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紫色木盒看上去十分平凡,但木盒的紋理卻有光芒若隱若現,散發著淡淡的木香。

    方運迅速打開木盒,按下一個機關,木盒底部一翻,就見一枚白玉龍符從中飛出來,懸浮在方運胸前。

    「東海龍宮龍符!價值超過半聖文寶!」孟靜業失聲道。

    那白玉龍符表面鐫刻著一條青龍,樸素至極,沒有發出任何強大的氣息,但每個人心中都升起敬畏之心,那四頭水妖甚至低頭行禮。

    白玉龍符看似沒有什麼大威能,但整座鎮罪殿的海水突然出現明顯的變化,所有的海水更重,而且每一滴海水都好似活了一樣,隱隱有生命的氣息躍動。

    顯然,這白玉龍符威能驚世,連方運都無法激發它真正的力量。

    罪龜囚車本來會立刻外放鎖鏈抓捕方運等人,可在白玉龍符出現后,罪龜血紅的目光中流露出少許遲疑,但是,他龜殼下和以前一樣,依舊外放出一條條粗大的鎖鏈,要抓捕方運等人。

    只不過,那些鎖鏈的移動速度很慢,好似要給罪龜充裕的時間思考。

    方運身前浮現一本紫色封皮的書籍。

    書籍散發著秩序與殘酷的氣息,附近的一切都好像要遵循書籍的力量,讓所有人心中生出一絲淡淡的寒意,連遠處的妖族都本能對這本書籍產生厭惡。

    但是,罪龜看到這書籍后卻雙目發光。

    法家法典。

    法典是與鎮罪殿無比契合的力量。

    熊屠噗哧一聲笑了,道:「方運哪裡是虛聖,簡直是蠢聖,竟然準備用人族法典對付龍族罪龜,他能做什麼?」

    古烏賊王氣定神閑,輕輕點頭,道:「不錯,我們對人族的力量也稍有了解,我們甚至大都學會人族語。法典是人族法家聖道,而罪龜囚車是龍族的聖道力量形成,兩者看著相似,實則大相徑庭。這個方運簡直是自尋死路。」

    「罪龜囚車相傳乃是某位龍帝創造,那可是相當於祖帝、祖神或孔子的大人物,每一頭罪龜囚車雖然沒有聖道意識,但都蘊含聖道力量,區區一個翰林想要反抗,當然是自尋死路。」

    莫遙陰笑道:「我們血芒古地讀書人素來憎恨法家,把人族搞得一團糟,方運比他們更蠢!」

    妖族不敢上前靠近罪龜囚車,站在那裡不斷指指點點。

    方運身邊的讀書人則全都閉上嘴,無奈地看著方運,這時候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方運身上,別說聖氣文寶,就算有半聖衣冠,也抵不住罪龜的一條鎖鏈。

    那些妖族沒看透,對法家力量了解不深的血芒古地大學士也沒看明白,可聖元大陸的幾位大學士面色漲紅,神情十分激動,因為他們猜出方運接下來要做什麼!

    方運身前的法典突然張開,代表秩序與懲戒的氣息涇渭分明,向兩側散布。

    「吾乃文星龍爵,有監察萬界之權,有評議千族之職,又得東海龍宮龍符,當統率四海水族!」

    「昔日韓非子,以手指地,畫而為牢,奪一界之力,囚禁數十妖聖!」

    「吾乃儒家之生,慕法家之名,輔修法典,本無『畫地為牢』之能,但人族盡奪天地為己用,法典所在,天地萬物皆可為牢!法家列聖在上,弟子方運,以虛聖之身,願於浩浩聖道洪流之中,拓法家之路,今日借眾聖之力,奪此罪龜,封入法典,化為囚牢,鎮鎖妖蠻,以興人族!」

    方運說完,站在原地,但是,附近沒有絲毫的異動,一切都沒有變化。

    莫遙一愣,突然哈哈大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古猿王怒道:「你在笑什麼?」

    莫遙繼續笑道:「方運在接引萬界法家眾聖的意念,借用那些力量把罪龜囚車封入法典,從而獲得與『畫地為牢』一模一樣的力量。這本來沒什麼,可是,他竟然蠢到奪取罪龜囚車的力量,這等於剝奪一位半聖的力量為己用!當然,這還不是最蠢的……」

    「哦?」幾位古妖王更加好奇。

    「……他最蠢的地方在於,他竟然在血芒古地接引法家眾聖的意念!這裡可是血芒古地,本來就無比排斥聖位力量,而且我血芒古地講究宗法制,與法家的力量格格不入,這種力量或者說眾聖意志已經與血芒古地聯合在一起,牢不可破……」

    莫遙說最後一個「破」字的時候,嘴好像漏風似的,「破」發出「噗」的音,然後張大嘴巴,驚駭地看著前方,而那些熊妖王古妖王更是一臉茫然。

    「你不是說牢不可破么……」熊屠喃喃自語。

    就見一道道鎖鏈狀的暗紅色光芒自天空落下,鎖鏈之光密密麻麻如同密林垂柳,每一條鎖鏈都散發著聖道氣息。

    鎖鏈如瀑布。

    這些鎖鏈充滿恐怖的威能,竟然把附近的海水全都排開,甚至連罪龜囚車都被嚇得倒退三步,但隨後罪龜囚車目光中流露出貪婪之色。

    聖道鎖鏈,束縛眾生。

    衛皇安木然道:「他竟然真把法家眾聖的意志召喚了出來,而且看數量,多得可怕,不對頭,不對頭啊!」

    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們全都傻眼了,完全想不通方運是如何做到的。

    「血芒古地難道被攻破了?」許多血芒古地大學士冒出同一個念頭。

    而聖元大陸的大學士們則懷疑,方運上一次驚動眾聖聖魂,這一次又小試身手,激發了法家眾聖的聖魂?

    利用法典接引法家眾聖意志並不難,但形成如此磅礴的聖道鎖鏈,實在難以想象。

    「謝眾聖!」

    方運說完,億萬條鎖鏈瘋狂撲向罪龜囚車,隨後就見聖道鎖鏈的一端纏住罪龜囚車,而另一端全都隱沒在法典之內,形成奇異的錐形範圍。

    「嗷……」

    罪龜囚車大聲嘶叫,拚命後退。罪龜體長過千丈,如同山峰一般,但是,聖道鎖鏈更加強大,拖著罪龜囚車徐徐向方運的法典中移動。

    古烏賊王低聲道:「要不要前去殺了他?」

    莫遙失聲道:「千萬別亂動!這種時候攻擊方運,就等於激怒眾聖意志和聖道鎖鏈,反而會被束縛,成為『畫地為牢』力量的一部分!萬一激發聖魂的憤怒,聖院那些活著的半聖會出手相助,我們會被隔空殺死!」

    「眾聖力量不是不能進入血芒古地嗎?」

    「以前是,可現在連聖道鎖鏈都能進入,眾聖力量也有可能!」

    「那我等就只能看著?」古猿王無比憤怒。

    衛皇安的聲音傳過去:「你們也可以叫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