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古妖山脈。

    這裡不多不少,整整有一百零一座高低起伏的山峰,每一座山峰的高度都以萬里來計算,都如同一界,每座山峰之上各有一顆微小的星辰。

    摘星懸天,高照一峰,可自稱為帝,故古妖一族有百帝部落。

    群山之中,最高的那一座山峰,其上星辰並非古妖所摘,在古妖一族出現前便亘古長存,乃是古妖力量之源,被古妖奉為「母神」。

    這座擁有母神星的山峰,便被古妖稱之為眾星之巔。

    在離眾星之巔不遠處,負岳之星突然高高升起,光芒力壓群星,獨照八方。

    一頭體形超過百里的巨大烏龜窩在負岳星下,仰頭髮呆。

    「難道我那死鬼老爹給我生了一個弟弟或妹妹?為什麼他能引動負岳之星,我卻只能從母神星那裡偷力量?引動負岳之星,意味著看到我負岳之祖『摘星懸天,高照一峰』的傳承,我都得不到那等傳承!會不會是人族那個小子?當年我只想用古妖秘法讓他知道那件事,可他倒好,得到了古妖傳承,而且還成為人族虛聖。哼,不行,我得想辦法找到他,從他手裡騙回那些傳承,畢竟本聖得到的傳承太少了,至少需要幾十萬年才能晉陞大聖。」

    聖元大陸,聖院刑殿,閣老共議。

    「我法家眾聖意志被引動,竟然撕開血芒之力,進入血芒古地,古怪異常。」

    「聖魂有靈,必然發生了大事,可惜不知其因。」

    「血芒古地乃是法外之地、罪惡之土,法家眾聖意志能打入其中,實乃千年難遇之事,無論如何,刑殿理當相助。」

    「我刑殿今年並未動用聖院才氣,新年將近,當是今年最後一次機會。」

    「此事……理當各殿共議最後由東聖閣裁決,可否再等等?萬一動用聖院才氣毫無所獲,禮殿或一些世家必然會趁機發難。」

    「接引眾聖意志至多持續數十息,沒有時間各殿共議!無論結果如何,由我韓仁泰一人承擔!」

    「既然韓家主如此說,那我等義不容辭!」

    血芒古地,鎮罪正殿。

    暗紅色的聖道鎖鏈糾纏著過千丈的罪龜囚車,緩緩拉向方運的法典。

    周圍的海水都已經被排空,唯獨水王座還在,方運坐於其上,額頭慢慢滲出汗水。

    方運體內的才氣正以無法遏制的速度湧出,幸好他的才氣煙柱足足有五道,才氣總量超過任何一個翰林,否則很快會因才氣枯竭而昏迷。

    那罪龜囚車不斷哀嚎,拚命掙脫,偶爾後退,但很快又會被聖道鎖鏈拖向法典。

    附近的大學士緊張地看著這個場面,雙拳緊握,已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該做什麼,這種時候,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極限。

    無論是亞聖世家的大學士,還是血芒古地第一大學士,此刻都無法插手。

    眾妖站在較遠的地方,低聲詛咒。

    「斷掉!斷掉!」

    「失敗,失敗……」

    「蠢龜,快跑啊!」

    雙方僵持數息后,古烏賊王突然道:「熊屠,快快吹響罪龜海螺!」

    熊屠恍然大悟,拿起罪龜海螺用力吹。

    就見那罪龜突然發出響亮的嚎叫聲,開始慢慢後退。

    衛皇安罵道:「快,阻撓海螺聲,一起舌綻春雷,開罵!」

    兵家大學士丘猛學少年人張口就罵:「逆種死全家,妖蠻絕一戶……」

    眾多大學士也顧不得丘猛的有辱斯文,陸續開罵。

    「爾等妖蠻,苟且於世,不學聖人教化,不通仁義道德,貌如禽獸,心似虎狼……」

    「莫遙,你這個狼心狗肺的畜生,笑裡藏刀的奸人,喪心病狂的逆種……」

    「熊屠,你乃天煞孤星,天生能言,呱呱墜地時,見令堂,張口稱『娘』,令堂卒。見令祖,口稱『爺爺』,令祖卒。見令尊,口稱「爹爹」,隔壁部落熊妖王卒。」

    ……

    眾多大學士變著花樣大罵,意欲阻撓罪龜海螺。

    眾妖氣得火冒三丈,可根本不敢靠近,生怕被聖道鎖鏈囚禁殺死。

    莫遙陰狠一笑,道:「罵吧!慢慢罵吧!你們必將失敗!」

    「你們死定了,那可是罪龜囚車!」

    「他不可能收走的!你們看,罪龜要掙脫了!」熊屠大叫。

    方運死死咬著牙,身前的法典輕輕顫抖,而罪龜在慢慢後退。

    突然,罪龜猛地上前沖,而聖道鎖鏈出現了細微的鬆懈,然後就見罪龜突然掉轉方向,沖向側門!

    罪龜周身暴起強勁的氣流,形成莫大的推力,推動著它脫離聖道鎖鏈的束縛,進入側門,抵達罪廳。

    「完了……」所有大學士心中冒出同一個念頭。

    方運本來就有傷在身,終於忍不住,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文宮中的才氣只剩少許,馬上就會耗盡,若這次失敗,將無力捕捉罪龜囚車,更不用說畫地為牢的力量。

    眾人絕望地看著那罪龜,聖道鎖鏈雖然無比強大,但方運的文位太低,與罪龜的位階相差太大,哪怕罪龜沒有強大的攻擊性,終究蘊含龍族的聖道。

    「哈哈哈……」

    眾妖王放聲大笑,笑得無比歡暢,誰能想到罪龜如此輕易掙脫。

    「蠢貨!」莫遙輕蔑笑道。

    聖道鎖鏈還想捕捉罪龜,可長度有限,伸到側門的時候,無力地垂下。

    方運的目光暗淡下來,所有大學士輕聲嘆息,眾妖臉上的笑容更濃。

    眼看罪龜就要逃進罪廳,從眾人的眼前消失,一道道澎湃的橙光自天而降,蘊含無盡汪洋般的偉力,注入聖道鎖鏈之中。

    「聖院才氣!」孟靜業失聲驚叫。

    「什麼!」

    所有人都難以置信。

    「血芒古地不是與外界斷絕聯繫嗎?不是鎮封外界聖位力量嗎?恐怕只有祖帝才有可能傳遞力量,人族拿什麼傳遞?孔子聖魂蘇醒,拯救人族虛聖嗎?」

    「假的!一定是假的!」莫遙大喊。

    「就算如此,也不可能捕捉罪龜囚車,罪龜囚車有控制罪廳的力量!」

    聖道鎖鏈如雨後春筍,瘋狂地伸長加粗,如同魔物一樣衝進罪廳,要捕捉罪龜囚車。

    但,罪廳震動!

    罪廳中豎立著數不清的銅柱,每一根銅柱上都綁滿了密密麻麻的鎖鏈。

    此時此刻,所有的鎖鏈攻向聖道鎖鏈!

    罪龜從容轉身,身後無數罪廳鎖鏈呼嘯而過,代替它迎向聖道鎖鏈。

    罪龜的雙眼中,竟然流露出一絲人性化的輕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