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全身心進入奇書天地中,閱讀《龍族志》,裡面收錄所有龍族碑文的內容。

    在路上的時候,方運只是粗讀所有的龍族碑文,現在,他開始第二遍的細讀。

    粗讀只是理解字句的基本意思,而細讀,則要領會碑文的意圖和內涵,無法領會,就要繼續重讀,直到領會為止。

    方運低著頭,一動不動沉浸在《龍族志》的世界里。

    部分碑文內容很簡單,讀一遍就能領會,但有些龍族碑文晦澀難懂,方運甚至精讀百遍也不解其意,只得做上記號,等以後再來精讀。

    讀書講究先易后難,不可盲目。

    龍族碑文卷帙浩繁,比古妖傳承更加玄奧,有些碑文甚至根本就是直指聖道,現在的方運根本無法讀懂。

    時間慢慢流逝。

    一個時辰后,方運絲毫不變。

    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五個時辰過去,方運依舊一動不動,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衛皇安憂心忡忡,道:「你們說,方虛聖會不會……陷入『罔殆之迷』?」

    在場的人族大學士嚇了一跳,許多人異口同聲道:「不可能!」

    孟靜業白了衛皇安一眼,道:「已經成為大學士,怎能如此口無遮攔!」

    「玩笑,開個玩笑。」衛皇安尷尬解釋。

    血芒古地的一些人暗笑,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幾乎都比衛皇安年紀大,可沒誰有資格呵斥他,但孟靜業不僅是大學士,還是孟家傳人,呵斥起來讓衛皇安一點脾氣沒有。

    「罔殆之迷在孔聖眼中都是極為危險的程度,連半聖一旦進入都難以逃脫,不可亂說。」孟靜業還不罷休,臉上一片鐵青。

    衛皇安忙岔開話題道:「咳……您說的是。咱們閑著也是閑著,就聊聊經書吧,就以罔殆之迷為題。『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乃是《論語》第二章的內容,極為重要,歷來為先生反覆叮嚀之言。罔為迷惑而無所得,殆為心神疲憊而無所得,這罔殆之迷,便是指讀書人因為學問修習有限,陷入心神極度疲憊無力的狀態,本就有些遲鈍,再加上無法思考,更加迷惑,兩者相互疊加,稍有不慎,便會意亂神迷。輕則如行屍走肉,需大道之音點醒,重則文膽文宮陸續消散,逐漸死亡……」

    衛皇安一張嘴就合不上,口若懸河,滔滔不絕講下去。

    熊妖王和古妖王們聽得一個頭兩個大,尤其衛皇安在說到關鍵的時候,總有一種奇特的力量憑空產生,影響它們的心神,讓他們感到頭昏腦脹,甚至影響他們吸收祖帝熊犴的力量。

    熊煞暴怒,罵道:「這些該死的人奴,總是念叨這些東西。每次兩族大戰,數不清的讀書人一起誦經,說什麼要教化萬妖,其實就是在嘮叨,煩死了!煩死了!」

    那五頭古妖卻沒有徹底失去理智,一邊吸收祖帝的力量,一邊仔細聆聽思考,熟悉人族的力量。

    孟靜業嗤之以鼻,道:「妖蠻愚昧!你們若見過兩界山大戰,就知道我人族聖道之音何等壯觀。兩界山第一戰時,一億妖蠻打頭陣,我人族眾聖與所有讀書人誦讀眾聖經典,聯聲教化,金聲玉振,天地共鳴,龍鳳吟嘯,異象迭出,一億妖蠻生生被教化成半日童生,一邊口誦《論語》《孟子》等經書內容一邊轉身殺回,逼得妖蠻半聖痛下殺手。妖界若非請出至寶破我人族聯聲,舉族滅絕!」

    妖王們目瞪口呆,他們還真不知道這件事,想到一億妖蠻一邊大聲喊「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或「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一邊對同胞妖蠻痛下殺手,那場面足以讓人直入罔殆之迷,神念錯亂。

    衛皇安點點頭,道:「聽說過這種壯觀的場面,所以畢生心愿便是去兩界山見一見人族眾聖聯聲教化。」

    熊煞雙目中的紅光突然減弱,喃喃自語:「好可怕的人族,為什麼明明得到祖帝力量,我還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熊屠大吼道:「胡說八道,兩界山之戰,妖蠻眾聖在場,必然會有一面萬里血色聖旗鋪天蓋地,保護妖蠻,你們眾聖的廢話怎能視萬里聖旗如無物?」

    「人族眾聖之能,人族聖道之妙,豈是你們妖族能比!井底之蛙!」孟靜業根本不拿正眼看熊屠。

    衛皇安陰陽怪氣道:「熊屠,你到底是古妖還是妖蠻?怎麼總幫妖蠻說話?還想不想報古妖之仇了?」

    「等本王脫離囚籠,殺完方運就撕爛你的嘴!」熊屠大聲咆哮。

    莫遙的聲音突然傳來。

    「呵呵,罪廳馬上就要行刑,你們還是省點力氣為好,再過幾天,保證你們沒力氣爭吵。」

    莫遙的話音剛落,罪廳的水波一震,隨後一聲金屬交鳴聲傳來。

    冷徹骨髓。

    包括沉浸在奇書天地中的方運在內,所有人的身體輕輕一抖。

    「來了……」莫遙抬頭望著上空,聲音在顫抖。

    衛皇安神色有些許不安,他雖不喜歡莫遙,但也必須承認,莫遙是血芒古地數一數二的讀書人,哪怕詭計多端,但也算是個硬骨頭,能讓莫遙顫抖的力量,至少之前不曾有過。

    所有人一起抬頭,就見每個人或妖所在的銅柱上空,都出現一團火焰,只是火焰的顏色各異,有紅色的,有綠色的,有藍色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剎那之後,所有的火焰落在銅柱上。

    銅柱絲毫不變,火焰沿著鎖鏈不斷蔓延。

    方運仰著頭,眼睜睜看著紅色的火焰如同水一樣沿著鎖鏈流淌,很快,貼身的鎖鏈被包圍。

    衣服凡是被鎖鏈碰觸的,瞬間燒成灰燼,但沒有和鎖鏈碰觸的部位卻並不燃燒。

    滋滋滋滋……

    炙熱灼燒感從鎖鏈上傳來,隨後就是劇烈的疼痛,明明是火燒,可方運卻感到自己的一層皮連帶血肉被慢慢撕掉,而且這種感覺一直持續,一直重複!

    一種難以言喻的疼痛感直衝腦海,讓人頭腦欲裂,生不如死。

    方運低頭一看,就見自己被鎖鏈捆綁的部分血肉模糊,嗞嗞作響。

    那血肉模糊之處,不斷冒著淡淡的輕煙,隨後被水稀釋。

    方運只覺鼻腔里全是人肉被烤熟的氣味。

    不過幾息之後,方運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地顫抖,因為其中不僅僅有火焰的疼痛,還有鎖鏈勒緊血肉的疼痛,如同一把燃燒的鋸在來回鋸著身體。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