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兩句雖強,但「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兩句隱而不發,十四個字跨越萬里,把青海與玉門關之間的戰場歸入詩中,形成兩點,而最後指向「樓蘭」,三點圍成人族歷史最大的戰場之一,樓蘭之路。

    人族從樓蘭退守玉門關,又曾從玉門關退守青海,可最後奪回玉門關。

    而樓蘭,早就成為蠻聖的修鍊之地,可在妖界動用月樹神罰的時候,東聖王驚龍以半聖文寶為代價,截取半截神罰之矛,把神罰之力轉嫁到樓蘭。人族半聖潛伏在暗處,誅殺兩尊蠻聖,將樓蘭化為廢墟。

    此次妖聖狼戮南下,誓師之地便是樓蘭!

    聽著衛皇安的聲音,三頭古妖王神情恍惚,這才回憶起臨行前古妖眾聖交代的一些事,那些古妖聖反覆叮嚀,人族能在兩界山對抗妖族,絕非是普通種族,而是和龍族、古妖和妖蠻一樣,有潛力問鼎萬界之主。

    三頭古妖王隱約還記得,古妖聖負岳似乎還小聲嘀咕,讓他們小心那個叫方運的,那個叫方運的好像搶走的負岳的什麼東西。

    但是,身為古妖一族的強者,他們心中的敵人是龍族,是妖蠻,哪裡會把剛剛崛起千年的人族放在眼裡,直到現在他們才明白,古妖聖為何叮嚀囑咐,人族為何能對抗妖蠻。

    因為,人族很強大!

    方運很強大!

    三頭古妖彌留之際,回憶此前種種,才真正明白這首戰詩的可怕之處,在意識消散前,又聽到衛皇安的話語,帶著無盡的悔意離世。

    「這三頭古妖王應該慶幸我們之中沒有強大的兵家讀書人,否則的話,配合這樓蘭戰場,兵家的力量將被推至巔峰。」

    黃沙緩緩消散,但是所有的海水依舊被排開,正在以極慢的速度重新回涌,至少要過一個時辰海水才能重新布滿鎮罪正殿,更顯大儒戰詩的威能。

    「逆種受死!」

    「啊……」

    眾人愕然循聲望去,都不知道還有友人在遠處潛伏。

    就見一把唇槍舌劍洞穿莫遙的頭顱,返回一根盤龍柱,盤龍柱下站著大學士連平潮,方運的前隊友。

    「你……」莫遙指著連平潮,氣絕身亡,重重倒在地上。

    那些熊妖王好似樹倒猢猻散,向四面八方逃跑。

    「湯劍秋,奸賊莫跑!諸位稍安勿躁,我必提此賊子人頭來見!」連平潮說著正氣凜然殺向湯劍秋。

    眾人冷笑,都不欲多看連平潮。

    眾人轉身救治躺在地上的八位大學士,五位大學士很快蘇醒,可惜有三位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因為年紀太大卻使用碧血丹心,導致壽限耗盡,已經長逝。

    「他們的子孫,由我庇護。」方運道。

    十四位大學士一起望著方運,但眼中大都隱含焦慮之色,方運雙目中的裂痕越發明顯,但是,或許受到傳世戰詩的影響,方運的精神前所未有地旺盛。

    越是這樣,眾人越發擔憂,因為這很可能是迴光返照,是最後的餘暉。

    「走,我們前往裡面,先不管兩件至寶,先尋找飛牌!」方運道。

    「那些熊妖如何處置?」雲照塵一邊走一邊問。

    方運道:「不是我瞧不起他們,除了熊屠,其他熊妖王無一敢與我死戰。至於熊屠,他雖然敢與我一戰,但勢單力薄,不至於傻到來送死。」

    「連平潮……他終究沒有像莫遙與湯劍秋一樣攻擊我等,只是嘴上說說而已,頂多是延誤戰機,在血芒古地……連違禮都算不上。」衛皇安的語氣頗為無奈。

    血芒古地只認孔聖,連其他亞聖和半聖的雕像都沒有,不尊敬虛聖根本不算罪名。

    「他會得到應有的懲罰,沒有必要為這種宵小浪費時間。」方運道。

    「好吧。」

    眾人離鎮罪正殿最深處極遠,於是用上疾行戰詩,快速搜尋。正殿深處的兩側都有一處偏殿,偏殿中擺放著一些龍族碑文和用具,還有一枚龍族大印,唯獨沒有飛牌。

    沒有飛牌,眾人就無法離開這裡。

    無奈之下,眾人先收取那些東西,方運讓眾人不要動龍族大印,就放在那裡,自己收取了龍族碑文,至於其他用具他也看不上,沒有參與分配。

    不多時,眾人再次齊聚正殿,這裡除他們之外再無他人。

    「沒有飛牌,如何是好?」譚禾木道。

    眾人沉默,事情很明顯,只能學古妖王,至少收取一件至寶,借至寶的力量便可以輕易離開鎮罪殿。

    眾人一起看著方運。

    方運輕輕點頭,道:「我準備收取斬龍刀碎片,不過……記得把我葬在悟道河畔。」

    許多人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也都知道方運有許多話要說,因為收取至寶絕非易事,很可能會搭上性命。

    但現在,若方運不出手,其他人更不行。

    「我們可否原路返回?」衛皇安問。

    方運輕輕搖頭,道:「我已經看完剛剛得到的龍族碑文,要麼手持飛牌離開,要麼動用那方鎮罪玉璽。那鎮罪玉璽上有明顯的龍力暗流,應該是鎮罪殿之主臨走前所留,除非手持龍庭龍符,否則誰動誰死,哪怕我是文星龍爵也不例外。」

    「看來只能把希望放在兩件至寶上面了。」眾人抬頭望著前方。

    左側是金光萬丈的斬龍刀碎片,右側則是一團漆黑的祖帝遺寶。

    「誰知道怎麼收取?孟大學士,曾大學士,你們既然是亞聖世家之人,既然進入龍城廢墟,必然有應對之策。」雲照塵輕飄飄把責任推給兩大亞聖世家之人。

    兩人相視苦笑。

    孟靜業道:「若知道這裡真有斬龍刀碎片或祖帝遺寶,足以引發眾聖聖議,然後派遣人族最強大學士前來。我孟家派遣我們來此,主要是為了幫助方虛聖,其次是探知血芒古地的變化,最後才是尋找寶物。」

    曾越道:「我們曾家也一樣,臨行前已經與孟家和子思世家之人溝通過,都是打著進龍城廢墟的旗號幫助方虛聖。」

    眾人倒沒有懷疑,畢竟當年孔子閉關,是曾子把子思子一手帶大,而孟子的老師是子思子的弟子,以至於後來出現「思孟學派」,這三大亞聖世家淵源極深,向來共同進退。

    「你們來之前,各家家主難道就沒有提供一些有關兩件至寶的消息?東海龍宮給出東海龍符,亞聖世家不應該沒有準備。」衛皇安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