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丘猛輕嘆一聲,道:「諸位亞聖世家的文友,你們若是早與方虛聖相認便好了。早知道方虛聖地位如此高,我怎會做出那般愚蠢的選擇。一千四百斤龍紋米而已。」

    孟靜業微笑道:「你還不算倒霉,你若是知道聖元大陸有多人被他坑……咳咳,你若知道有多少鼠目寸光之人自尋死路,就會明白你其實很幸運。至於你們六位,有方虛聖親筆敕令在,只要改弦更張,隨時可以搬入聖元大陸。告辭!」

    三大亞聖世家之人說完陸續進入地牢。

    剩下的血芒古地大學士呆在原地,回味孟靜業之前的話。

    尤其衛皇安,愣了好一陣,苦笑道:「本大學士一直以能被聖院邀請為榮,誰知道你們倒好,方虛聖隨便給了你們一張紙一個字,你們就有機會搬到聖元大陸。」

    譚禾木輕嘆一聲,道:「雖然先輩逃到血芒,世代仇視聖元大陸,但如果能夠選擇,我想大部分讀書人還是願意回歸聖元大陸,哪怕晉陞文位艱難百倍。六位,你們得到千載難逢的機會,可要把握住。有方虛聖照拂,你們的地位將非同一般。」

    六人手握聖頁敕令,低頭沉思。

    衛皇安道:「走吧,一起進入鎮罪牢獄吧。」

    眾人陸續走下樓梯,一個接一個消失在入口處。

    光華一閃,方運只覺被巨大的力道撕扯,出現在半空,隨後憑藉強大的反應能力穩穩站在地上。

    眼前是一片暗紅色的世界。

    方運警惕地看著四周,早就知道地牢中的血霧會更濃,可誰知道濃到可見度只有區區兩百丈!

    兩百丈,意味著哪怕是普通翰林的唇槍舌劍在達到最高速后,也能在一息抵達,意味著妖王可以直接展開妖術攻擊,也意味著妖王若是消耗聖相之力化為速度,可以在兩息間抵達,若正常全力奔跑,可在十息內抵達。

    「兩百丈,對人族來說太不公平了……」

    方運繼續觀察,這裡除了血霧,左右兩側各有一排囚籠,囚籠和人族的監獄差不多,都是由金屬欄杆組成,不同的是,鐵欄杆上都雕刻著龍族文字,形成強大的力量阻止裡面的囚犯逃離。

    這些囚籠都是獨立存在,兩百丈內只能看到數個囚籠,每一個囚籠都長達五十丈,高也接近五十丈,牢牢地澆築在地面。

    方運踩了踩地面,仔細一看,暗罵龍族奢侈。

    這地牢的地面竟然是龍血岩澆築,龍血岩乃是採集極為堅固的各種頂級石材,碾碎後放入特別的神物金屬,之後注入真正的龍血,而且必須要滴入一些龍聖之血,從而煉成一塊塊龍血岩。

    兩界山正門的城樓,就是由龍血岩打造,綿延五百丈,那還是眾聖從龍城廢墟歷經多年淘到的。

    這地牢方圓數十里甚至數百里都由龍血岩打造,若是放到兩界山上,足以覆蓋主要的城牆,除非眾聖攻城,否則城牆永不破損。

    方運立刻拿出硯龜,並用大學士文寶正氣筆蘸飽墨女的墨汁,書寫全戰詩《夜襲》,化身為身披鎧甲夜襲敵營的將軍,騎著一匹戰詩軍馬。

    《夜襲》原本只是舉人戰詩,哪怕到達二境,也只相當於進士戰詩,對現在的方運來說成了短板,完全無法跟大學士的戰詩龍馬相提並論。

    方運騎著戰詩軍馬,來到最近的囚籠前。

    囚籠方方正正,每根欄杆之間相隔一尺,透過欄杆的縫隙,方運看到裡面有一具風乾的屍體。

    方運仔細一看,認出來那是一頭古鯊王,幹得不成樣子,若不是這囚籠保護,怕是早就被吹散。

    方運試著把手伸向欄杆之間的縫隙,但卻碰到一層無形的薄膜,無法進入。

    看著眼前的囚籠和血霧,方運勾勒出整個一層的大體場景,這裡應該有成百上千排囚籠,每一排囚籠相隔超過兩百丈,而同一排囚籠之間相隔五十丈左右。

    隨後,方運神色一動,嘴角浮現莫名的笑意。

    「進入地牢后,出現的位置不同,若有人是被挪移到囚籠里,那隻能自認倒霉。」

    方運正想著,突然聽到側面有細微的震動聲,仔細一看,一抖韁繩,轉身就跑。

    「是方運!」

    「這裡不可能有噬龍藤!」

    「熊屠說過,哪怕他有龍符,在這裡也只能避開獄卒而無法命令它們,這個方運更別想!」

    「抓住他!」

    「不能讓他跑了!」

    「為我兄長報仇!」

    赫然是整整四頭熊妖王,都是怒斧部落熊屠的手下。

    四頭妖王看到方運的一剎那,懾於噬龍藤的威名先是後退,但很快反應過來,全力追趕。

    方運心中暗道糟糕,若是遇到一頭熊妖王,不僅不需要後退,反而可以戰鬥一番試試差距,或許有勝利的可能,可若是遇到兩頭熊妖王,就只能避其鋒芒遠離,現在有四頭熊妖王,逃跑是唯一的選擇。

    「哈哈,這個蠢貨,他身邊沒了大學士,沒有戰詩龍馬,速度太慢!」

    「最多三十息就能追上他!」

    就見四頭妖王以極快的速度奔跑,雙方的距離正在被迅速拉近。

    方運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

    方運拿出聖頁,手持大學士正氣筆,準備憑藉聖頁化虛為實的力量,形成阻敵詩阻攔四頭妖王,但剎那之後,方運收起聖頁,以正氣筆快速書寫。

    大漠沙如雪,

    燕山月似鉤。

    何當金絡腦,

    快走踏清秋。

    方運在書寫的過程中,眼前朦朧,好像看到一位讀書人站在燕山山腳下,望著如銀鉤的彎月,月光灑下,讓沙漠變得猶如雪地泛著白光,那讀書人感慨,何時才能騎乘戰馬,使用黃金打造的鞍具,在秋天的戰場上馳騁?

    此刻!現在!

    原作寶光浮現。

    首本寶光浮現。

    傳世寶光浮現。

    墨女硯龜文寶筆等層層光芒疊加,讓整首詩的實力增加數倍。

    傳世翰林疾行詩!

    方運身側立刻出現一匹穿戴黃金鞍具的戰馬,新的黑色戰馬遠比《夜襲》形成的戰馬更加高大、更加健壯,配合上那金色鞍具,雄壯威武。

    這頭戰馬的額頭上有一彎月痕。

    方運清晰地感應到,這批黑色金甲戰馬的真正速度遠遠超過普通翰林戰詩駿馬,比大學士的戰詩龍馬只是略遜一絲而已,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偽大學士戰詩。

    「是月皇的力量!」

    方運心中欣喜,沒想到這首詩竟然可以月皇和月相神石的力量

    方運立刻跳上新的戰馬,隨後發現,這匹戰馬後面竟然出現大片的沙漠!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