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皇古虛如大日懸空,俯視萬物。

    方運倚著水王座,腦後靠著椅背,連喘氣都有些困難,但沒有絲毫的膽怯。

    方運淡然道:「花開不並百花叢,獨立疏籬趣未窮。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

    聲音猶如寒風一樣凜冽,竟與方運的文膽響應,讓文膽發出一聲輕鳴。

    「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好詩!只此一句,更勝捨生取義云云。得遇佳詩,本皇胃口大開。」妖皇古虛的聲音帶著喜意,但雙目中竟然閃過一抹血光。

    方運看著金甲妖皇,道:「被人界意志斬殺一次,失去『金蟬脫殼』,妖皇曾記否?」

    不久前,方運設計與妖皇和妖界眾聖賭過一場,以三年為限,方運若能寫出十六首傳世戰詩詞,成為天下師,那妖界眾聖與妖皇就輸給方運。

    方運此舉,是為了讓三年內妖界眾聖不對自己下殺手,也為了傳說中的太古星河支流。

    對妖界眾聖和妖皇來說,三年不過彈指間,所以答應,但是他們萬萬沒想到,還不到一年,方運就展現出足以威脅妖界未來的力量,眾聖不得不違背賭約,動用月樹神罰。

    眾聖違約,賭注太古星河支流歸方運,而妖皇因為與方運賭命,被人界意志殺死一次,失去「金蟬脫殼」這一強大的秘術。

    妖皇古虛目光如山,巋然不動。

    「人界意志蘊含冥冥偉力,未成祖神,理當敬之如君。生滅一回,如入刀山地獄,痛苦自是難耐。偶爾入夢,本皇必大汗涔涔,俄而驚醒。本皇願賭服輸,而你,也理當有本皇一般的氣度,既然走到絕路,坦蕩赴死,心甘情願奉獻『星之王』。」

    「當年的孔家之龍同樣身負『星之王』,莫非你殺死他后吸收的力量有所散逸?」

    「你在拖延時間?本皇敬你詩文之才,便額外給你一刻時間。你所猜不錯,本皇當年只想取回星之王之力,孔家小兒卻不知天高地厚,寧死不屈,竟獻祭壽命拚死一搏,導致星之王力量流失。」妖皇古虛處之泰然,如同在閑話家常。

    方運面色蒼白,身體依舊在緩緩消散,吃力地微微一笑,道:「若你真熬得住一刻之後再動手,若有來日,本聖還你兩刻時光。」

    妖皇古虛輕聲一嘆,遙望天際,道:「本皇一生縱橫妖界,未逢敵手,你死之後,也只有敖雨薇可堪一戰。若有機會,本皇便在葬聖谷斬殺敖雨薇,鎮壓聖位之下百族,便可了卻心愿,安然封聖。」

    他的聲音里,蘊含莫名的滄桑。

    方運雙目緊閉,稍稍側耳聆聽,輕聲道:「我總覺得,我死不了。」

    「那些死在本皇手下的天才,也曾如你所說。」妖皇古虛依舊背負雙手,腳踏虛空,看都不看方運,只是望著遠處,甚至懶得去收取元氣精粹。

    「或許吧。」方運的聲音日漸細微,雙目下的血痕似乎更加鮮艷。

    「你還有何未盡之心愿?一併說出。」妖皇道。

    「死都死了,千般遺憾,萬般留戀,只化黃土,哪裡有心愿可言。只是覺得,我還可以搶救一下。」方運道。

    「方先生果然乃一代名士,死到臨頭依舊談笑風生。那先生圓本皇一個心愿,贈本皇一首詩詞吧。」妖皇道。

    方運道:「若有機會,必作一首戰詩,為妖皇送行!」

    「執迷不悟。」妖皇輕輕搖頭,聲音里沒有絲毫的殺機,隱隱有一絲惋惜,還有一絲冷漠。

    方運微微低頭,閉著雙目,默默沉浸在文宮中。

    附近靜悄悄的,冰封千里,偶爾有天地精粹落在冰面上,發出一聲脆響。

    「時間已到,末學古虛,送先生上路!」

    妖皇古虛說完,雙目之中狂風卷雪,深吸一口氣,周身沒有任何異象,只是一拳平平遞出。

    聖力氣息澎湃,龍威無盡,千里無光,隻手遮天!

    此刻,方運小腹之下的身體完全消散。

    「你若不動,我或許就會慢慢死去,你應該提前問問我從鎮罪殿得到了什麼。可惜啊,不知你有幾條命……」方運一聲輕嘆,時空靜止。

    妖皇雙目圓睜,隨後就見一把不知其長的巨刃自天而降,山嶽崩裂,大地塌陷,刀欲滅天。

    「斬龍……」

    妖皇剛從喉嚨里擠出兩個字,青龍刀便掠過他的頭顱,然後化作一道金光,飛回方運眉心。

    妖皇的頭顱和龍威戰體的頭盔湮滅為虛無,妖皇的屍身和龍威戰體的鎧甲向下墜落。

    在墜落的過程中,妖皇的屍身突然化為一片木屑四散,龍威戰體的無頭鎧甲重重摔在冰面上。

    所有被妖皇鎮封的大學士脫困,獃獃地看著水王座上的方運。

    「方虛聖……」

    方運身體消散的速度突然暴增,最多幾十息便會徹底消散於天地間。

    孟靜業喊道:「您馬上返回聖院啊!」

    「回不去的。」方運徐徐下降,然後把吞海貝拋給孟靜業。

    「把此物給我妻玉環,並帶話給東海龍聖陛下,鎮邪井已經再次封印,祖帝頭顱已經被斬殺,願東海一族保我方家一門。若有人族欲奪我方家財物,還望逢十取五,留一分情面。否則,本聖在九泉之下,盡起陰兵,誅盡劣種。」

    「方虛聖!」

    眾人失聲高呼,淚光婆娑。

    「新年將至,回聖元大陸后,代我道一聲冬安,道一聲過年好。願,人族昌盛!」方運說完,水王座突然崩散,方運所剩不多的身軀如煙消逝。

    「方虛聖!」

    血芒古地重重一震,天空的血雲徹底消散。

    第一縷星光跨越億萬里,照耀大地。

    「我不信方虛聖會隕落!」孟靜業在聚雲城外怒吼。

    聖元大陸。

    咚……

    咚……

    咚……

    聖院喪鐘的聲音傳遍人族每一寸土地。

    孔聖隕落,喪鐘十鳴。

    亞聖隕落,喪鐘九鳴。

    半聖隕落,喪鐘七鳴。

    人族偶有喪鐘一鳴,但未曾有喪鐘三鳴。

    「虛聖園中,方虛聖的虛聖像裂開了!」

    東聖閣正殿大開,兩眼紅腫的聖院官員高舉東聖親筆簽發的東聖法旨,快步走出。

    「方運聖隕!」

    十國震動。

    楊玉環木然地走回閨房,慢慢蹲下,眼淚止不住湧出。

    「嗚……」奴奴把頭埋在尾巴里,嗚嗚哭泣。

    神州萬里盡縞素。

    是夜,雷家祖宅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