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毒的讀書人!四位古妖殿下,方運只是為了離間我等,根本不可能給你們古妖傳承。一旦你們恢復古妖的血脈,必然會取熊犴至寶,他們一直怕你們拿到至寶后殺他們!」

    方運道:「四位既然知道我是古妖一脈,而且有權上眾星之巔,又沒有深仇大恨,為何要殺我?我看,四位一直受這些熊妖的影響。祖帝遺寶,乃是送往眾星之巔,我高興都來不及,怎能阻攔?四位,你們只要發誓放過我等,得到祖帝遺寶后馬上離開血芒古地,我就恢復你們血脈,並賜予傳承。」

    四頭古妖王更加猶豫,熊屠氣急敗壞道:「四位殿下,不要輕信他的鬼話!他是怕死才如此,一旦給他機會,他一定會殺了你們,說不定他在拖延時間等待救援!」

    方運不疾不徐道:「四位,你們可要想清楚,你們現在無法驅動水晶血顱,就不可能得到祖帝遺寶,回到眾星之巔,反而會受到懲罰!只要與我合作,你們不僅能得到祖帝遺寶,還能位列百帝部落,何樂而不為?我也是古妖一族,完全可以向『母神星』發誓。」

    四頭古妖王更加猶豫,甚至停止攻擊,所有大學士鬆了口氣。

    莫遙突然道:「四位古妖王,我想問一句,沒有水晶血顱,絕對得不到祖帝遺寶和斬龍刀碎片嗎?」

    古猿王道:「能得到,但會麻煩很多,而且有生命危險。」

    「眾星之巔的命令,是只讓你們帶回祖帝遺寶,還是加上斬龍刀碎片?」莫遙問

    「都帶回。」古象王道。

    莫遙望向方運,道:「你身為龍族的文星龍爵,願意把斬龍刀碎片相讓嗎?」

    眾人看著方運。

    「此刻連命都不保,為何會在乎斬龍刀碎片?拿去也無妨。」方運道。

    古烏賊王卻道:「我烏賊一族與負岳一族素來有仇,我在接受負岳一族傳承的時候,必然會被殺死。更何況,傳承無法連續進行,一年內至多只能進行一次。最後,我們勝券在握,只要殺死你們,就可慢慢解決至寶的問題!只要得到至寶,回到眾星之巔,我們不僅能恢復古妖之身,甚至可以獲得各族的傳承,位列百帝部落,進入眾星之巔!」

    另外三頭古妖王卻沒有贊同古妖王,依舊猶豫,因為古烏賊王與負岳一族雖有仇恨,但三族沒有。

    方運微笑道:「古烏賊王不同意,另外三位呢?這樣吧,無論何時,只要你們能殺死熊屠,就表示你們願意與我和談,我隨時奉陪。」

    熊屠怒道:「你們聽聽,他還在挑撥離間,是讓你們偷襲我!諸位古妖王殿下,只要你們殺了方運,我們熊妖完全可以獻祭血脈力量,獲取熊犴先祖的支持,根本不需要他。你們可千萬不要殺我,我是妖,他是人啊!」

    方運道:「熊屠說的是,我們人族沒殺過古妖,但妖蠻卻幾乎屠盡古妖各族,熊屠的血脈不純,或許有熊犴的血脈,但也可有其他妖族的血脈。總之,你們繼續考慮,什麼時候殺熊屠,是偷襲還是正大光明殺,我都不管。」

    「四位殿下不會殺我!」熊屠嘴上說著,身體卻後退半步。

    莫遙輕嘆一聲,誰都知道方運可能在挑撥離間,但是,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就很難根除。

    古烏賊王道:「熊屠,你放心,我們不會殺你。」

    「我相信。」熊屠忙道。

    方運微笑道:「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熊屠大怒,道:「你們已經油盡燈枯,才氣即將耗盡,拿什麼跟我們討價還價?四位古妖王,請繼續攻擊,只要殺死了他們,咱們就可以潛心研究如何獲得祖帝遺寶!」

    「好,先殺人族!」古烏賊王說完,揮舞著十條觸手拍下。

    其他三頭古妖王隨後攻擊,但出手卻遠不如之前,明顯有所保留。

    熊屠看到這一幕,咬牙切齒:「所有人一起攻擊方運!」

    「遵命!」熊妖王們立刻使用妖術攻向方運。

    方運道:「孟大學士,你選一人使用『回氣詩』,用聖頁和我的墨硯。」說著,水流把方運的硯龜推向孟靜業。

    「是。」

    隨後,就見孟靜業身邊的一位大學士以大儒文寶筆蘸足了硯龜的墨汁,那墨汁竟然遇水不散,落在聖頁上與沒有水的時候一模一樣。

    半畝方塘一鑒開,

    天光雲影共徘徊。

    問渠哪得清如許?

    為有源頭活水來。

    《泉園觀水》詩成,一種蘊含至理的力量傳遍鎮罪正殿,所有的妖族都感到莫名的恐慌。隨後,除了莫遙、湯劍秋和藏在不遠處的連平潮,所有人的才氣以極快的速度恢復。

    唯有寫這首詩之人閉目養神,靜等自然恢復才氣。

    戰鬥再次開始。

    方運緩緩低下頭,片刻之後,突然抬起頭,望向古烏賊王道:「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就不要怪本聖!法家至公,畫地為牢!」

    方運身前浮現法家法典,法典打開,一束束光芒從書中投射出來,筆直的光線移動,在天空交織成一座巍峨的宮殿,而宮殿的內部,赫然居住著一頭龐大的罪龜囚車。

    罪廳懸空,罪龜出殿。

    宮殿的大門打開,罪龜四肢划動,衝出正門,仰天一吼,身上突然飛出數不清的黑色鎖鏈,直撲古烏賊王。

    「快跑!」莫遙驚得全身發麻,罪廳與罪龜氣勢不減,顯然是得了法家與龍族律法真意,說明方運在法家聖道方面有極深的造詣。

    但是,古烏賊王卻道:「我不信區區翰林的力量可以束縛我!什麼畫地為牢,給我滾!」

    古烏賊王十條觸手表面湧出濃濃的氣血之力,瘋狂拍向罪龜鎖鏈。

    但是,罪龜鎖鏈如靈蛇一般纏住古烏賊王,不過一眨眼,古烏賊王全身都被罪龜鎖鏈包圍。

    在場所有人無不駭然,誰都沒想到,罪龜與罪廳形成的畫地為牢竟然如此霸道,區區翰林竟然能輕易越階束縛住妖王。

    「快,把古烏賊王拉回來!」莫遙大喊。

    古象王一聽,長鼻一甩,迅速纏住古烏賊王的一條觸手,古虎王與古猿王也想相助,但其他大學士立刻展開猛烈的攻擊,逼得兩頭古妖王不得不後撤。

    衛皇安看了方運一眼,驚道:「快驅趕古象王,方虛聖頂不住了!對方畢竟是古妖王,方運才氣未必足夠!」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