斷溢出新的岩漿。

    整座熔岩海的海底在不斷重複噴發岩漿。

    就在前不久,熔岩海出現了萬年一遇的熔岩大爆發,整座海底一片赤紅,海水竟然無法讓那岩漿冷卻,從而形成無邊無際的熔岩海霧。

    在如此高溫的海水中,依舊有強大的水族存活,而熔岩海的王者,便是毒蛟一族。

    在熔岩海海底正中心,一座方圓千里的巨大高台屹立在那裡。

    這座四四方方的高台好似一塊淡金色的巨石,表面沒有任何花紋雕飾,只有和普通岩石相似的粗糙表面。

    高台的正東側,有一座巨大的水底廟宇,水底廟宇的前方,百萬毒蛟伏卧,參拜高台。

    突然,高台輕輕一震。

    轟……轟……

    整座熔岩海的海底出現數不清的龜裂,一道道熔岩噴泉直衝而上,億萬條萬丈赤流同時噴發。

    百萬毒蛟匍匐在廟宇前,瑟瑟發抖。

    血芒古地,鎮罪殿,東偏殿第一間。

    方運的聲音擲地有聲,在巨大的房間中回蕩。

    連平潮、曲桉、丘猛和譚禾木四人都露出不安之色,但又很快壓下,一切照舊。

    連平潮微笑道:「一千四百斤龍紋米先寄存在你那裡,我依舊欠你五千斤龍紋米的獎勵,等離開五龍大殿後一起算。這些龍族碑文,你先拿著吧。」

    「嗯,最後一起清算吧,畢竟我們可能無法活著離開這裡,如果雲方你能活著離開,希望把一千四百斤龍紋米交給我的家人。」丘猛道。

    「那是自然,我不至於貪墨千斤龍紋米。既然大家沒有異議,我便……」

    連平潮突然道:「雲方賢侄且慢。這些龍族碑文是歸你,但我們畢竟在同一支隊伍。按照約定,要共享發現的訊息,這龍族碑文所有跟鎮罪殿有關的內容,你都要告知我等。否則的話,就違背了之前的承諾。」

    有幾個大學士似是不滿,可想了想,都無法反駁,因為連平潮說的在理,當初就是這般約定過。

    方運微笑道:「我們是有約定,相關的信息都要公開。問題是,這裡面有龍族的秘密,我有一個特殊的身份,這個身份禁止我宣揚龍族秘密,而我是在進入隊伍前擁有那個身份,所以,我若看到秘密,不能告訴你們。當然,若是不涉及秘密的部分,我會公開。」

    連平潮面色一變,道:「雲方,你想獨吞這些龍族秘密?」

    「獨吞?不,該獨佔的獨佔,該分享的,必然分享。這些龍族秘密,我如果分享給有情義的友人,龍族不會怪罪我。但我若告訴只能談生意的人,龍族的律法會懲罰我,我自然不能那麼做。」

    方運面帶微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