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等可聯合自保。」衛皇安問。

    「笑話,拿什麼自保?不要說聖院,隨便一個世家就能讓我等俯首低眉。」

    「老子骨頭受過傷,低不下頭。」衛皇安倚著椅背,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孟靜業道:「諸位莫要猜忌,聖院一定會給出妥當的處置。兩地終究是一家。」

    「我們何曾擔心聖院?我們擔心的是那些吃相難看的世家豪門!」雲照塵道。

    「有聖院在,他們會有所收斂。」曾越道。

    「有聖院在,方虛聖為何下古地?」衛皇安反問。

    六個聖元大陸大學士啞口無言。

    孟靜業道:「方運因宣揚我孟祖人性本善,遭荀家攻訐,我孟家已經屢次在暗中維護。方虛聖雖隕,但你們是他的友人,亦是我等友人,不能讓他在九泉之下寒心。這樣吧,趁外界對血芒古地所知不多,我等帶衛皇安抵達聖元大陸,先知會東聖陛下,他通情達理,又極為喜愛方虛聖,定然可以頒布一些有利於血芒古地的臨時法令。」

    曾越立刻點頭,道:「不錯。東聖乃是人族中流砥柱,為了救方運甚至捨得驚龍筆。我們世家之人都知道,私底下東聖對方虛聖極為滿意,就差點沒搶著收方虛聖為弟子。王家學子最近一直鑽研方虛聖的詩文,誰研究得透徹,誰就能得東聖陛下青睞。」

    「唉……人盡皆知東聖最喜方虛聖。方虛聖隕落,東聖陛下恐怕是最傷心之人。東聖閣的人私底下有傳言,東聖陛下真希望等到方運快速封聖,然後把被東聖之位讓給方虛聖。可現在……」

    衛皇安道:「東聖陛下德重恩弘,在下向來景仰。若能得他照拂,我血芒古地讀書人必安然度過此番危機。」

    孟靜業道:「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回返聖元大陸。」

    孟靜業說著,手握官印,連通聚雲城的聖廟。

    但是,聖廟沒有回饋。

    「唉……已經被封鎖,再等等。」孟靜業無奈長嘆。

    譚禾木道:「諸位暫且留在此地,在下要回平城,救子民於水火。皇安兄,若回返血芒古地,一定要即刻傳書,在下定當共商要事。」

    眾人聽得明白,譚禾木哪裡是什麼救民於水火,明明是回家準備後路,順便尋找寶物,一旦有了消息,就跟大家商議如何解決。

    「在下也有要事離開。」

    除了雲照塵和衛皇安,所有大學士都陸續起身,辭別眾人,腳踏平步青雲,飛向各自的城市。

    眾人站在庭院里望著那些人的背影,久久不語。

    衛皇安道:「我暫時不回城,留在這裡等待時機前往聖院。我們趁現在收集聚雲城附近的元氣精粹,至於更遠處的寶物神物,就算了。」

    「走!」

    眾人立刻飛到半空,從各個方向開始收集一滴滴的元氣精粹。

    元氣精粹極為稀少,在一刻鐘內,方圓一里內也只掉落十數滴。尋常人很難抓住機會,但大學士們飛到高空,高速飛行,不斷接取如雨滴般的元氣精粹,有的實在太遠,會外放唇槍舌劍。

    元氣精粹碰觸唇槍舌劍后,會被吸收,唇槍舌劍也會因此增強。

    每一滴元氣精粹,都會讓唇槍舌劍有細微的增強,一滴幾乎等於讓唇槍舌劍持續不斷磨礪一個月!

    眾多大學士廢寢忘食收取,第二日,每個大學士的唇槍舌劍都等於額外磨礪十年,獲得長足的增長,形成質變,若是繼續收集下去,最多三五天,他們的唇槍舌劍就可以媲美大學士十老!

    這就是元氣精粹的強大之處,作用極多。

    不僅大學士在收集元氣精粹,聚雲城的人也前往四面八方開始收集。

    聚雲城的城主私兵全部聚集在城門外,雲照塵一聲令下,那些士兵和讀書人前往古地邊緣,尋找更多的寶物。

    眾人正繼續在聚雲城附近收集元氣精粹,孟靜業舌綻春雷道:「封鎖已經解除,快來此地,馬上離開。」

    七位大學士立刻向孟靜業靠攏。

    雲照塵拱手道:「諸位一路平安,在下留在此地,恭候聖院特使大駕。」說話的時候,雲照塵鄭重地看了一眼衛皇安。

    衛皇安亦重重點頭,表示一定不負所望,為血芒古地的人族爭出一片天空。

    「走吧!」

    孟靜業托起官印,隨後天空降下一道七彩神光籠罩眾人,隨後七彩神光向上急速收回,帶著七人離開血芒古地。

    雲照塵輕聲一嘆,喃喃自語:「希望皇安能順利歸來,方虛聖去了,皇安是我血芒人族唯一的依靠。」

    說完,雲照塵望向龍城廢墟所在的方向,那裡已經沒有任何龍城虛影,龍城廢墟徹底消失。

    「方虛聖,請一路走好,您的大恩大德,銘記於心。若兩界合一,在下必當步行百萬里,在兩界傳播您的英名,不讓人遺忘。」

    雲照塵說著,彎腰作揖。

    七彩光華閃過,衛皇安發現自己位於一座空曠廣場之上,周圍的建築雄偉高大,氣勢恢宏,遠比血芒古地更加庄正。

    附近有一些讀書人在走動,大都是進士或翰林,有的只看了一眼便離開,但有的看到孟靜業等人,停下腳步,面露悲色,這些人知道孟靜業等人去了血芒古地。

    此刻正值聖元大陸的白天,晴空萬里,一碧無雲,習慣了血芒古地的環境,衛皇安本能地眯起眼,然後拿出扇子,輕輕扇動,神色嚴肅。

    一界重任繫於他一人。

    衛皇安輕咳一聲,道:「我們前往何處?」

    孟靜業環視四周,看到那些人的表情,知道方運聖隕的消息已經傳開,強忍悲痛,道:「我們先去東聖閣。走,我詢問一下此刻的狀況。」

    曾越道:「我也給家人傳書。」

    除了衛皇安,其他幾人都開始傳書。

    衛皇安異常警惕打量四周,頭腦快速轉動。

    剛走了幾步,孟靜業突然失聲道:「東聖易位!」

    「什麼?」其他人站定,衛皇安死死握著扇子,指節發白。

    孟靜業如同失了魂兒似的,道:「前任東聖王驚龍辭去東聖之位,閉關修習,聖議之後,雜家半聖宗莫居暫代東聖之職。」

    「什麼!」

    「為何如此!」曾越氣急敗壞。

    「完了……」衛皇安一臉絕望,這兩日他與孟靜業等人交流,對聖元大陸的形勢有所了解,很清楚方運之所以在聖元大陸屢屢受阻,原因之一就是阻撓宗聖的聖道。

    宗聖暫時得勢,後果不堪設想。

    .
最近更新小說