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想著龍威戰體沉默不語。

    妖皇之能,降臨任何古地都橫行無忌,現在加上龍威戰體,若半聖不出,他可以毀滅一界!

    方運不說話,宗青玶也不敢開口。

    過了一會兒,方運問:「他們還有什麼計劃?」

    宗青玶道:「此次文曲星降臨后,聖院不僅要大開學海,還要再開一次書山。本來您得國首,可三進書山,但西海龍聖為了不讓您三進書山,所以把您逼進血芒古地。」

    「這事我早就知道。」方運道。

    「不,您知道的並不全面。此次大開書山,會消耗極多的才氣,下一次再開書山,可能要等到明年的六月!哪怕您離開血芒古地,也需要數個月後才能進書山,其中不知道會出什麼變數。而且……雷家、宗家和一些家族的學子,正在聖院卯足了勁等您。尤其那些在外歷練的學子,年後都會陸續回聖院。」

    「他們回來,只是因為我?」

    「不止回來的,他們還安排了一些成名的翰林或大學士,以各種名義重回聖院。當日您在寧安縣的時候,是有許多聖院學子前往相助,但也有一些聖院學子沒有去。他們知道您的厲害,所以至今沒有出面反對,而是準備用潛移默化的方式針對您。」

    「他們會做什麼?」

    「他們正在全力尋找您在寧安縣施政方針的漏洞,反覆驗證您的成就。等您回到聖院,各種文會是免不了的,他們的手段讓您防不勝防。聖院有許多修習之地,他們也想利用修習之地展開打擊。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們會想方設法把您引入聖道之爭。」

    「他們很歹毒啊。」方運的神情無比冷漠。

    「但這一切,都是聖院的規矩。尤其是近些年來,人族禁止國家之間征伐,禁止內部戰爭,卻鼓勵讀書人的文斗和文戰。只要您在聖院,他們就有機會。」

    方運問:「我如何躲過?」

    宗青玶沉默片刻,道:「躲不過,您只要不想未來的聖道出現問題,就必須留在聖院。等您在聖院修習有成,才有機會離開。關鍵是,您的文位進境太快,隱患太多,必須要在聖院長時間修習。您這種情況,尤其要進孟子親自建造的「憂患谷」和曾子打造的『不在殿』,至於其他修習之地,您想不進都不行。」

    方運沉默了,宗青玶說的不錯,聖院有些地方,自己必須要去,不然的話,未來聖道的艱險將超過世間的一切磨難。

    「聖院,將比殿試更加殘酷。」宗青玶道。

    「聖院的殘酷,不止針對我,我在聖院,會讓他們見到聖院更殘酷的一面。」方運臉上閃過堅定而又自信的笑意。

    宗青玶道:「至於躍龍門,我不建議您參加。」

    「為何?」

    「躍龍門,向來是龍族最血腥的試煉。據說龍族之所以強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躍龍門可以源源不斷造就強大的龍族後代。當年龍族哪怕被古妖聯合萬界各族不斷圍剿,始終屹立不倒,直到有一次龍門受損,導致龍城被攻陷,龍族才大勢已去。」

    「躍龍門之事,我知道的比你更多。」方運道。

    「那在下便不再贅述。」宗青玶道。

    「龍族還有什麼對策?」方運問。

    宗青玶沉默許久,道:「景國和北境的草蠻,原本是我祖宗聖全雜家聖道之基石,不久之後,必將會變成除兩界山之外兩族最大的漩渦,或者說絞肉機關。進入血芒古地之後,雷謨說過,當北境的大戰徹底爆發之時,就是你的死期!那是一個你明知必死也不得不去的地方,哪怕用整個草蠻與景國拉著你陪葬,也值得!」

    宗青玶的話說中了方運內心最不安的地方。

    方運輕嘆一聲,殿試剛結束,東聖閣就迫不及待讓自己入聖院,避免自己捲入景國與草蠻的戰爭,但,自己終究是景國人。

    最北的城市寧安縣,最後的關卡玉陽關,最終的象徵京城,必然會有三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方運至少要擇一地而戰。

    這是身為景國讀書人永遠無法逃脫的宿命,劍眉公李文鷹不能,文相姜河川不能,半聖陳觀海也不能!

    「我會去的。」

    方運目光如霜,雙眼如同夜空的明月。

    眾多水妖望著方運,只覺這位殿下如龍在天,猶如真正遠古龍爵,高居龍庭,俯察萬界。

    宗青玶微微低下頭,表達自己的敬意。

    「你們五人,除了聯合莫遙和發布聖廟通緝令,還有什麼針對我的手段?」

    宗青玶無奈道:「我們準備了各種計劃,但自從進了龍城廢墟,發現一切都付之東流。這次我們兩人能遇到你,完全是巧合。至於其他三人,哪怕現在已經死亡我也不會詫異。不要說我們,您能不能走出鎮罪殿都是未知。」

    「哦?你們和熊屠一起逃進後殿,一起進入地牢,是不是知道了什麼?」方運問。

    宗青玶點點頭,道:「熊屠聽得懂古妖語。他告訴莫遙和我們,那些古妖應該是為了祖帝熊犴的遺物而來,一旦古妖得到遺物,會毀掉整座鎮罪殿,殺光我們,甚至滅絕血芒古地所有妖族和人族掩蓋他們的痕迹。」

    「熊屠還說了什麼?」方運問。

    宗青玶道:「熊屠說完逼我們進入地牢,他留在最後。若是我所料不錯,他最後留下來,是跟五頭古妖有什麼話說。我懷疑,熊屠已經跟古妖聯手。畢竟熊屠把自己當古妖熊犴的後代,而不是普通的妖蠻。」

    方運點點頭,問:「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宗青玶面露苦笑,道:「沒了,其他的都無關緊要。若是再出意外,就是西海龍聖、妖蠻或雷家的暗棋,我很難知情。」

    「那好,請安心上路。」

    宗青玶突然道:「等等!」

    「怎麼?」方運問。

    「未來如何,先如文王,高如孔聖,都難以看透。我祖宗聖或許能一掃人族頹氣,重定雜家聖道,獲封亞聖,斷你聖道之路。但,也有可能是您才高一籌,力壓我宗家,帶領人族走出困境。但無論如何,我以性命擔保,我們宗家有宵小之輩或許想殺您,但我祖宗聖,雖不想輸給您,但卻更願意見到有人可以超越他!」

    「知道了。」方運淡然道。

    「若有來生,不見方君。告辭!」

    宗青玶說完,雙目一暗,頭顱垂下,鮮血順著嘴角徐徐流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