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莫遙,自不量力,說什麼不共戴天,你們看方虛聖,根本就懶得理他。」曾越輕輕搖頭。

    眾人看去,方運果然還和以前一樣,低著頭,不知道在做什麼。

    「我以為方虛聖出了問題,現在看來,他應該不是出問題,應該是思考要事。」

    孟靜業說完,所有大學士默契地閉上嘴,誰都知道這時候什麼事最重要。

    連平潮卻突然道:「要事?莫非是思考如何逃脫罪廳?」

    「逆種!」雲照塵怒不可遏,這種行徑簡直和出賣方運沒有絲毫區別。

    熊妖王們恍然大悟,熊屠罵道:「方運賊子,不僅在偷偷掙脫鎖鏈,還使用聖道之音干擾我等,不可饒恕!等我們掙脫鎖鏈,必將把你碎屍萬段,剁成肉泥!」

    衛皇安冷笑道:「或許結局是方虛聖提前解脫,殺光你們!」

    「放屁!你們根本不知道我們的力量,也不知道我們熊妖這些年來為了回歸古妖做出了何等準備!等我們掙脫鎖鏈之時,就是你們的死期!除了與方運割袍斷義的三個人,都要死!」熊屠大聲咆哮。

    連平潮譏笑道:「你們不要痴心妄想了,這裡可是鎮罪殿,方運如果是遠古時期的文星龍爵,或許有辦法脫困,但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文星龍爵。更何況,這裡不斷降下刑罰,他只是翰林,必將因為受不了刑罰而早早死亡。六個時辰一輪刑罰,他能撐過幾輪?」

    孟靜業漠然道:「你恐怕不知道,方虛聖不僅是翰林,而且是童生、秀才、舉人、進士和翰林五聖前!普通翰林是五次才氣天降,而他現在已經得到九次才氣洗禮,又吞食過龍珠,更是文星龍爵,身體遠超大學士,你看看他身上的傷口,已經結疤,再跟我們的傷口比一比。」

    後到來的人仔細觀察,赫然發現孟靜業等大學士的傷口只是勉強不再流血,並沒有結疤,可方運身上的傷口完全結疤。

    連平潮啞口無言,扭過頭,不再說話。

    「我們還有希望!」雲照塵道。

    「只要有方虛聖在,我們就有希望!」孟靜業雙眼中泛著微光,充滿了自信。

    「他若真的無敵天下,就不會被困在這裡!」連平潮道。

    孟靜業冷笑道:「你若知道在聖墟和彗星長廊發生的事,就不會這般說。」

    衛皇安好奇地問道:「聖墟與彗星長廊我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

    「方虛聖,也是星之王。」

    「什麼!」不僅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在驚叫,連那些熊妖王也大驚失色。

    「胡說八道!絕無可能!」連平潮大聲反駁。

    衛皇安喃喃自語:「不僅可能,而且是很可能!我就說妖皇為何要親自殺他,原來是因為星之王啊!」

    雲照塵道:「孟大學士,您可否講講具體的經過?」

    孟靜業點點頭,就把方運在聖墟和彗星長廊的事情說了出來,從一首「鐵馬冰河入夢來」一直說到方運最後獲得星之王。

    說完,孟靜業又道:「你們對方虛聖知之甚少,如果你們知道全部,就會明白,虛聖只是暫時的,半聖才是他未來的稱號!」

    衛皇安聽后,悵然若失,道:「看來是我太小看天下英雄。若能走出鎮罪殿,一定要遊歷聖元大陸,會一會讀書人;一定要去聖院,與他們論道;一定要參與文會,聽聽方虛聖的傳奇。」

    「這血芒古地,就是一口殘破的古井,而我等,就是那些老邁的青蛙。」雲照塵嘆息道。

    連平潮與湯劍秋終於不再說話,因為衛皇安與雲照塵說中了兩個人的心事。

    身為讀書人,誰不想在更廣闊的天地飛翔?

    「等吧!是方虛聖先,還是古妖王先。」

    「是死是活,就看方虛聖的了。」

    眾多大學士默默地看著方運。

    六個時辰一到,上空再一次出現火焰,但有一頭熊妖王頭頂的火焰與眾不同,裡面包裹著一把刀刃。

    火焰降下,眾人再度被各種顏色的火焰鎖鏈灼燒。

    那把蘊含刀刃的火焰融入鎖鏈后,那頭熊妖王突然慘叫起來。

    所有人忍著疼痛向那裡看去,就見熊妖王身上的鎖鏈竟然長出密密麻麻的刀片!

    鋒利的刀刃不斷旋轉,切割熊妖王的身體。

    「救命啊!救命啊……」

    他的頭顱,他的胸口,他的四肢,全身上下的肉都被一片片削掉,很快,他的身軀被血霧籠罩,遠處的人再也看不到裡面發生了什麼。

    只能聽到接連不斷的慘叫聲,比殺豬聲更凄厲。

    過了許久,刑罰結束,那頭熊妖王周圍的血霧淡去。

    那頭熊妖王周身超過七成的皮肉已經被削掉!

    正常情況下,熊妖王可以在幾息間完全恢復,可現在,他的血肉僅僅是結疤,以極為緩慢的速度重新長肉。

    熊妖王沒有死。

    眾多大學士感嘆妖族的強大,換成任何一個人族大學士,現在已經氣絕身亡。

    時間慢慢過去。

    第二天,又一頭罪龜囚車出現,但這次只進來兩個大學士和一頭熊妖王,可見進入罪湖的人並不多。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古妖與熊妖陸續吸收祖帝之力,但自從聖道之音出現后,祖帝之力就一直減半,始終沒有增加,導致每天熊妖王們都會大罵方運。

    方運則好像完全與外界斷絕聯繫,除了在刑罰天降的時候情緒出現波動,其餘時候都在低著頭。

    沒人知道他在做什麼。

    漸漸地,眾人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連熊妖王們的身體都無法很快恢復,至於人族,許多大學士的傷口已經腐爛發臭!

    在進入鎮罪殿的第九天,被血芒之力完全侵蝕的大學士祁絡死亡。

    他的屍體就那麼被綁在銅柱之上,血肉模糊,傷口已經發黑。

    此刻莫遙已經清醒,但雙目無光,徹底失去了一位大學士應該有的精氣神,萎靡不振,甚至也沒了力氣罵方運。

    衛皇安卻有著強大的生命力,每天都能說一些不著調的話,讓大學士與妖王們一起翻白眼。

    在祁絡死後,衛皇安為他作了一篇祭文,引動天地間的力量,封住了祁絡周身的腥臭和屍氣,形成乾屍,不再被海水腐蝕。

    罪廳之中,多了一具乾屍,少了一個人。

    過了一整天,無人說話,包括衛皇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