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回首望去,如雪銀沙鋪在身後,並隨著戰馬奔跑而不斷擴大。那銀沙看上去纖細柔軟,似是毫無作用。

    四頭妖王面露輕蔑之色。

    「什麼虛聖,看來不過是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妖而已,細沙如粉,難道還想阻攔我們不成?」

    「翰林終究是翰林,走,殺了他,我們必然可以得到大量的獎勵,晉陞大妖王都不是難事!」

    「殺!」

    四頭熊妖王周身妖煞如火,眨眼間踏入銀沙之中。

    「咦?」四頭熊妖王齊聲輕咦,他們感覺自己的身體明顯下沉,銀沙很快沒過腳面。

    「怎會這般,在龍城廢墟中,妖王不能飛空,但踏水不沉,為何踏沙下陷!」

    四頭熊妖王面露憤怒之色,猛地一踩沙地,氣血湧出,繼續奔跑。

    但是,他們的速度驟減,這一步,比在平地上起跑的速度慢了三成。

    第二步,他們又踏入沙子里,身體再度下陷,助跑失去了作用,要重新起跑。

    四頭妖王目露凶光。

    「我用聖相之力加速,足以追上他!」

    「我們幾人之前都用了聖相之力,就你沒用,熊阼,靠你了!」

    「看本王的吧!」就見熊阼身後突然浮現一隻頂天立地的巨大熊掌,隨後熊掌猛地一拍,拍進他的身體,一股山海之勢勃然爆發,強橫的力量憑空形成,推動著他以極快的速度上前奔跑。

    銀沙雖強,但對這頭熊妖王的影響微乎其微。

    「我看你往哪裡跑!」熊阼身體竟然突破了音障,以遠比大漠戰馬更快的速度撲向方運。

    雙方相距五十丈之時,方運突然一回頭,微微張口,一道金光自口中飛出。

    熊阼看到那古劍不過只有一鳴之速,與自己速度相當,露出譏諷之色,揮掌拍去,為了保持速度,他只用了八成的力道,即便如此,它右前掌上也隱隱有風雷之聲,一擊之下足以毀滅一座小山。

    就在金光與熊掌相距還有十丈的時候,金光速度突然暴增!瞬間增加到五鳴之速,而且還在繼續增加!

    「區區翰林的唇槍舌劍也敢在本王面前……不對……啊……」

    後面三頭熊妖王驚訝地看到,真龍古劍順著熊阼的熊掌,把熊阼的整條右前腿當木柴一樣劈成兩半,最後掠過肩部直衝其他三頭妖王。

    「停!」

    「他隱藏實力!」

    「這古劍不一般!」三頭熊妖王經驗豐富,第一時間判斷出這古劍有問題,不得不停下。

    真龍古劍劃過一道金色弧線,回到方運身邊,與方運一同絕塵而去,消失在血霧之中。

    熊阼半個身體陷在銀沙之中,右前腿流血不止,傷口在以極慢的速度癒合。

    「怎會這樣!妖王的妖力可以在眨眼間讓傷口癒合!」熊阼一邊喊著,一邊抓住飛出一半的前腿,要接上去,可發現離體的半片前腿已經完全壞死!

    「這是什麼力量?我感受到近似祖神一族的威能!」熊阼拿著壞死的前腿發獃。

    「血芒古地的大學士中,能一劍斷你我前腿的,恐怕只有衛皇安與莫遙,他一個翰林憑什麼做到?」

    熊阼怒道:「一定是我大意了!若我全力以赴,他絕不能讓我受如此重的傷!」

    「繼續追!」

    「可是……他把銀沙收起,我們找不到任何痕迹。我嗅了嗅,他竟然不留絲毫氣味,心思縝密,遠非我等熊妖可比。」

    「該死的人族,這裡有血霧包圍,傳音都傳不出去!」

    「希望熊屠殿下的計劃不會被古妖王和方運破壞,想起這個方運和古妖王,我總有不好的預感。」

    突然,整座龍城廢墟輕輕一震,隨後便恢復正常。

    四頭熊妖王相互看了看,繼續離開原地,尋找去二層地牢的入口。

    與此同時,龍城廢墟之外,血芒古地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變化。

    天空好像破了一道口子,天河傾瀉而下,整座血芒古地大雨滂沱,猶如置身於碩大無比的瀑布中。

    斧山的一座山谷中,雲家眾人聚集在大帳篷中,圍著火爐交談。

    家主雲菏笑呵呵道:「血芒古地向來少雨少水,聽大學士說,這是血芒古地天道不全。此次大雨如注,千年未有,更兼雨中元氣充沛,我血芒古地或許能再進一步,子孫後代有福了,壽命必然會延長。」

    「一場大雨就能讓壽命延長?」雲傑英問。

    「你們有所不知,書中曾言,大地原本被熔岩包圍,之後水漫天地,才有了生靈。這前所未有的大雨,就是血芒古地天道再度完善的標誌。這不是老夫胡說,乃是古籍記載。」

    「咦?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眾人屏息斂聲,側耳傾聽。

    嘩啦啦……

    雨聲不止。

    當……當……

    「聖廟鐘聲!」雲菏猛地站起。

    「不對,不是一座聖廟的!」

    「還在傳遞!」

    「千鍾齊鳴!有大事發生了!」

    「發生了何事?」

    「不清楚,但一定是血芒古地前所未有的劇變!」

    「千鍾齊鳴,和血芒古地的天道補全是否有關係?」

    「似乎真有這個可能。」

    「好事!好事啊!若血芒古地的天道完善,我們好處巨大,或許能殺光熊妖,徹底佔領此地。到了那時,龍紋米的產量和品質自然會提高,聖院也要對我們低頭!」

    「現在我們每過幾年或十幾年聯繫聖院,都要忍辱負重,用龍紋米換取聖院的物資和一些新出的詩詞文章,不久之後,我們就可以徹底站起來了!」

    聖元大陸,聖院。

    東聖閣門前,站著多位大儒。

    禮殿閣老巫九憂心忡忡道:「血芒古地異動竟然如此之大,元氣灌注,這是古地晉陞的標誌之一!」

    「血芒古地被血芒之力壓制,一直難有起色,若古地晉陞,實力大增,那些如同叛徒之人更加難以約束。」

    「六大亞聖世家之人與方運都在其中,會不會因此出事?」

    「不好!每次古地晉陞時,重要之處必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哪怕大儒都未必能輕易活下來。」

    「文王世家剛傳來消息,已經有一位大學士西去。」

    「就在半刻鐘前,子思子世家的一位大學士也剛剛故去,看來那新發現的龍城廢墟遠比我等想象中危險。」

    「以方虛聖的脾氣,怕是會進入其中吧,希望他安然無恙。」

    「古地晉陞,相當於一國興衰,我等已經無力插手,看眾聖如何施為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